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别院士王威琪

作者:汪蒙琪摄影:张怀艺、张钦文 视频:高搏、王玥 来源:融媒体中心发布时间:2022-09-26

9月25日上午10点,王威琪院士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龙华殡仪馆大厅举行。

灵堂正中挂着王威琪院士的遗像,两侧挽联上写着“躬耕一生寒暑波联国际声振海外 执教杏坛甲子泽被后学风传千秋”。院士已去,安卧鲜花丛中。

2022年8月26日21时38分,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著名生物医学工程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首届学部委员、生物医学工程和信息学部主任,复旦大学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所长王威琪同志因病在上海逝世,享年83岁。

在为王威琪同志治丧期间,中央领导同志、各有关方面领导同志以各种方式表示关心、慰问和深切哀悼。

市委副秘书长燕爽、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曹远峰、上海市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主任委员徐建光,市教委副主任毛丽娟侯惠民、杨胜利、唐希灿、廖万清、丁健、周良辅、葛均波、张志愿、李兆申、贾伟平院士,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焦扬、校长金力和校领导班子成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院长范先群院士等,东华大学党委书记刘承功,上海中医药大学校长季光,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院士、华山医院院长毛颖,上海交大附属瑞金医院院长宁光院士、仁济医院院长夏强、新华医院院长孙锟,市一医院党委书记秦净,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院长殷善开、海军军医大学长海医院院长廖专,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党委书记华克勤、院长徐丛剑,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院长黄国英等前来为王威琪同志送行。王威琪同志亲属、生前友好、同事、学生前来为王威琪同志送行。

复旦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裘新在告别仪式上介绍社会各界哀悼、关心、慰问情况。党委常务副书记周亚明宣读王威琪同志生平。副校长汪源源主持告别仪式。

中共中央组织部,教育部,中国工程院和医药卫生学部,教育部高等学校生物医学工程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生物医学工程学科评议组,上海市委组织部、上海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上海市科技工作党委、上海市科技委员会、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中共复旦大学委员会、复旦大学,中共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委员会、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中共杨浦区委组织部,南通市科学技术协会、中共南通市海门区委办公室、南通市海门区科学技术协会;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中国声学学会、中华医学会超声医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超声医师分会超声心动图专业委员会、中国医药教育协会超声医学专业委员会、中国海峡两岸超声学会,上海市医学会、上海市医师协会、上海市超声医学工程学会、上海市生物医学工程学会、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浙江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理工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重庆医科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上海市肿瘤研究所、上海超声医学研究所、上海市超声质控中心、上海超声诊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眼部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国家高性能医疗器械创新中心;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天津大学、东南大学、重庆大学、上海理工大学、上海大学、华中科技大学、重庆医科大学、云南大学等高校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系);各高校、各医院、各学会、各研究院所、各出版社、各生物医药企业等对王威琪同志逝世表示哀悼,对家属表示慰问,并送花圈。

他的离去,是学界和学校的重大损失

王威琪同志1939年5月30日出生于上海,江苏海门人,中国共产党党员。1956年,他考入复旦大学物理学系(五年制本科),1961年毕业留校工作,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他长期从事医学超声和医学电子学理论、技术和应用等方面的研究,是我国定量超声血流检测奠基人,为我国医学超声诊疗技术发展作出开拓性贡献。他在国内率先开展了电磁和超声血流检测方法研究,试制成功了我国第一台“电磁血液流量计”,研制出六十单元B型超声诊断仪,提出采用独立的双超声束多普勒效应定量测定血流速度方法。他带领团队在医学超声图像处理、骨超声等领域获得多项成果,在超声诊断基础研究方面作出了一系列原创性卓越贡献。

他一生发表论文350余篇,著作(合编)7本,有11项代表性发明专利。1988年,世界医学生物超声联合会授予王威琪同志Pioneer奖,苏步青老校长闻讯后,亲笔提写“波联国际,泽被人间”。

1978年王威琪招收复旦大学医学超声学方向第一批研究生。1988年,他为各医院的研究生开设声学原理学习班,学习医学超声工程知识,这一创举开拓“理、工、医交叉,理工思维培养医学超声人才的先河”。他为人师表,几十年如一日为医学超声事业无私奉献,培育了大批青年才俊,为我国生物医学工程学科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他的离世,是中国超声医学界的重大损失,也是复旦大学的重大损失。

