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所信,方能行远” ——陈望道一生践行信仰的轨迹

作者:陈振新摄影: 视频: 来源:《复旦》校报发布时间:2020-07-17

1920年3月,陈望道在经历了“一师风潮”后深感他在浙江一师所从事的语文改革实际上很少涉及到社会制度的改革,当局已把它视为洪水猛獸,甚至动用了军队,可见这个社会不改革是不行了,也就在此时他接到了上海劭力子的来信要他翻译《共产党宣言》,于是他接受了劭力子的推荐,应《星期评论》戴季陶之邀,回到分水塘村进修马克思主义同时试译《共产党宣言》。1920年4月下旬,陈望道完成了《共产党宣言》一书的全文翻译工作,最终确认了马克思主义为自己的信仰。一旦确认了马克思主义为自己终生的信仰之后,为了这个信仰,他奋斗了一生。

出版《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之作、信仰之源,陈望道在完成了《共产党宣言》一书的翻译以后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尽快地将《共产党宣言》予以出版。为此,他来到了上海,并请他的学生俞秀松把译稿送给了陈独秀和李汉俊加以校对,因为陈独秀和李汉俊都是留日回来的,他们校对以后最后再由陈望道自已改定。原来戴季陶准备在《星期评论》上连载,因《星期评论》的进步倾向被当局查封了。想出单行本,又苦于没有经费。后来,陈独秀与共产国际代表韦经斯基商量此事。为了能尽快出版《共产党宣言》,当时在共产国际的资助下成立了一所“又新印刷所”,地点就在辣斐德路成裕里。取名“又新印刷所”,含义“苟日新,日日新”。1920年8月,《共产党宣言》终于作为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的第一种,以社会主义研究社的名义出版,1000册单行本很快抢购一空。由于匆忙,书名错印成了《共党产宣言》。9月再版,才把初版错印的书名改了过来。陈望道急于出版宣言,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尽早看到《共产党宣言》这一马克斯恩克斯的经典著作。

与陈独秀等相约上海建党

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著《共产党宣言》这是一部秉持人民立场、为人民大众谋利益、为全人类谋解放的经典著作,它的重大贡献在于深刻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深刻阐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品格、政治立场、崇高理想、革命纲领和国际主义的精神。《共产党宣言》中译本的出版,无疑将为在中国建立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奠定下坚实的理论基础。

为了能实现《共党产宣言》中的上述理念,陈望道到上海后即与陈独秀、李汉俊等成立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会。这个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就是后来成立的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中国共产党上海早期组织的前身。研究会吸收的成员,开始参加的人有陈独秀、李汉俊、沈雁冰、陈望道、李达、邵力子等,以后又吸收了沈玄庐、俞秀松、施存统等,总共不到10个人。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是对外的公开名称,内部叫共产党,有组织机构,有书记。陈独秀任书记,陈望道任劳工部长,陈独秀、陈望道、李汉俊等为研究会核心。

在这个早期组织中,陈望道作为小组的核心成员、劳工部部长,在办刊物、办学校和发动工人方面都做了许多工作。在办刊物方面,1920年9月后出版的《新青年》(第八卷第一号)正式成为党的机关刊物。他作为主编,在《新青年》中开辟了“俄罗斯研究专栏”,为《新青年》的马克思主义化作出了贡献。除了《新青年》,为了在工人中进行马克思主义的宣传,他还参与创办了《共产党》月刊和第一个为劳苦大众说话、用通俗的语言在工人群众中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刊物《劳动界》这两份杂志,在《劳动界》的“演说”栏目中,他的文章是最多的。

在办学校方面,1920年8月,中国共产党的上海早期组织筹办了一个青年学校和一所平民女校。青年学校当时称外国语学社,实际上是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机关所在地,地点在明德里。刘少奇、任弼仕、萧劲光、柯庆施等都是那里毕业的。陈望道是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时的负责人之一,也是外国语学社的文化教员,曾亲自为刘少奇、任弼仕等学员讲解《共产党宣言》。平民女校则是为收容因反对三从四德而从她们的家庭或学校逃出来的青年女子开办的,丁玲就曾是平民女校的学生。陈望道白天在大学教书,晚上就到平民女校去上课。

