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人·战疫故事 “我们是奇迹的见证者,也是奇迹的创造者”

作者:何叶 陈思宇摄影: 视频: 来源:《复旦》校报发布时间:2020-05-17

一层N95口罩,一层外科口罩,一副眼镜,一个护目镜,最外面一层面罩……平时一个小时就能完成的右髋关节截肢手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副院长、华山医院援鄂医疗队总指挥马昕教授,与华山医院手外科沈云东教授、血管外科朱磊教授,以及同济医院的两位骨科医生一同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院区奋战了两个半小时。 

“就像跑了个马拉松。”马昕说,“很多人问我手术做完是什么感觉,我就想找块地板躺着,拿掉口罩,好好喘两口气。”接受手术者、一位糖尿病致右下肢坏疽的82岁新冠肺炎患者,目前处在康复期,全身状况明显好转,这是最令马昕欣慰的事情。

“不离不弃,每一条生命都值得挽救。”马昕说,正是怀揣着这样的信念,华山医院援鄂医疗队打下了一场场硬仗。

从除夕夜到正月廿三,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四批援鄂医疗队先后出征,人数为国内医院之最。其中,4人驰援武汉市金银潭医院,4人奋战在武汉市第三医院,46人参与武昌方舱医院建设、运行、休舱全过程,219人整建制接管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监护室。作为四支队伍的总指挥,马昕负责人员、物资的调配,以及团队的内部与外部协调,“形成一个整体,大家互相协作。”

两次视频连线孙春兰副总理,获赞“华山医院不负盛名”,这支由273名医护人员组成的“百战铁军”一刻不停地与时间赛跑、与死神斗争。“我们是奇迹的见证者,也是奇迹的创造者。”马昕说。


保证所有人安全

2月4日晚,马昕率领的华山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独立成军,一路向西。初抵武汉,“悲壮感”和“焦虑感”迅速袭来,直至次日早上8点半,任务到了——迅速赶赴武昌体育馆,整建制配合搭建方舱医院,22时准时收治病人。“刚开始非常混乱和焦灼,我们得到的任务就是赶快搭帐篷、赶快进舱、赶快收治病人。”马昕回忆,“我跟队员和其他队伍反复沟通,说方舱医院一定要科学地管理,不能让队员们用血肉之躯往前冲。”

2月5日22时,只花了29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华山医院第三批医疗队与其他12支队伍共同管理的武昌方舱医院,开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应收尽收,刻不容缓!”当天,800张床位的洪山体育馆,一下子住上了500余名病人,院感控制成为了一个难题。

如何划分清洁区、污染区和半污染区?怎样制定进出舱的流程和规范?感染科实力强劲的华山医院医疗队,承担起洪山体育馆的院感设计和优化工作。

“感染科副主任张继明教授带着院感护士,把方舱医院的角角落落都跑了一遍,提出很多建议。”马昕说。体育馆的单通道增加为双通道,进出舱可以分不同通道同时进行,医护人员无需再为出舱等待一两个小时。“空调并非不能开”,张继明指导后勤人员在清洁区和污染区之间进行隔断,两个区域各自做成内循环。“我们先后为1500多人提供了反复拉网式院感培训,这样才能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马昕介绍,华山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成员,年资普遍较高,拥有丰富的经验,因此以咨询班的形式参与工作,“将技术能力用在刀刃上”。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共同管理250张床位,华山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每人每天进舱四小时,重点帮助专业不对口的医护人员解决难题,其他时间在清洁区通过平板电脑与舱内病人沟通,“一旦需要,随时进舱。”

查房用上互联网,效率大大提高,医患沟通更加便捷、充分,医护人员不必要的职业暴露减少了,感染风险也降低了。这一方法还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监护室派上大用场,“通过清洁区的大屏幕,我们可以看到每位病人的状态,连监护仪上的数字指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全天候及时沟通

“方舱医院收治的大多是轻症患者,不需要多么多高精尖的仪器、多么复杂的治疗手段,更多依靠的是‘话’疗。”马昕说,“对病人精神上的抚慰非常重要,要经常与他们沟通,帮助他们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

收治第一批病人那天,华山医院医疗队成员返回驻地已是次日一两点了,休息不到五个小时,马昕又带着队员赶回方舱医院,第一批冲进了舱内。方舱运行初始,电力不稳定、空调不完备、用餐流程也不顺,一些病人大感不满。“我主动跟他们说,我是华山医院副院长马昕,带着我们医疗团队来看大家。一看我们衣服后面写着‘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和我们每个队员自己的名字,病人就不那么焦虑了。”250位患者,马昕一个一个去握手、拍着肩膀聊天,“让病人知道我们不嫌弃他们,信任感也就建立起来了。”

安抚病人的同时着手改进设施,武昌方舱医院的运转逐渐迈入正轨。一个星期后,马昕开始方舱、光谷两头跑,早上八点参加方舱的院务会,与队员沟通工作中的细节和要点,九点多到光谷开协调会,下午参加死亡病例、疑难病例讨论和医务处会议,结束后再返回方舱。“我保证每周至少进舱两三次,去看看我的病人。”他说。“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他与队员都将这句话挂在嘴边。

“我们在一起过日子,像亲人一样。”马昕这样形容。方舱医院里,医患同唱一首歌、同跳一支舞、同做一套操,微信交流群也建立起来,病人之间、病人与医生之间可以全天候及时沟通。