他的言传身教是子女们的宝贵财富

“我们多么希望再挽着您的手,走在复旦校园中;多么希望再听听您的唠叨、叮嘱与指导;多么希望我们一家一起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王威琪家属代表、王威琪之子王育玮在致答谢词时说,父亲把一生的心血和热爱都挥洒在复旦校园。

王育玮说,即使到八十高龄,他的父亲王威琪也每天坚持认真学习。他常对子女们说,要坐得住“冷板凳”,要不断积累,同时也要能在融合交叉中创新进取,“综合就能创造,转移就能突破”。

“父亲对身边每一位同事都十分和蔼,他总能发现别人身上的优点,包括打扫的阿姨。”父亲曾对打扫的阿姨说,“在家政方面你是专家,比我在行。”多年来,王威琪对虚心好学、有潜质的青年人总是尽力相助,他常说,“成就学生,是老师最大的成功”。

当他发现女儿喜欢绘画,就鼓励她往这方面发展,无论再忙都坚持陪她去学国画。十年前,王威琪的孙女还在上幼儿园,每到放学时间,他都会风雨无阻地准时去幼儿园接送,还会跟别的家长参加亲子比赛。

尽管平时工作忙碌,每个周末和节假日,王威琪会抽出时间和家人一起吃饭聊天。“爸爸常说,‘无穷小的无穷项相加,有可能成为无穷大’,说的其实就是‘积小流成江海,积跬步成千里’的道理。”王威琪喜欢用简洁的数学公式来阐述人生哲理,这让毕业于复旦计算机系的女婿陈愉记忆犹新。

做事情首先认准方向,然后沿着这个方向不断积累,最终汇聚成江海,成就一生。这也是王威琪对子女的教导。

“爸爸还特别提倡我们要有跨界思维。”早在九十年代,王威琪就坚持将物理学、数学、电子学、医学等学科进行融合发展。在他看来,“两个领域的交叉汇集点特别容易找到创新突破点”。因此,他积极鼓励身为内分泌科医生的女儿,突破单一的糖尿病研究,着眼于糖尿病与眼病、妊娠等交叉领域的研究。

现场吊唁来了不少院士,他因推动学科融合倍受尊敬

距离告别仪式还有半个多小时,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与王威琪合作多年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周良辅提前抵达,慰问王威琪家属。

“五六十年代,王院士就下到医院,当时的超声系统基本都是国外的,他就和我们医院合作研发国产超声系统。”多年来,王威琪院士团队与华山医院紧密合作,双方共同成立“智慧诊疗实验室”,围绕大脑疾病自动化诊断、可视化的手术导航系统,颅脑超声诊断小型化、微型化等领域开展合作,在脑疾病、脑肿瘤的智慧化的诊断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果。

“主动性”,是王威琪给周良辅留下的深刻印象。在周良辅看来,学科融合并不容易,需要学科之间双向的沟通努力。“医学的要主动深入到理工科,理工科专业的也要主动下基层,这样才能融合得起来,王威琪院士很不简单。”周良辅认为,搞基础研究要接地气,要下到临床一线去,才能了解医患所需,而王威琪真正做到了这一点。

“现代医学的发展,包括大多数医疗器械的进步,是跟物理学分不开的。王老师通过学科交叉,实现了从基础研究到临床医学的跨界、转化,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消化内科主任李兆申认为,王威琪在学科融合创新方面的贡献,实现了基础研究对临床医学发展的积极促进,也让基础学科有了更广阔的应用空间。

在与王威琪相识共事的30多年间,王威琪学识深厚、实事求是、为人正直的特点,给李兆申留下了深刻印象。“王老师对人特别好,有问题请教他时,他总是很耐心地向你解释,和你沟通。”李兆申带领的学科团队与王威琪院士结下了深厚情谊。“我们这一学科,包括我的老师、我的学生和我,三代人,都和王老师结下很深的友谊和感情。”

告别仪式开始前,来了不少院士。除了周良辅、李兆申之外,侯惠民、杨胜利、唐希灿、廖万清、丁健、葛均波、张志愿、贾伟平等院士,专程来到告别仪式现场进行吊唁,并看望王威琪家属。

