诞辰80周年,师生们这样纪念“陆老神仙”

致敬大师,陆谷孙先生手稿在复旦展出

作者:李斯嘉、罗思思、李一诺、杨贺凡摄影:成钊 视频:布艾加尔、戚心茹、卢青青 来源:外国语言文学学院、党委教师工作部、融媒体中心发布时间:2020-11-19

    他的课堂里总是挤满了本系、外系甚至校外慕名而来的学生。他获奖无数,但他最看重的荣誉是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

历时16年,他主编的《英汉大词典》,是由中国学者独立编纂的第一部大型双语工具书,也成为联合国必用工具书之一。

在市长咨询会上,时任市长的朱镕基曾点名要他做翻译。在申办世博会时,他将“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翻译成了脍炙人口的英语:“Better City,Better Life”。

他是上海市社科大师、复旦大学文科杰出教授,著名的双语词典编纂家、莎士比亚研究专家,也是杰出的教育家、翻译家、散文家。

他17岁进入复旦大学外文系学习,一生几乎在复旦度过。1984年美国总统里根访华时,在复旦大学听了一堂课,正是他用英语讲授莎士比亚的课。他提出的“学好外国语,做好中国人”成为外文学院院训。复旦师生尊称他为“陆老神仙”。

他是陆谷孙。11月18日上午,陆谷孙先生诞辰80周年纪念座谈会暨陆谷孙手稿展开幕式在复旦大学文科图书馆举行,校党委书记焦扬,党委副书记许征,上海市社联专职副主席任小文,陆谷孙先生家属、生前好友、学生代表等参加了线下活动,活动同时在Zoom平台上进行线上直播。

焦扬:从讲述、怀念、致敬大师中汲取前进力量,更加奋发有为地推动学校各项事业向前发展

焦扬在致辞中代表学校向陆先生家属表示慰问,向手稿展正式开展表示祝贺,向关心和支持陆先生的社会各界朋友表示感谢。她说,陆先生坚守三尺讲坛近五十年,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外语专业英才,我们致敬他教书育人、爱生如子的师者情怀;陆先生主编的《英汉大词典》是由中国学者独立编纂的第一部大型双语工具书,是联合国必用工具书之一,陪伴了无数英语学习者的成长,我们致敬他潜心治学、严谨求实的学者精神;陆先生始终胸怀天下,运用自己精深的专业知识,搭建起中西方文化交流桥梁,一句“学好外国语,做好中国人”激励感动了无数人,我们致敬他心系国家、弘文化人的赤子之心;复旦师生都尊称陆先生为“陆老神仙”,他提携后学,不遗余力帮助学生、同事和朋友,我们致敬他光明磊落、待人宽厚的为人风范。

“百年复旦的历史上,正是因为有许多像陆先生这样的大师,才有了今天这个不断迈向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前列的大学!”焦扬强调,要从讲述、怀念、致敬大师中汲取前进力量,更加奋发有为地推动学校各项事业向前发展。一要教好外国语,培育时代新人,教育引导学生加强文化理解、知识贯通、比较鉴别和社会融入,培养更多坚定“四个自信”、具有全球视野、熟练运用外语、通晓国际规则的国际化人才;二要服务大战略,建设一流学科,将外语学科的发展同国家对外开放战略更加紧密结合在一起,加快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外语学科,为把复旦打造成全球公认的育人、学术、文化卓越中心提供更强大助力;三要融通中与外,深化人文交流,为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和全球治理体系改革提供有力支撑,为促进世界各国民心相通和文明互鉴搭建桥梁,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

任小文:以陆谷孙先生等68位社科大师为榜样,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事业、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作出新的贡献

任小文表示,陆谷孙先生是公认的词典编撰家、翻译家,与上海社联渊源深厚,因其在研究领域取得的令人瞩目的、国际性的成就,以及始终坚持真理、潜心学术的精神,荣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贡献奖;经上海各高校推荐、在广泛征求社科学界意见并组织专家评审的基础上,社联评选出首批上海社科大师仅68位,陆谷孙先生榜上有名、实至名归。“偏向疏篱断处尽,亭亭常抱岁寒心。消磨绚烂归平淡,独步秋风无古今。“令人感佩的是,在丰硕的学术成果面前,陆谷孙先生依然保持着一份淡泊求真的心境。