这个武汉市最早开舱、最晚休舱的武昌方舱医院,运行35天,累计收治1124名患者,最终交出了“患者零死亡、患者零回头、医护零感染”的成绩单。

“方舱模式带给我们新的启示——在这样的模式下,医患之间构建起纯粹的医疗关系,病人充分的信任,让我们没有任何后顾之忧。”马昕说。

武昌方舱医院休舱后,华山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的26位医护人员,主动加入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重症治疗团队,继续投身武汉抗“疫”一线。


按下死亡暂停键

“我们是同济医院光谷院区17支国家队中唯一的危重症治疗团队。”马昕表示,“我们啃最硬的骨头,治疗最困难的病人。”

这是一个由原康复医学科改建的、只有30张床位的战时重症监护室,“华山战队”在12个小时内完成设备布局、流程完善、人员培训。

自2月10日整建制接管,至3月30日最后一名ECMO患者安全转院,由呼吸与重症医学科、心内科、感染科等专业的医护人员组成的华山医院第四批援鄂医疗队,共计收治危重症患者73人,至病区关闭时,5名上了ECMO的患者已有4人脱机,另有16名患者呼吸机脱机,29位患者顺利转出,危重症治疗成效在武汉市名列前茅。

身处“重症病房当中的重症病房”,多数病人面临多器官功能衰竭的情况,华山医院医疗队与其他16支队伍合作,整合最迫切、最高精尖的技术与设备到重症监护室,组建多医院多专科专家团队,互相支持、会诊,对每一个危重症病人提供个性化精准治疗方案,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

“17个医疗队的心内科医生组成护心队,麻醉科医生整合为插管‘敢死队’。”马昕介绍,会诊时,重症医学科医生统筹安排,各专科医生坐在一起讨论治疗细节。“讨论过程中甚至会有小小的争吵,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治疗效果。”

重症监护室的患者,各个情况危急,大多数需要特殊呼吸设备支持,必须由医护人员24小时轮班守护,每一班都要安排4-5名医生和20名护士。最忙碌的时候,30名危重患者,其中27人气管插管,8人CRRT(连续性肾脏替代疗法)治疗,2台ECMO(体外肺膜氧合机)同时在运行……

一次抢救稳定后的患者突然离世,导致“90后”麻醉科医生魏礼群失声痛哭。很多医疗队员们都经历过这样的崩溃瞬间,但他们又迅速在一次次历练中成长了起来。“后来魏医生加入了插管‘敢死队’,并火线入党。”马昕说。

在这个战时重症监护室,他们很快总结了教训,调整了“作战”方案,探索出危重症新冠肺炎多学科救治的“华山模式”,即关口前移、多学科协作、精细化管理三大“法宝”。

 “国家真是举国之力支援武汉,提供了最顶级的资源,让我们可以放开手脚,只管去治。”马昕感叹。从刚接手ICU时,每天都有患者病亡,至病区关闭前,一周没有死亡病例,医疗团队实实在在“把死亡按在了暂停键下”。

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关闭前夕,病房楼下开辟了一处小花园,新栽种的17株樱花树,代表着“在这里拼过命”的17支国家医疗队。英雄惜英雄,华山医院和同济医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结成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我们时刻准备着

“华山医院从诞生那刻起,就与国家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在公益性事务上,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时刻展现公立医院的担当。”马昕说,“作为中国红十字会总医院,人道、博爱、奉献的红十字精神,经由一代代华山人的一言一行传承至今。”

除夕夜,华山医院第一批医疗队的4位医生、护士驰援武汉,自那刻起,全院5000多名员工就“做好了随时上战场的思想准备”。立春那天,由46位队员、6辆移动救援车组成的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开拔,从确定出征任务到组队完毕,这支队伍只用了一个小时。

马昕说,“我们一对一地联系医生和护士,没有一个人说有困难,都说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四支医疗队,273位队员,心怀家国,逆行而上。

念叨着在上海还有途径和资源,院方把仅存的防护物资都塞给了奔赴武汉的医疗队。华山医院和复旦大学、复旦上医等大后方,还经常慰问医疗队员的家人,向他们传递前线状况,并开通匿名心理咨询热线,帮助前线医护人员排解焦虑、苦闷等负面情绪。

在华山医院四支医疗队中,共有111位共产党员,他们无惧风险、义无反顾、冲锋在前,是团队里的中流砥柱。“他们的带头作用影响了周围人,使得大家向他们靠拢,跟着他们去冲锋、去吃苦。”马昕介绍,在前线,又有73位队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其中22位队员分4批在武汉火线入党,光荣地成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

这支勇往直前的战队,打造了一个个抗疫救治模板并向全国推广,获得了3个全国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战队中的3位医护人员获得全国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

“新冠肺炎疫情是全人类的苦难,这段经历是痛苦的,却值得我们铭记和反思,绝不能在庆功的欢愉中将它淡忘了。”

历经两个月的磨练,对新冠肺炎,无论是轻症还是危重症,华山“四个纵队”都拥有最丰富的经验,这支全员回归的“铁军”,将成为上海市重要的医疗救治力量。

“上海目前抗‘疫’形势依然紧张,存在很大的输入性风险,我们会在自己的岗位上,时刻等候祖国的召唤,等候上海市人民的召唤。”马昕说,“召必回,战必胜!我们时刻准备着!”

复旦-6正确.pdf


制图:实习编辑: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