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学院副教授陈伟以科恩为例解读 功能解释与唯物史观v

作者:傅萱摄影: 视频: 来源:新闻文化网发布时间:2019-10-16

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兴起于20 世纪70 年代,其鲜明特征就是运用现代西方主流的哲学社会科学方法论对马克思主义进行重构重建。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意义在于开辟了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新进路,开创了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分析转向,为理解、认识和分析资本主义新问题提供了新思路。主要代表人物有科恩、罗默、埃尔斯特、威廉姆·肖和赖特等人,是当今英美马克思主义思潮发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英美马克思主义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方法论来讲,科学、完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是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前提和基础。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在哲学方面试图运用分析哲学的方法,通过清晰界定基本概念、严谨论证基本命题、深入讨论逻辑问题,从而重构马克思主义。他们试图运用逻辑分

析技术取代唯物辩证法,试图运用个体主义方法论取代整体主义方法论。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虽然为国外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但是,我们只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对其展开唯物辩证的分析与研究,才能进一步明晰其价值与局限。

陈伟:科恩(Gerald Allan Cohen)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学派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在1978 年出版的《卡尔·马克思的历史理论———一个辩护》(以下简称《辩护》)中,首次提出并论证唯物史观是一种功能解释,这一观点与从实践视角解读唯物史观迥然不同。科恩认为理解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是功能解释,并明确主张功能解释对他在此书中阐述的历史唯物主义来讲是必不可少的思想方法。科恩功能解释理论的提出在一定意义上推动了西方国家的马克思主义的研究。

功能解释这个概念内涵丰富。在科恩的定义中,功能解释就是以现象的效果这个倾向性事实来解释现象本身,更严谨的表达是:被解释项的特征由其对解释它的项的作用来决定。但必须要注意区分:功能陈述与功能解释;因果解释与功能解释;后果解释与功能解释。

功能解释具有怎么样的结构?科恩指出,一个后果陈述涉及到后件法则时就是解释的。后件法则有两个逻辑形式,一个解释事件的发生,一个证明事物具有的性质。因此,功能解释不同于一般的因果解释,它是以一个事实解释即一个条件命题的真实性来推导某个事件或者某事物性质的发生情况。

科恩的结论是:在后果解释中,习惯性的事实解释性质(或者事件类型)的发生率,而这种性质(或者事件类型)的发生率是在对倾向的假设说明中提到的。也就是说,解释现象发生的不是功能或者效果本身,而是一个倾向性的事实。这是功能解释不同于功能陈述的重要区别所在,也是功能解释的核心思想所在。考虑到倾向性事实往往是一个连续的习惯性事实,是一个基于日常归纳的合理性判断,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一切合理的后果解释都是功能解释。

虽然后件规则证明了功能解释,且推导出功能解释内含一种规律性的概括,但事实上并非所有规律性的概括都是功能解释!

科恩认为,作为由历史记录、当前观察和由此进行的推导所支持的后果概括,在历时性的情况下是真的,在共时性的情况下是假的。也就是说,功能解释在历时性的情况下是真解释,在共时性的情况下是伪解释。

从这里,可以看到科恩实际上很强调倾向性事实的历史性检验,强调倾向性事实的历史重复性、习惯性和抽象性,而不是某个具体的个体经验或者某个具体的事件。他主张的倾向性事实是原理,是历史事实的总结和概括,这样的功能解释类似于假说的证实过程。

  

科恩通过重新认识与审视历史唯物主义概念、命题的价值、意义与功能,结合资本主义的发展变化,试图深度挖掘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逻辑与内在规律、特点,准确定位理论,进而试图重构历史唯物主义。他认为功能解释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解释方式,也就是说历史唯物主义的性质是由它对解释者的功能所决定的,功能解释的方法主要有:合目的性功能解释,代理人式功能解释,达尔文式功能解释和拉马克式功能解释。他进而认为,功能解释是当今时代重新确证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的唯一科学方法。