近年来,根据市委宣传部的要求,市社联联合各高校、主流媒体和出版机构等单位,深入开展“礼赞大师”系列宣传推广活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任小文强调,上海社科界要以陆谷孙先生等68位社科大师为榜样,开拓创新,坚毅前行,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事业、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作出新的贡献。他相信复旦大学外文学院师生一定能继承前辈的优良学风,在新时代外文学科的发展进程中,开创新局面、创造新成绩。

他们记忆中的陆谷孙先生

许征:“FUDAN TRIBE”是先生留给我们的精神家园

2009年,复旦大学校友会会刊《复旦人》创刊,试刊第二期时,时任编委会主任、分管副校长许征请陆先生为刊物翻译刊名,陆谷孙在看完第二期内容后,欣然留下“FUDAN TRIBE”,可以说,《复旦人》一出世,虽不花团锦簇,却一鸣惊人,颇有名门风范。

“我和陆谷孙先生说,希望英文刊名能体现复旦人‘团结、服务、牺牲’的精神,内容送给先生后,没过几天,他就打电话给我,说看完后立刻想到的就是“FUDAN TRIBE”。”许征回忆。

“Tribe”本意是指家族、部落、群落,许征至今依然记得当时陆谷孙先生对“FUDAN TRIBE”双重含义的阐释,一是指复旦大家庭(Fudan Family),即个人和母体之间的血脉关系,杂志的主角们带着复旦印记,从校园出发,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生生不息;二是指复旦精神,如何能让一群人产生终生的依恋,唯有精神与信仰血脉相连,亦源自复旦精神。

“我后来觉得‘tribe’这个词,真的是神来之笔。只有像先生这样的‘老神仙’才能捕捉得到,让我一下捕捉到一个群体统一的精神实质,正是这些气质,让我们在世界各地彼此相认,同称‘复旦人’。”许征说。

陆谷孙先生的翻译寄予了他对《复旦人》杂志的期待,也启发了许征去思考如何展示“复旦人”,如何办好这本寄托众人期待的校友杂志。“在杂志的初创期,先生的翻译,以及他作为一名复旦人所展示的精神高度,成为这本校友杂志重要的精神引领。”

高永伟:他有“画眼睛”的严厉,更有发自内心的鼓励

回忆起跟随陆谷孙学习编纂词典的那些日子里,外文学院院长高永伟直言自己“像一个学徒工”,积累、实践、修正……一步一个脚印,沉浸在词典世界中。

“编词典是一项庞大而繁琐的工程,要求词典人具备扎实的基础,陆先生对翻译这件事始终精益求精,也要求学生如此。”高永伟说。

高永伟博士毕业时与陆谷孙的合影

为了编好词典,陆谷孙要求学生海量阅读,每一道工序亲自把关,高永伟至今记得老师在修订稿上写下的密密麻麻的批注,“改得非常仔细,我们给他取了个绰号叫‘Old Ginger’(老姜)”。

“姜还是老的辣。”这就是学生眼中的陆谷孙。后来,高永伟为陆谷孙注册微信时,就用了Old Ginger作为他的微信名。

在高永伟的记忆中,陆谷孙做批注时有一个特别的习惯——画眼睛,这是他在以自己的独特方式提醒学生特别注意某处错误,如今斯人已逝,这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依然留在高永伟保存至今的词典稿上, “见‘画’如面,一看到‘眼睛’,我依然感到汗颜,明白还需要更努力。”

高永伟词典稿上陆谷孙画的眼睛

对待学生,陆谷孙有着“画眼睛”的那份严厉,更多的是鼓励。陆谷孙常常引用那句“If you cannot bear the heat,stay out of the kitchen”至今依然盘旋在高永伟的脑海里,“勉励着我像他那样坐好冷板凳,沉下心来踏踏实实编词典。”

