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与教育的有机结合

作者: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资深教授 中国工程院院士 闻玉梅摄影: 视频: 来源:新闻文化网发布时间:2020-12-31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宣告“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即将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胜利在望,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开启。面对新的发展阶段,我们要有新的发展理念,并且用新的理念来指导新的课程思政。

我想分享三点体会:

第一,科学家、医学家和教育家的关系。一个科学家假如不重视教育,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科学家;而教育家如果缺失了科学的理念、科学的思维,同样不是一个好的教育家。上医的传统就是前辈们既是科学家又是教育家,或者说,既是医学家又是教育家。

比如,上医的创始人颜福庆先生不只做医生,还从事公共卫生。有人说,不是临床医学家就不能当医学院院长,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作为公共卫生学家的颜福庆先生就是一位很好的医学院院长,他有宏观的考虑和爱国的情怀。 

再如,我念书时,当时朝鲜方面提出通过针灸研究出凤汉小体。著名生理学专家徐丰彦教授受国家委派去调研,发现是虚假的。这个结论需要胆量才能得出。而且必须要有很深厚的生理学基础,以科学的评价说明它是假的。这个例子说明了真正的科学家、真正的教育家,不受任何外来因素的影响,只为事实说话。 

我在华山医院传染病科做实习医生时,戴自英教授是主任。他查房时看到的一个病人患了炭疽,要做涂片。戴自英教授对我说,“你是实习生你去做,给大家报告。”我当时做完革兰染色后,一看是革兰阳性菌,回来就向大家汇报了,病人感染了革兰阳性杆菌。戴教授就问,这个病菌有没有芽孢?我说没有的,书上说是有的。教授又问,为什么你没看见芽孢?我答不出来。他告诉我,因为芽孢是离开了人体以后形成的一种保护状态,从人体内马上拿出来做涂片的是没有芽孢的。

这样一位大教授能把病人的情况弄得那么清楚,而且注意教育实习医生,可见他是用心在培养学生。我认为,要想做医学家、科学家的人,必须同时是一个教育家,重要的是心里要有培养下一代的理念。 

第二,知行合一,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做课程思政必须要有实践。课程思政很重要的一点是,要以实际行动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

我们做人文医学课程的时候是2013年,当时医患矛盾非常严重,我们意识到必须要加强医学人文的教育。人文医学课程是集体的成果,当时,我请了彭裕文教授、俞吾金教授共同参与到课程教学中,创新点就在于将医学、哲学和教学结合起来。当时我们达成共识,我们三个人是融合的,人文医学必须是融合的,所以这个课程不可以分三个阶段由三个人讲,而是要交叉进行。我们还规定,一个人讲课时,另外两个人只要没事必须到场。这门课程还请了很多本校和外校的专家教授和临床医生来讲。

学习了人文医学课程后,有三十几个学生写了感受。“收获很大。首先学习到了医学的基础知识,对于医生这个职业有了更深入的认识。除此之外,还学习到了哲学、伦理学、心理学等学科的内在关系,深刻认识到医生的伟大与人文医学对整个医学的重要性。”“对自己未来的道路更明确了,尽管还未接触医学,但已生出了对医学的热爱,对生命的理解更深刻了。”看到这些话,我非常感动。课程思政不仅仅是在上课,教师更需要用自己的行动来实践,做好自己的事情,真正让学生感受到心灵的触动。

第三,学习和实践永远在路上。我总是鞭策自己,盖棺才能定论,没有盖棺之前不能自以为是,不能认为自己做得很好。活到老学到老,党龄不是资本,而是鞭策。 

医学教育必须改革,因为在新的形势下,如今的医学生除了掌握传统的医学技术,还要学习很多新技术,以及跨学科领域的知识。所以,我认为,医学教育要有更大的创新和改革,要加强社会主义的元素,要从健康中国出发,要有高度也要有温度。我们应该根据复杂形势的要求,不断学习与实践。

(本文为作者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课程思政专题培训班上的讲话摘要)


制图:实习编辑: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