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纯:欧洲防疫效果如何?COVID19疫情再审视

作者:丁纯摄影: 视频: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时间:2020-03-17

  欧洲防疫的举措具有其特点,效果有待进一步评估。大疫当前,世界各国休戚与共,祝欧洲好运。

  作为全球化时代典型的非传统威胁,COVID19疫情也正在欧洲肆虐。自今年1月24日法国波尔多确诊欧洲范围内第一例新冠病毒患者开始,疫情不断扩大,截止巴黎时间3月8日晚22时(北京时间3月9日凌晨5时),欧洲共有43国,欧盟27个成员国出现了COVID19确诊病例,欧洲累计确诊12050例,死亡410例,疫情大有蔓延之势。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称:“新冠病毒正在持续扩散中”。随着意大利新增日确诊比例破千,欧洲新冠病毒疫情令人关注。我们不妨来梳理下欧盟和成员国迄今为止,究竟是如何应对新冠病毒疫情以及效果。 

  首先,欧盟层面,更多是起协调和组织作用。尽管作为全球一体化最为成功的典范,自1957年组建欧洲经济共同体以来,成员国在在经济、外交和司法内务方面不断推进一体化(integration)的深化,相关领域的主权也不断让渡给欧盟,后者在超国家层面发布和行使指令性。但是,在卫生医疗等社会领域的相关主权权能主要还在各成员国政府手中,欧盟更多是通过软性约束机制“开放性协调机制”,运用指导性手段,不断推进该领域的协调、趋同与和谐化(harmonization),如在欧盟成员国投保的欧盟公民持有全欧盟有效的欧盟医保卡(EHIC)等。

  此次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欧盟层面相当重视。具体地,在代表各成员国利益、主权和反映各自主张的欧盟理事会层面,于2月13日召开了有关COVID19疫情的、由27个成员国卫生部长参加的欧盟理事会紧急会议,商讨如何协调和应对,并出台结论性文件:敦促成员国和欧委会合作,共享信息和投资疫苗研发,强调疫情可控,不必惊慌。要采取适度、适宜的防控措施,防止疫情蔓延。建议要统一入境规定,便于了解患者的踪迹,加强和世卫组织和疫情影响国家合作,避免疫情爆发期间出现药品和防护设备短缺的问题进行了协商。除法、意等之外的20个成员国提出了联合购买个人防疫设备的采购招标建议。随着疫情日趋严重,3月6日,又召开了第二次欧盟理事会卫生部长会议,呼吁强化疫情遏制和信息交流的协调,提高公众对新冠病毒疫情威胁的认识,改善舆论传导,遏制虚假消息传播,促进全球和跨行业协作,避免相关防护产品和设备的可能短缺,注意保护医护人员,以及将疫苗研制费用补贴最加到4700万欧元。尽管成员国由于法、德、捷克等国限制相关防疫设备和药品的出口而致各国关系紧张,但据会后信息透露,20国有关防疫药品和设备的联合招标程序进展顺利。 

  在反映各国共同利益、作为跨国执行者的欧盟委员会层面,3月2日,欧洲疾控中心(ECDC)将欧洲COVID19疫情风险从“低等到中等”调高到“中等到高等”。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专门成立负责COVID19疫情应对小组,统一协调欧盟下属相关机构的具体疫情应对实施。具体由欧委会中分别负责卫生和食品安全、危机管理、移民和民政事务、交通运输以及宏观经济事务等的5位重磅欧盟委员(职权介乎于部长和副总理之间)牵头组成。小组具体在医疗、交通运输和经济三个领域与成员国合作,协调疫情防控工作。

  1.医疗领域:食品安全和卫生总司(小组)协同欧洲疾控中心及欧洲药品监管局(EMA)负责汇总各国每日疫情监控信息、制定医疗技规程指南、与世卫组织及中国合作以及加强抗病毒和疫苗的研发工作等;

  2.交运领域:由交运总司(小组)根据疫情进展发布运输和旅行建议,并研判和调整申根区内部边境措施;

  3.经济领域:由宏观经济总司(小组)对旅游、运输、贸易、产业链和宏观经济等各方面进行深入调研评估并提出相应对策。此外,欧盟危机管理总司负责协调欧盟层面的危机管控行动。 