在发动工人方面,身为劳工部长的陈望道不但关注工人教育,去小沙度路工人夜校上课,同时还创办了邮电工会。因为邮电工人有点文化,所以先把他们组织起来。在1920年11月21日陈望道又领导成立了上海机器工会,邀请陈独秀到会发表演说。同年12月,上海印刷工会也宣布成立。

综上所述,陈望道在上海早期组织所做的许多工作,都为1921年党的成立创造了基本的条件。1921年7月党成立后,他是中共上海地方委员会的第一任书记,为上海地方党组织的党建工作,作出了开拓性的贡献。

到上海后与陈独秀等相约建党,並为1921年党的成立作种种准备,这是陈望道为践行信仰做的又一件事。

从事党的文化教育工作

从1923年以后,陈望道受陈独秀的委派开始从事党的文化教育工作。从此,不管是在什么场合,从事的是什么工作,他始终想的是,为了他的信仰,该干什么,应该如何来干。

1931年陈望道为保护左派学生被逼离开复旦以后,与朋友合开了一家大江书铺,为什么开书铺,该如何开?在陈望道的安排下,书铺出版了大量从苏俄引进的书。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陈望道主要通过所从事的教育工作和学术研究,来实现心中的信仰。陈望道是一位共产主义者,也是一位普通的中国人,他当过中学老师、大学教授,也办过大江书铺、主编过《妇女评论》、《大江月刊》等先进的新文艺思想的杂志。又如,陈望道1942年出任复旦大学新闻系主任以后,該如何来办新闻系?陈望道提出了“宣扬真理  改革社会”的办系方针和“好学力行”的系铭,并且在抗战十分艰难的条件下自筹资金创办了当时高校的第一座新闻馆。当时这个新闻馆的学生能收听延安新华社广播并广为传播,新闻系成了复旦的小延安。陈望道还极力支持新闻系同学举办每周一次的新闻晚会,新闻晚会前后举办了100多次,影响很大,校方为此都很担心,陈望道却说,“出了问题,我负责!”又如,当时的新闻系,左派和右派学生的对峙非常厉害,作为新闻系主任的陈望道总是站在左派学生一边。当时陈望道就跟地下党的邹剑秋同志说过:“你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我会用我的方式来做”。为此,陈望道曾多次让多名地下党员和左派学生脱离了危险。据我所知道的,就有1948年反动当局大逮捕时脱离的何晓沧和杨贵昌俩位同学。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陈望道历任复旦大学校委会副主任委员、主任委员和复旦大学校长,在校长的岗位上,在带研究生、搞学术研究时,陈望道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信仰所赋予的使命。

在1949年陈望道主持复旦校务工作时,即提出了校委会下专设政治学习委员会和马列主义研究会的建议,并开设了辩证唯物论、历史唯物论、社会发展史和政治经济学四门有关课程。在五十年代担任校长期间,更在1952年的一次全校大会上,语重心长地对全校新老同学讲了下面的一段话:“我们第一不要把马克思主义放在科学之外,马克思主义就是一种科学,而且是一种极其重要的科学,是一切科学的科学,一切工作的科学,对于一切科学,一切工作都有指南的作用,它能帮助我们高瞻远瞩,勇往直前,能够正确认识世界,改造世界。”这就是陈望道对全体复旦学生讲的他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在带研究生时,陈望道也是明确要求他们必需选修哲学的课程,有一个辩证的思维逻辑。陈望道自己搞了一辈子的学术研究,他的研究硕果累累,他是如何搞学术研究的呢?正如他在《我对研究文法、修辞的意见》一文中所说,对研究的初步意见是“调查要以马克思主义作指导”,又说“要有爱国主义也要有国际主义,我们研究语文,应该屁股坐在中国的今天,伸出一只手向古代要东西,伸出另一只手向外国要东西……我们研究语文,要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渗透到学术中去”。陈望道就是这样一位用马克思主义指导学术研究的大师,通过语言的研究来践行他的信仰,为这个国家和民族服务。

“心有所信,方能行远”。陈望道在践行马克思主义信仰中,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本文作者为陈望道之子)


复旦-8_PDF.pdf

制图:实习编辑: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