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陈望道先生诞辰130周年,走近“陈望道手稿及著译作品展”展品背后的故事

作者:王泽群摄影:王泽群 视频: 来源:融媒体中心发布时间:2021-11-12

为纪念陈望道先生诞辰130周年,日前,“陈望道手稿及著译作品展”在复旦大学文科图书馆一楼大厅开幕。本次展览由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复旦大学档案馆、复旦大学图书馆、复旦大学望道研究院联合主办,精选了陈望道的题辞、信函、讲义与学术研究论文、讲话稿等手稿,以及各版本的著译作品。

本次展览展出的手稿及著译作品展示了陈望道先生怎样的心路历程与光辉事迹?又展现了陈望道先生怎样的道德文章及人格魅力?让我们走近其中一些珍贵展品背后的故事。

“好学力行”与复旦大学新闻系、新闻馆

简简单单的四个大字“好学力行”,已成为诸多复旦新闻人内心的信仰与坚定的力量,复旦新闻系系训背后的故事到底是怎么样的?翻开这一历史黄卷,也能读到一个伟大时代的伟大导师内心的坚定信仰。

为了“使有志于新闻事业的青年更能学以致用”,陈望道先生于1944年炎夏开始到处奔走募集资金创办当时中国高校的第一座新闻馆,为了筹集资金,在炎热的夏天,望道先生中午以烧饼充饥,晚上睡在朋友家臭虫很多的床上。

194545日,他亲自募捐筹建的复旦大学新闻馆终于落成。新闻馆特别挂了两幅字,馆内是系训“好学力行”,门口则是一副对联:“复旦新闻馆,天下记者家”,而他自己却因过度疲劳,他抱病卧床达一月之久。

这便是“好学力行”这四字题辞的由来及背后的故事,笔力遒劲又含义深远,蕴藏着望道先生在那个国民党白色恐怖笼罩之下坚持宣传真理、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长远思考与理想。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大调整,陈望道得知上海市高教局以苏联只有党校才能办新闻系为由,要停办复旦新闻系后,两次专程上北京,先找到教育部,教育部说没有办法,他又去找周恩来总理。总理请示毛泽东主席后,毛泽东说:“既然陈望道要办,就让他办。”

经过陈望道的不懈努力,复旦新闻系才得以保留下来,成了全国新闻院系中历史最悠久、唯一薪火不断的院系。而蕴藏在复旦、乃至全国新闻系内心底的踏实与骄傲,也可从“好学力行”中找到答案。

主理《新青年》,致信现代文学大家

在了解陈望道先生生前事迹,触摸一件件他的手稿及著译作品时,一封封的陈望道先生与鲁迅、和周作人的信函让人驻足端详这跨越时空的对话,泛黄的纸张透露出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陈望道先生坚持真理、不懈斗争,为宣传马克思主义而奋斗的点点滴滴。

1920年春,陈望道先生风尘仆仆地来到上海,积极参加上海工人运动并筹建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此刻恰逢陈独秀要去广州,则把早期共产主义领导人宣传马克思主义论著的主战场《新青年》这一刊物,交给陈望道先生主理,至此则是《新青年》精彩跌宕的开始。适逢国内的部分新知识分子有言企图扼杀《新青年》杂志,面对这种阴谋陈望道先生坚决站在鲁迅、李大钊这边,他声明我们必须要坚持自己鲜明的色彩,要坚持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方向,陈望道就是在这样的尖锐的斗争中,担起主编《新青年》的重任。

一封封约稿沟通书信往来陈望道与鲁迅、周作人等大家之间,也建立起深厚的革命战斗友谊。自他主理《新青年》杂志后,马克思主义论著不仅发表未受任何影响,反而愈发强烈的爆发,更加稳固了作为传播马克思主义主要阵地的地位。

此时的上海,陈望道先生面临的不仅仅是内部的分歧,还要克服来自帝国主义分子制造的麻烦。“事业仍是要进行的。”短短的一句话,坚定而有力,这表现出一个革命战士的不畏艰难、忠于马克思主义事业的坚定信念。陈望道执着而又倔强,追求理想,终身不渝,这种革命战斗精神值得永远铭记。

历时十余年撰写《修辞学发凡》,学术研究严谨细致

陈望道撰写的《修辞学发凡》是我国第一部系统介绍修辞学的巨著,填补了修辞学领域的空白,在修辞学界诸多名流中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陈望道对建设和推广普通话、文体口语化亦做出伟大贡献,使得口头白话“了”“哩”等文字流行人间,摆脱了学界著作晦涩难懂的刻板印象。至今仍有很多人发文纪念《修辞学发凡》这本书给自己带来的影响。

《修辞学发凡》写作期长达十余年,这十余年来,陈先生的生活始终忙碌于教室、讲台和各种史料馆之间。他一面忙碌着,一面就利用早上、晚上以及星期日的余暇,做对于修辞学的勤求探讨,有时候往往为了处理一种辞格,整夜的无法入眠,十几年间换了多少次例证已不可考。有时为了一种提法,一个例句,他可以同刘大白和乐嗣炳先生一讨论就是几个钟头,直到破晓,最后用到书中去的例句,只是他收集的千百个例句中的一小部分。

是否找出引用的肖淑兰《菩萨蛮》的出处,本无损全局,但陈望道先生非找到出处不可。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查阅古书,终于在清朝诗人徐轨的著作中找到了这一条。这才有了1976年《发凡》再版时徐轨《词苑丛谈》卷十二所引用的肖淑兰《菩萨蛮》词,而此时陈望道先生已经85岁高龄。这让我们年轻一代的学子,无不感叹陈先生治学之严谨,做事之认真,让我们无不从小事从细节做起,不放过任何跨越的机会,力求攀登科学高峰不懈怠。

陈先生早年在日本留学时,就已经系统的学习过马克思主义,他把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运用到学术研究中来,虽然在当时的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压迫之下,直接引用马克思主义的话语几无可能,但全书贯穿了马列主义的观点和方法论。例如书中大量的使用了修辞现象发展变化的变化论观点和唯物辩证法等观点。

陈望道先生是一位长期奋斗在宣传马克思主义一线的战士,是一位“好学力行”的教育家、复旦新闻系的创始人,同时也是一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修辞学大家。让我们跟随望道手稿及其作品展的脚步,跟随望道百年的两三事,走近这位近代先贤,他像一场时代的风暴,唤醒了蒙尘的国人的心,用马克思主义新思想将祖国大地进一步照亮。

制图:实习编辑:王风范责任编辑:李斯嘉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