卢丽安:如果我能再听到他的声音一次,我一定会听得出来

外文学院教授卢丽安如今回想起来,时常感到后悔的是,当初没有在那条常碰到陆谷孙饭后散步的校园小径上,多陪他走走。

1996年,还在英国格拉斯哥大学读博的28岁的卢丽安决心与丈夫一起回祖国任教高校,正是陆谷孙将她引进复旦。

对于当时从未到过大陆的卢丽安来说,那个与她笔谈的陆谷孙老师,是一位有着典雅的英语文风的长者。1997年,第一次去复旦报到时,陆谷孙见她进来,从满桌卷帙中抬起头来,把他编好的《英汉大词典》拆出一本来,在扉页一笔一划写下“卢丽安女史惠存”,赠予她。

“陆老师真是一个读书人,爱书人。”卢丽安心想,后来的相处中,令她感受更深的是他对青年教师的关怀和照顾。

在卢丽安的印象中,陆谷孙会热情地邀请青年教师参与到教材的编写项目,会为青年教师争取到海外交流读博的名额,在她去海外访学的一年中,他还特地与学院负责课程经费的老师打招呼,让他们不要忘了还有卢丽安。

“在当时科研经费本来就紧张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像陆老师那样那么细致周全地考虑到在海外访学的青年教师。”卢丽安说。

如今,当问起最怀念陆谷孙先生的什么时,她说,是声音,“如果我能再听到他的声音一次,我一定会听得出来”。

姜炼:每次来到陆谷孙家里,见到最多的都是他的“背影”

陆谷孙与外甥女姜炼

在外甥女姜炼的回忆中,每次来到陆谷孙家里,见到最多的都是他的“背影”。周围的人来来往往,他浑然不觉,仍然坐在那张书桌前“沙沙”地写着,用一支最普通的“复旦”水笔。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他心里惦记的还是编写词典,那似乎已经成了他一生中最美的,也是最留恋的“桃花源”。

在大家的眼中,陆谷孙是个著作等身、高山仰止的大学问家,但是在家人看来,他其实只是个活得很简单、很平实的人,对待自己是尽可能的节俭,但对别人却很大方。

家里照顾他的阿姨,陪伴了他二十多年,有一次病倒了,他特别着急,到处联系亲人,要找最好的医生给她看病。姜炼问他:“你自己的女儿生病了都没看你这么奔波,这是何必呢?”但陆谷孙为人处世的标准就是这样,职位的高低、关系的亲疏根本不是他所看重的东西,阿姨悉心照料多年的付出,才是让陆谷孙常常感怀的所在。

患病之后,家人们都劝陆谷孙要好好接受治疗,可是他却不愿意住院,他说:“不想浪费国家的资源。”在死亡面前,他很安然,唯一的遗憾,也许只是不能再陪着学生们,把编写《英汉大词典》这项工作继续做下去。

 展览与座谈:生动再现陆谷孙先生教书育人、著书立说、服务国家的真实场景

陆谷孙先生手稿

陆谷孙先生一生编写词典、著述立说、教书育人,留下了大量宝贵手稿,手稿形态丰富,风格多样,既有庄重典雅的学术书写,也有随性从容的妙笔生花;既有对外文学院人才培养的宏大思考,也有对晚学后辈的殷切嘱托,记录着陆谷孙先生的思想和创作历程,书写着他对事业的执著与坚守,蕴含着他最真实丰富的情感。

作为复旦大学纪念陆谷孙先生诞辰80周年“致敬大师”系列活动之一,“陆谷孙手稿展”在邯郸校区文科图书馆和江湾校区李兆基图书馆同步展出,以弘扬陆先生的大师魅力和师魂风范为主线,展出陆谷孙先生在教学、词典编纂、翻译、科研和生活中的笔记、讲稿、书信、随笔等大量资料,其中既有他为外文学院毕业生的题词手迹、也有他编写《中华汉英大词典》的审稿手迹、还有他为“词汇学”和“词典学导论”两门课程出的试卷手写稿……

“学好外国语,做好中国人!”“外文学院与学校同龄,素有博雅传统,愿此传统经我辈之手延绵不绝以相嬗无尽。”一幅幅手稿生动再现了陆谷孙先生教书育人、著书立说、服务国家的真实场景。

陆谷孙先生诞辰80周年纪念座谈会上,陆谷孙先生生前好友、学界代表黄源深、庄智象,同事代表何刚强,学生代表许伟明、谈峥、于海江等先后发言,分享了他们对陆谷孙先生的真挚回忆。

制图:实习编辑:责任编辑:李沁园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