陈伟:在科恩看来,历史唯物主义的主要解释方式在形式上是功能解释。具体来言,生产力- 生产关系,经济基础- 上层建筑,社会存在- 社会意识,生产方式-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这几个组合中都有两个(类)项,第一项以某种方式解释第二项科恩认为,至于这里的解释含义是什么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什么样的解释能够使组合关系得到最好的解释;而这个能够担当重任的最好解释就是功能解释,理由是它有助于使被解释现象作为原因的能力和它们在解释顺序中的次要地位之间获得一致性

例如,功能解释能够将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力量和生产关系作为被决定者的地位协调起来。举例来说,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最经典的解释是:(1)一个社会的生产关系特征由这个社会的生产力状况来解释。(2)一个社会的上层建筑的性质由这个社会的经济结构来解释。马克思还有两个相关命题:(3)生产关系促进生产力的发展。(4)上层建筑稳定经济结构。科恩认为,能够最好地把(1)和(3)、(2)和(4)协调起来的解释方式就是功能解释。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科恩并不认为,(1-4)中的哪一个单独的命题是功能解释,而是认为,(1)和(3)、(2)和(4)分别构成两个功能解释,也正是(1-4)使我们把历史唯物主义的主要解释方式看作是功能解释。这里表明,科恩主张唯物史观是一种功能解释的根本出发点在于为马克思历史理论的内在逻辑一致性提供证明,也就是实现他的初衷:为马克思的历史理论进行辩护,建立站得住脚的历史理论。

在论证唯物史观是一种功能解释时,科恩运用的主要是反证法和例证法。

他首先指出,反对唯物史观是功能解释的情况主要有两种错误类型:其一是混淆了先行陈述和功能陈述这两种陈述与功能解释的区别;其二是过于注重功能解释和功能主义之间在历史方面的联系,而没有看到它们之间在逻辑上没有必然的联系。

科恩认为唯物史观的功能解释是革命的,因为它预言社会的转变并主张社会转变的激烈性。这样,虽然功能主义是保守的,为现存的社会制度提供解释,但是唯物史观的功能解释却可以是革命的,为旧社会向新社会的变革提供理论支撑。这样,科恩就断开了功能主义和功能解释之间的必然联系。

  

分析的马克思主义尝试用分析的方法取代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种根本性颠覆。但实际上,辩证的思维方式增强了理论的严谨性和科学性,《资本论》的创作就体现了这点。而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方法对辩证法的批判和拒斥,无法把握事物的发展变化规律,只能停留于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文本分析中,而失去对实践状况的考察功能以及对事物整体的把握与认识。同时,作为分析方法的功能解释也有其局限性,这种解释模式一般只适用于具体的社会历史,而不适用于对历史本质和历史规律的探寻。

陈伟:科恩主张历史唯物主义是一种功能解释并且功能解释具有科学性,但是在分析马克思主义学派内部,也一直有人指责并批判这种观点。一种有代表性的观点是,科恩是以对马克思相关论述的错误理解为前提而提出他的功能解释的,因而,功能解释决不是马克思主义本身所固有的,而是科恩外加给马克思的。

科恩把功能解释看成是马克思主义内在的一种解释,从而与马克思主义同呼吸,共命运,可以得出的一个推论是:反驳功能解释,就是反驳马克思主义。在科恩看来,机制的合理性问题并不影响功能解释的运用,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它们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但是,我更倾向于认为,科恩的意图是给唯物史观建立可靠的科学根基,他的方法主要是分析哲学的处理技术以及当代西方主流的社会科学方法论。对于真理,我们不但需要从感性活动的意义上进行理解,更需要从逻辑学出发来加以证明。前面的阐论显示出,与其说功能解释是对唯物史观的一种学院派的形而上学解释,或者说是对唯物史观的一种错误的解读,毋宁说这是对唯物史观进行逻辑学证明的一次重要尝试。在这个意义上,主张唯物史观是一种功能解释,就不但没有丝毫地削弱唯物史观,反而是加强了唯物史观的科学性。

/ 傅萱


制图:实习编辑: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