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 “感染侦探”胡必杰:出生医学世家,56岁“火线入党”,因听了张文宏一句话

作者:唐闻佳摄影: 视频: 来源:文汇2020年7月27日发布时间:2020-07-28

【人物小传】

胡必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医院感染管理科主任,全国新冠病毒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上海市新冠肺炎救治专家组成员,同时还担任中华预防医学会医院感染控制学分会主任委员、上海市院内感染质控中心主任等要职,从事医学临床与教育科研工作30多年,主攻呼吸系统疾病和感染性疾病,尤其是肺部疑难感染诊治,以“肺部感染探案录”闻名学术圈。

“本土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我也逐步恢复了在中山医院的部分工作。”7月的上海,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见到胡必杰教授,他的行程依旧很满:早晨8点的采访结束后,马上要去病房查房;下午到晚上还得布置科室工作,主持一个院内感染工作会——作为中山医院院感管理科主任,中山医院的发热门诊、门急诊、病房及实验室等各环节的院感布防,他会定期与同事们“碰细节”。

当然,最重要的是,久违的患者迎来这名 “感染神探”的复诊。

全球新冠肺炎病例已破1500万,在疫情防控的前提下,生活要继续。经历战“疫”洗礼,像胡必杰这种经历过SARS、H1N1、H7N9及新冠的专家,危机感越来越强,“有必要让公众由新冠认识感染科,看这个学科,得看它的社会价值”。

战“疫”最初两周,每晚都睡不着

胡必杰与张文宏、毛恩强等上海市新冠救治专家组成员,如今每周轮流去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查房,战“疫”任务由冬天延续至今。

1月20日上海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各级医院的新冠防控战随即打响。而作为全国院内感染领军人物,胡必杰出于职业敏感,已经关注到了这一“不明原因肺炎”。

这是人类与传染病对战的典型一幕,疫情来临之初,一切都是未知,但总有人需要走进迷雾,一探究竟。

1月21日,按市卫健委、申康统一部署,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作为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长带队入驻市公卫中心,这是上海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收治机构,后被誉为“战疫堡垒”。胡必杰领命带第二支医疗队“接棒”张文宏,一周后入驻。

原设想是每位市级专家入驻一周,换防,但从1月27日,即胡必杰入驻的这周开始,病例增多。

胡必杰同时是全国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对肺部感染救治经验丰富,但这次,他明显感觉“对手狡猾”。

“它和之前的病毒性肺炎有太多的不一样,我们起初觉得有些病人症状很轻,胸部CT上病灶也不多,像流感或轻症肺炎,但几天后,病情一下子就加重了。我在进驻公卫中心3-5天时就发现了这个情况,所以,那段时间只要有机会,我就呼吁中心增加医疗护理力量支援。”胡必杰说。

也是这两周,他几乎每晚都睡不着,“脑子里盘救治方法”。

对传染病不是认识太多,而是远远不够

在“战疫堡垒”,每天、每小时甚至每分钟,胡必杰都与驻守于此的上海最强医学“大脑”为患者的治疗出谋划策,助力每一条搁浅的生命重新起航。

对他而言,这一切似乎也很熟悉,17年前,胡必杰就参加了SARS防控,曾作为国家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工作组成员,前往河南、河北、山西等地,每天出入SARS病例的隔离病房。

也是因此,他见证了中国感染病学科发展的一个重要瞬间。

2003年后,国家要求二、三级综合性医院建立感染科,中山医院感染病科正是SARS以后响应国家要求成立。当了近20年呼吸科医生的胡必杰领命担任这个新科室的主任,他至今记得院领导的交代:“两头兼着,万一以后这病不来了,科室关了,你还是呼吸科教授。”

确实,谁都不知道,传染病何时会卷土重来,领导为他设计了“稳妥安排”。

认真的胡必杰却没有就此止步,恰因为这次职业生涯里的“转身”,打开了新天地,“除了肝炎、乙脑、结核等传染病,感染学科里还有大量非传染感染病需要研究,有大量病人苦苦等待着救治”。

胡必杰救治过一名血液科的女病人,26岁,入院时的诊断是“淋巴瘤待排”。短短4个月,女孩的体重骤降12斤,衬衫显得空落落的。女孩辗转从外地赶来,已做了一堆检查,几家医院得出的结论都是:食道癌全身转移,没有手术机会。

年纪轻轻,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可想见就诊时的表情,绝望,惊恐,焦灼。

血液科请胡必杰会诊的原因是:T-Spot阳性,一个不显眼、也不确定的指标。

“家里从来不养宠物,也不爱吃生鱼片”“没去过北方,不可能接触牛羊什么的”“不发烧,但觉得很虚,动动就冒汗”……胡必杰的问诊很细。他笑言,感染科医生问病史有时就这么“八卦”,把病人的嗜好、药物、工作、家庭等一一问遍。

正是这次问诊,胡必杰打出会诊记录:考虑结核可能大,建议抗结核治疗!

原来,女孩在交谈时指着室友的照片说了一句,“她半年前咯血了,据说是肺结核。”

“开放性肺结核病人密切接触史”!很快,检查、治疗证实了这个判断,10天后,女孩的吞咽痛、进食哽咽感明显缓解。 

“医生,我太高兴了!”当女孩再次出现在胡必杰面前,脸蛋白里透红,眼睛好像在发光。

“你肯定没见过这么高兴的‘绝症’患者,10天之内,那种生命的活力回来了。”在胡必杰这里,这样的病例太多了。他主持的“SIFIC”感染官微上——这是中国感染/院感专家最大的交流平台,专门有一个“探案”栏目,分享病案实录,一个个峰回路转的病案甚至会让医生同行“拍案叫绝”。

“当医生就是要给患者解决问题。我们对传染病不是认识太多,而是远远不够。”胡必杰喜欢看《名侦探柯南》,抓住一个一个线索,排除一个一个可能,最后诊断尘埃落定,伴随着病人痊愈的成就感,那是他喜欢当感染科医生的理由。

最高龄“火线入党者”,感染科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胡必杰与张文宏的“战疫友谊”还在疫情中就升华了。就在市公卫中心,胡必杰入党了,56岁,应该是这次疫情中上海卫生抗疫线上“最高龄火线入党者”。

“张文宏说‘党员要先上’,我也想有更多机会冲锋在前。在抗疫前线,我身边党员很多,他们确实以更高标准和要求自律,这也激励我树立更高的目标。”胡必杰感慨,感染科要做的事,真的还有很多。

“这次疫情也警示我们,感染性疾病非但没有离我们而去,而且对人类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人类与微生物的斗争远没有结束。所以,感染病科要发展。但发展不是一句空话。”经此一疫,胡必杰正和华山医院张文宏、瑞金医院谢青等同道一起推动综合医院感染科的升级,“不少综合性医院对大量非传染感染病的认识不够,这对一些疾病尤其是传染病的更早发现是不利的,推动综合医院感染科的发展,有利于学科、社会,更造福患者”。

胡必杰1963年出生,1979年从浙江考入原上海第一医学院(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毕业后进入中山医院呼吸科工作。

出生在医学世家的胡必杰,家里有30多名医务人员,16岁上大学的他,也是遵父命报医科。

“医学真是一个越学越有意思的学科,治愈患者的成就感与快乐,病人的感念之情,旁人难以体会,我希望更多真心喜欢医学、喜欢感染科的孩子加入我们的队伍。”胡必杰说。

制图:实习编辑:何叶责任编辑:卢晓璐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