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情人节,他们携手,为我们挡在疫情之前

作者:陈思宇摄影: 视频: 来源:各附属医院、文汇APP、上观新闻、澎湃新闻、看看新闻发布时间:2020-02-14

他们是夫妻,是战友。当疫情突袭,他们牵手逆行,并肩战“疫”。不在彼此身边的时候,他们把“爱你”换成了“平安”。这一刻,守护比陪伴更深情。

这一次,换我上

“一声‘妈妈’瞬间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恍惚地看了下四周,才意识到我是在做梦。”2月12日,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浦东院区手术室护士朱禛菁来到武汉的第八天。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醒来忍不住泪流满面。作为华山医院支援武汉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2月4日她随救援队出征。

朱禛菁夫妇其实是一对著名的“华山伉俪”,她的丈夫是华山医院虹桥院区神经外科监护室护士陈裕春。

此前,朱禛菁的身份常常是“著名的家属”,丈夫陈裕春曾经作为中国红十字会国际救援队员,代表医院出征菲律宾和尼泊尔,参与海燕台风和大地震的医疗救援,获得过中国红十字会国际救援特殊贡献奖等荣誉,英雄事迹广为人知。

朱禛菁和团队“战友”护送确认康复的新冠肺炎患者出院

这次,朱禛菁抢先报名,而陈裕春当时正在忙,晚了半个小时报名,就被告知:名额已满。于是他无奈地当了一回家属。

抵达武汉后,朱禛菁除了进舱工作外,还被分配跟随张继明主任做好洪山体育馆武昌方舱医院感染控制的任务。

把“华山感染”课堂搬到了方舱里

“一连好几天的连轴转让我觉得时间过得飞快,时间不够用,原本担心因想家而失眠的情况几乎不存在了,每天都是倒头就睡,几乎都没时间去联系我想念的家人。家人也非常体谅,只是每天一句‘家里安好,注意防护,等你归来’,让我能全身心地投入抗新冠战‘疫’。”

朱禛菁说,以往家中那个柔弱的妻子、温柔的妈妈,如今在武汉自动进化成了女版“钢铁侠”。

你我之间的距离,是一间隔离病房

大年三十的晚上,复旦大学附属浦东医院呼吸内科的包红主任是在发热门诊度过的,年夜饭是医院食堂的工作餐,期间穿插给全院培训,包括外科培训。当天,他接诊了一位患者,根据病情高度怀疑新冠肺炎感染,次日,该患者被确诊,后被送至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进行治疗。

从除夕开始,包红一直在坚守在一线,与疫情做斗争,为病人做诊断。

“国家需要,作为医务工作者,我们义不容辞。”包红是医院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专家组组长,2003年,他曾担任医院非典专家组组长。“我是一名20多年党龄的中国共产党员,我主动请战到武汉。”

包红(图右)穿上防护服准备为病人看病

20多天来,包红时常凌晨1点才回到家,第二天6点就从家出发,为了早点去医院就能多看一些病人。

打持久战,包红做好了心理准备。大年三十、年初一、年初二在食堂买饭的时候,他特意买了白馒头,“因为肉馒头放2、3天就坏了。”他说,“只要能垫垫肚子,不饿着,就行了。”

“特殊时期,我们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看到丈夫这么“拼”,同在浦东医院工作的妻子李清华也主动请缨到院隔离病房。这一干,就是连续72小时。

作为神经内科副主任,李清华也曾参加过2003年抗击非典一线工作,有着30余年的临床工作经验。

李清华在隔离病房查阅病例记录

“说句心里话,要说不害怕是假的,担心自己被感染,也怕家人们担心。”连续三天三夜的工作令李清华感概万千,在隔离区接受隔离时,她写下了自己的感受:“但在疫情面前,我们是战士,作为医务工作者我们要奔赴我们的战场,守护生命,维护健康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来不及说出的话,是一句“我想你,多保重”

“病情稳定,放心,快去吃饭吧。元宵节快乐。”

2月8日中午,蒋高立查完房回到办公室,趁着短暂的休息间隙,和丈夫黄威匆匆聊了几句。她是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呼吸科的医生,黄威则是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结核科的医生。两人是大学同学,都是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毕业生。

蒋高立和丈夫黄威视频通话,然而平时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这对从医学生成长为医生的“CP”,从大年初一至今奋战在抗疫一线,电话和视频是他们唯一的联络方式。

然而即便这样争分夺秒的对话,黄威还在关心蒋高立之前负责的一名患者的病情进展。

“好多时候我也联系不上我爱人,有时一天能说上一两句话。但大多数一天都打不上电话,都在忙。”蒋高立说。疫情爆发后,夫妻俩将两岁半的儿子托付给爷爷奶奶,便各自奔赴“战场”。

一月初黄威还在四川布拖县援边,小年夜被紧急召回上海,开始全身心投入疫情防治。

蒋高立同样在救治一线。疫情刚开始,她就被临时召入呼吸科病房,协助主治医生管理呼吸科住院病人。

蒋高立(右一)和主治刘丽娟医生、住院医师们查房并商讨病人治疗方案

为了应对疫情,儿科医院呼吸科病房进行了扩充,1月21日起,蒋高立就和同事一起负责儿童观察病例的把关和治疗,一周休息一天,五天倒一个夜班。

两个人都忙,黄威去公卫中心时行李没有带全,蒋高立去给他送衣物和日常用品,也只能放在医院门卫室,近在咫尺的二人始终未能见上一面。

“希望他有时间尽量休息,保持体力,然后全身心地投入。”蒋高立说,患者的治愈是对医护人员和全社会最大的安慰和激励。 

等你回家

“我和儿子都会等你!”

“放心,我们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的!”

李峰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消化科医生,2月7日下午,作为中山医院派出的第4批赴鄂医疗队队员,他在上海虹桥机场与同为医务工作者的妻子依依惜别,随后,便转身踏上前往武汉的飞机。

身为一名护士,李峰的妻子充分理解,但又万分不舍。“作为他的老婆和小朋友的妈妈,我肯定是非常不舍得的。”她说,“但这是使命,必须去做,没什么好推辞的。”

因为“爱”,你们暂别爱的人;因为“爱”,你们离家远征。正因你们携手筑起健康防线,才让我们有了一道安心防线。

这一次,请让我们帮你们说出那句“我爱你”。我们爱,我们感恩,我们期盼早日团圆。向每一对逆行夫妻致敬!向每一位护佑生命的医者致敬!

制图:王玥实习编辑:责任编辑:李沁园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