哭别院士,那晚他走了十公里

肃立于王威琪遗像前,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他得安湿润了眼眶。8月26日晚,得知恩师去世的噩耗,他得安第一时间赶往医院。“当时整个人是懵的。”从医院出来,他得安步行回了家。那天晚上,他走了十公里。

回忆起与导师王威琪在一起的20年,他得安几度哽咽。自2002年成为王威琪的博士后之后,他深耕于骨超声测量领域。早些年,超声测骨骼因其难度高,是一个研究者甚少的“冷板凳”。王威琪却鼓励他得安,要聚焦前沿,但不一定追逐热门领域。

“王老师一直说,持之以恒、滴水穿石。”如今,他得安已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骨超声测量领域专家,真正成了那个“啃硬骨头的人”。过去十多年,他带领团队深入医院一线,结合医患所需,不断取得突破性研究,实现了测量结果由无成像到有成像、测量目标由骨骼拓展到脊髓、颅骨的开创性发展。

王威琪总说:“学生的成绩是老师的光荣。”在各大学术会议及公开场合,王威琪将年轻人推到台前,给他们展露头角的机会。他对学生细致入微的关心,也让他得安记忆犹新,“有一次去开会,他觉得我领带打得不好,就亲自给我打领带。”

告别仪式现场,王威琪的学生、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青年研究员许凯亮泣不成声,不能自已。“王老师是改变学生人生命运的人师、经师、大先生”,许凯亮说。无论是自己前往法国巴黎第六大学跟随国际骨超声权威Pascal Laugier院士开展博士后研究,还是申请欧盟玛丽居里学者基金、后来归国留校工作,王威琪都给予重要帮助。“王老师见过一面的学生,他基本都能叫得出名字,而且是第一下就能叫出来。”无论学生所发文章大小,王威琪都非常高兴。

王威琪在学科发展上的真知灼见,许凯亮也有着深刻体会,“对理工医相结合的这样一种‘新工科’思想,在七十年代,王老师就已经有很深的思考,他当时就到中山医院去做血流检测,与医生合作,融合创新。”

“王老师对学科发展的大方向把握是有独到眼光的。”担任王威琪助理已有20年的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周国辉今天一早就来到了追悼会现场。他说,王威琪是个“爱校如家”的人,只要工作日没有外出开会等其他安排,他总会到学校的办公室来。

虽然年事已高,但王威琪依然在学术上坚持亲力亲为,“PPT这些,他都自己做”。近些年,王威琪的工作重心之一就是和青年教师、学生讨论课题。“他跟学生讨论的时候,一方面是给学生提指导意见,另一方面其实是缓解学生在科研上的压力,给他们鼓励和信心。”

告别仪式现场,前来送行的不仅有老师,还有许多年轻学子。

“上次听王老师的演讲,是在学院成立二十周年的大会上,他分享了《往事并非如烟,当今也很精彩》的报告,对我们学生再创佳绩提出要求和期待。如今斯人已逝,恩泽长存,大师远行,长歌未尽,王老师的崇高品德和学术精神值得我们永远学习。”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生物医学工程中心智慧医疗超声团队博士生闫少渊说。

回想起王院士的音容笑貌,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智慧医疗超声实验室博士生邢文宇不禁潸然泪下。“王院士将自己毕生心血投入教学科研,数十载如一日的坚持是我们后辈努力学习的榜样。”

“忆起每每与老师交谈之时,除了学业科研上的点拨,还满怀对我们生活近况的关怀。王院士诲人不倦、无私奉献的敬业精神,‘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的师者风范,都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生物医学工程中心生物医学工程博士生何佳杰说。

“痛失敬爱的导师、亲爱的引路人,您的音容笑貌历历在心。”

“王院士千古!感恩敬爱的王老师!缅怀恩师!”

……

复旦校园内,师生们敬上的卡片与白菊放满了王院士在恒隆物理楼的灵堂。缅怀他的横幅悬挂于邯郸校区恒隆物理楼与江湾校区二号交叉学科楼前。

斯人已逝,但王威琪院士的理想信念言犹在耳:

“看准方向,抓住机遇,百折不挠,形成特色,虚怀若谷,不断向前”。

制图:实习编辑:罗钰责任编辑:李斯嘉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