  其次,主要疫情防控工作由各成员国主要负责和承担,由于国情民性、体制设置以及政府执行效率等的差异,结果不一。目前沦为重灾区的意大利,1月30日确诊该国首个2例新冠病毒病例,此后疫情蔓延迅速,主要集中在北部伦巴第和威尼托大区。截止8日已经累计确诊7375人,死亡463人。平心而论,意大利中央政府危机应对还是颇为积极的。1月22日就成立由卫生部长领衔的疫情应对小组,此后,建相关网站、对武汉飞罗马旅客测体温,加强飞行管控等。在境内确诊首个病例后更是直接暂停了中意间的直飞航班。1月30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又派机从武汉等接回意国公民。2月22日,对伦巴第和威尼托大区的十几个市镇宣布封城。次日,取消多地田径和足球赛事。24日,意大利式的火神山医院—帐篷医院一夜开张。3月4日,关闭全国学校,暂定所有教学活动。要求医疗机构加速释放重症监护床位,增加医护人员,以应对疫情和人手短缺;中意两国医生还借助视频对话,交流经验。3月8日,意大利总理宣布正式对包括米兰、威尼斯等在内的伦巴第大区以及威尼托大区等在内的14省正式封城,对全国1000余万人口进行管控。并关闭全国的影剧院、博物馆等设施。 

  在德国,目前累计确诊病患已达847人。德国政府主要强调适度、有序应对,逐次升级应对举措,紧盯硬核问题如防控疫物资设备的短缺和供应等。联邦层面专门成立了由卫生部和内政部组成的危机应对小组,根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对病毒和疫情的分析评估,提高了COVID19疫情的风险等级到中等,并制定了多项防控举措,协同地方政府一同应对,包括:优先考虑采购用于诊所、医院和联邦部门的防疫物资;除国际外援禁止口罩等防疫物资设备出口;加强与各州的合作;调高邮轮旅行风险;在外德国人应遵当地政府要求进行隔离等;严格入境申报;制定大型活动风险评估准则;地方部门在联邦政府建议下自行决定是否取消活动,关闭学校等。同时,也不排除万一出现极端情况而采取封城以切断病毒扩散链。 

  再看法国,最初一方面,强调不要过度反应的同时,另一方面,2月4日马克龙宣布法令征用口罩等保证医护人员的需求。2月29日宣布进入阻止病毒扩散的第二阶段。3月3日,征用所有库存口罩和口罩生产单位。并明确一旦疫情进入在各地流行和传播时期的第三阶段,则限制机会和人员通行,重组医疗系统,由各地方当局,视情况采取不同举措。如瓦兹省和莫尔比昂省已经实施取消机会和关闭学校的举措。目前,法国累计确诊人数已达1126人,死亡177人,情势不容乐观。 

  最后,欧洲防疫的举措具有其特点,效果有待进一步评估。民众理念和政府倡导均不主张过度防护,主张将口罩留给病患和医护人员;对本国医疗防控体系水准和专家有较高的信任度;认为恐慌的损害大于病毒流行本身;强调个人权利和隐私等……这在一定程度也造成病患流行病学追索和隔离的困难;在疫情防控和应对中,欧盟、甚或各国中央政府更多承担制定规则和组织协调,地方政府拥有很大的自主权利;政府防控策略是视疫情发展,依据专家建议,分阶段和逐级提高防控等级,直至封城等强制管制隔离举措。从迄今的执行效果来看,囿于盟情、国况、民俗、体制和执政经验,工作效率来看,各国防控效果不一。事倍功半也不少,如意大利,尽管早期未有病例就“过度反应”地停飞了部分直飞航班,但其他中转航班等依然畅通无阻……疫情也挑战着一体化成果:如欧盟一直引以为傲的鼓励人员自由流动的申根协定,以及数据隐私保护等,在不断扩散的疫情下正面临着考验;疫情之外,叙利亚内战和土叙冲突带来的难民问题也牵扯着欧盟和成员国的精力。大疫当前,世界各国休戚与共,祝欧洲好运。 

  (作者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

制图:实习编辑:金梦瑶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