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国兵:以提升营商环境为抓手,不断扩大双循环交集以形成有效大市场

作者:沈国兵摄影: 视频: 来源:上观新闻2020年7月28日发布时间:2020-07-28

疫情全球蔓延叠加美国鼓噪的“实体清单”严重扰乱了业已形成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使得我国积极拓展有效市场需求和有效供给成为当务之急。短中期内,我国积极拓展国内大循环,更需要重视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发展成为重要的着力点。在中长期内,我国更需要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更好地吸引跨国企业,深度融入国际分工和全球产业链,不断扩大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发展的交集,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真正互促式发展。只有在中长期内不断改善营商环境,推动全面开放,形成国内国际有效统一的大市场,才能从根本上真正有效地解决我国的就业和脱贫等问题,实现人民幸福和国家富强。

一、疫情全球蔓延下积极拓展有效市场需求和有效供给成为当务之急

疫情全球蔓延叠加美国鼓噪的“实体清单”严重扰乱了业已形成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使得我国积极拓展有效市场需求和有效供给成为当务之急。2019年4月11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裁定,将50家公司列入未经验证名单,有37家中国内地公司、6家香港特区公司。5月16日,美国BIS将华为及其68个附属公司加入限制名单。10月8日,又将28家中国机构和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包括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8家中国先进科技公司。2020年5月22日,美国BIS以防止使用美国商品和技术损害美国利益为由,将奇虎360、烽火科技集团、云从科技等33家中国公司及机构列入“实体清单”,覆盖人工智能、通信、网络安全、云端机器人、安防监控、精密光学等诸多行业。至今,已有130多家中国企业及个人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疫情全球蔓延下美国不惜动用“实体清单”施以制裁,对华大搞封锁和断供,严重破坏了全球产业链的有效市场需求和有效供给,更损害了中国企业的商业利益和中国经济安全。

2018年以来,美中经贸摩擦不断,时而呈现加剧态势。这业已明显破坏了中美经贸关系乃至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更为糟糕的是,2019年底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更是使得世界经济雪上加霜。2020年4月14日,国际货币基金《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这比国际金融危机造成世界经济负增长0.1%要严重的多,成为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5月13日,联合国《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预测2020年全球GDP将萎缩3.2%。2020年4月8日,世界贸易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货物贸易将下跌13%至32%,萎缩幅度可能超过国际金融危机。由此,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叠加美国鼓噪的“实体清单”制裁,已对全球经济和世界贸易产生断崖式下滑效应。面对全球疫情不断攀升、呈现恶化的新形势,为打破疫情冲击和美国“实体清单”制裁对中国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存续的不利影响,我国在疫情全球蔓延下需要积极拓展有效市场需求和有效行业供给就成为当务之急。在此新形势下,2020年5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指出“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短中期内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维护好中国与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有效供需关系。

二、短中期内拓展国内大循环,更需重视国内国际双循环互促发展成为重要着力点

2020年5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提出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5月23日上午,习近平在看望全国政协委员时再次指出,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虽然在短中期内,有观点认为,拓展国内大循环,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互动发展,已成为疫情下破除我国外需外贸断崖式下滑和美国实体清单制裁、维护好中国与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平稳的重要着力点。但是,正如也有观点认为,以国内经济循环为主,并不意味着我国经济不再重视国际经济循环。事实上,我国要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不动摇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需要一个统一的大市场。只要我国继续坚持全面开放的政策,无论是中国国内市场还是国外市场都属于这一统一的大市场不可分割的部分,市场经济下无法人为地去做分割出国内和国际两个市场出来。实际上,如果生产函数中最核心的技术——自主创新不足的话,如果消费函数中最核心的有效需求市场不足的话,就需要更多地重视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发展成为重要的着力点。

事实上,在短中期内,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虽处于“世界工厂”的地位,但是增加值不够高,从模仿到创新、从制造到创造,必须要借助全球要素和有效市场,更好地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构建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同时立足我国完备的产业配套体系和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打破美国主导的单一循环模式,形成有效的市场需求和行业供给,积极平稳好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

三、中长期内大力提升营商环境,不断扩大国内国际双循环互促发展的交集

疫情全球蔓延叠加美国对华经贸摩擦,使得我国外需外贸遭遇到断崖式下滑,在此新形势下国家提出了扩大内需、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实际上,实施外贸企业出口产品转内销,不是要放弃出口企业的海外市场,而是在疫情严峻下尽力帮助出口企业存活下来。由此,在短中期内国内收入和就业没有明显变暖的情况下,扩大内需对于缓解疫情全球蔓延下我国外需外贸大幅下滑的作用是相对有限的。因为扩大内需的前提是要有就业、有收入。稳外贸稳外资才能稳就业、稳收入。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2020》已经讲得很清楚,通过稳就业、促增收、保民生,提高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同样,出口产品转内销有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其前提是:假定国内有足够的有效需求,而这是需要依赖于另一个假定——国内有稳健的就业和有效收入,但是这后一个假定在短中期内又得依赖于外贸和外资。据此,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就像发放消费券一样,虽然可以帮一下一些暂时性因疫情无法出清的企业救急一下,但是作用不能高估。

由此,我国要想平稳好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就需要稳外贸稳外资,防止跟国际主要发达经济体脱钩。现实中,民营企业、外资企业是我国稳外贸的最关键支撑者。据中国海关统计,2019年外资企业进出口占我国进出口比重的39.9%,持续担当起我国对外贸易的骨干力量。因此,在中长期内,我国更需要花大力气进一步优化我国的营商环境,更好地吸引和留好住跨国企业,我国就自然融入进全球产业链的循环圈,进而深度融入国际分工和全球产业链,不断扩大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发展的交集,从而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真正互促式发展。

四、中长期内不断改善营商环境,推动全面开放,形成国内国际有效统一的大市场

在疫情全球蔓延下,我国真正需要做的是大力改善营商环境,吸引和留好留住跨国企业;落实我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功能定位,充分发挥出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信息匹配成本优势,极大地削减所在省域企业面临的市场供需信息不对称问题,以期极大地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同时需要采取多种政策协调配合,大力支持我国企业积极开拓海外市场,形成国内国际有效统一的大市场来实现稳外贸稳外资和稳就业。

事实上,宏观层面上,我国需要推进更高水平的全面对外开放,营造要素自主有序流动的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实现“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有效配置和为我使用,才能深度参与国际分工和全球产业链,激发各类型企业投资于中国的热度和市场活力,进而形成国内国际有效统一的大市场。中观行业和微观企业层面上,我国需要对行业和企业进行有效分类,对于规模企业和中等企业,可以实施“减税降费”政策来有效地削减企业的实际运营成本,提升企业开拓国际国内有效统一大市场的竞争力。对于中小微企业,可以实施“输血”政策来让这些中小微企业存活下来,因而建议成立中国中小企业政策性银行,专门服务于广大的中小微企业。在短期内,能够让更多的中小微企业存活下来才是硬道理,才能解决我国的就业和收入问题。因此,只有在中长期内不断改善营商环境,推动全面开放,形成国内国际有效统一的大市场,才能从根本上真正有效地解决我国的就业和脱贫等问题,实现人民幸福和国家富强。

(作者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复旦大学-金光集团思想库研究员)

制图:实习编辑:责任编辑:归彦斌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