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布《复旦国际战略报告2018》 ——

乱局与变局:重构全球治理的战略与规则

作者:摄影: 视频: 来源:新闻文化网发布时间:2019-06-05

2018 12 11 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说:2018 年国际形势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充满不确定性。世界力量对比加速演变,单边保护主义不断蔓延,现存国际体系受到严重冲击,大国之间竞争博弈日趋激烈,传统热点纷争挥之不去,气候变化、难民等非传统安全难题接踵而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人类历史演进的高度,把握时代风云,作出了一个重要论断,那就是:“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过去的一年,世界再次站在十字路口,在不确定中找寻方向。冲击与调整成为这一年全球形势变化最鲜明的标签。我校国际问题研究院年初发布《乱局与变局:复旦国际战略报告2018》,以充实的论据和详尽的分析证实了上述论断。

《报告》强调,世界开始认识到“后美国时代”自立、自强的必要性与迫切性。《报告》认为,2019年,乱局不会终结。但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越来越难以为继,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和话语权持续增强,多极化继续发展,世界秩序调整革新,全球治理体系深刻重塑已成必然之势。《报告》建议,面对大变局将经历长期、复杂的过程,中国外交要以冷静的判断、乐观的心态和积极奋发的作为有效应对。

《报告》分为13 个专题,多角度地透视了去年重大国际事件与国际形势发展,深度分析了事件背后国际关系与国际格局的互动与博弈。

信强教授撰写了《国际政治局势:乱中谋变》,指出:去年国际政治秩序出现乱局,将导致各国“抱团取暖”或“两面下注”,联手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维护国际自由贸易体系。因此,2019 年的国际政治格局将出现新一轮的调整乃至重组。

宋国友教授撰写了《世界经济形式:从不确定到更不确定》,指出:2018 年,全球经济理念出现三大变化,从市场经济转向国家主义;从自由主义转向保护主义;从虚拟经济到实体经济的转向。2019 年世界经济形势有三个不确定,美国经济增长前景;中美贸易战走向;欧洲经济的发展。它们决定了世界经济走势到底如何,也决定了未来一段时间国际经济格局演变的可能走向。

林民旺研究员撰写了《中国外交:稳周边、促开放》,指出:我国已成为周边区域合作的引领者和地区和平发展的守望者,2019年将继续沿着构建周边命运共同体的路径前进。

吴心伯教授撰写了《美国:特朗普乱局》,指出:2019 年对中美关系仍是形势严峻的一年。在中美关系的重要转型期,摩擦、颠簸和冲突越来越成为常态,有效的风险和危机管控对双方都将是紧迫的挑战。

冯玉军教授撰写了《俄罗斯:重回实用主义》,指出:2019 年,俄罗斯仍将延续实用主义内外政策。

丁纯教授撰写了《欧洲:已破未立,艰难探索》,指出:2018 年的欧盟可谓内忧外患、已破未立。欧洲改革遭遇强大梗阻,新生代领导还需磨砺;英国脱欧进程一波三折,“硬脱欧”风险空前增大。目前欧洲民众和各种势力均在期盼和角逐2019 年欧盟机构的换届,迷茫中求变。

胡令远教授撰写了《中日关系:峰回路转,蹀躞前行》,指出:2018 年的中日关系从竞争走向协调,迎来冷战后的第二个重大调整期。中日关系虽然峰回路转,但要达到行稳致远之途,还会经历蹀躞蹒跚的荆棘。对此,我国需要有清醒的认识,也更需要高度的政治智慧。

张家栋教授、章节根副教授撰写了《印度:从火中取栗到平衡求存》,指出:从去年底开始,“平衡求存”成为印度的新策略。但并未改变对美国的经济和战略依赖,也不会中断继续向美国靠拢的趋势。印度借美制华、大国平衡的基本战略不会发生变化。

郑继永副教授撰写了《朝鲜半岛:新形势与新机遇》与《朝鲜:走向“新并进”路线》,指出:核心相关方朝、韩、美、中等的互动形成了朝鲜半岛变化的大合力。在可预见的未来,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逐渐步入深水区,需要实现的任务与目标也会有艰难的进展。

刘中民教授(上海外国语大学)撰写了《中东:对抗、僵持与失衡》,指出:对抗、僵持、失衡,构成了2018 年中东地区形势的典型特征。中东国际关系的分化组合更趋复杂,地区格局持续失衡。

祁怀高副教授撰写了《东南亚:大国博弈下的外交新调整》,指出:在2018 年大国博弈日趋激烈的背景下,东南亚国家进行外交调整,提出东盟版的印太愿景,试图维持东盟“中心地位”;在大国战略博弈中采用议题性选边策略,以谋取利益最大化;对中美两国的外交政策调整速度加快,在实际外交政策操作上对中美分别采取了拉近或拉远的做法。

韦宗友教授撰写了《印太战略:能走多远?》,指出:特朗普政府2018 年首次提出了配合印太战略实施的印太经济战略,甚至复活了十年前的美日印澳四国安全磋商机制,摆开了与我国在印太地区进行战略竞争的态势。但“印太之锚”如何飘移,将取决于今后中日、中印关系进一步发展。

 /傅萱 陶韡烁


  

2018 年,留给我们的印象是乱局与变局交织。

特朗普政府频频发起“退群”和贸易战,搅乱世界政治经济格局。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几十年里,美国第一次如此不满其主导创建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如此肆意破坏其主导建立的规则。虽然华盛顿行为的动机是在“美国优先”理念下对其自身利益的狭隘和自私追求,但特朗普的搅局向世人充分展现了其行为的不确定性、非建设性甚至破坏性。

世事年年在变,变因各有不同,今年的变局大多与美国相关。在特朗普搅局的背景下,各国都在亟谋应对。中国、俄罗斯、日本、欧盟等主要政治经济力量,或宣示坚决捍卫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体制与原则,或积极推进双边及多边自由贸易安排,或谋划减少对美国的金融依赖,或加强成员国之间的防务合作,凡此种种,显示出世界开始认识到“后美国时代”自立、自强的必要性与迫切性。

从大的背景看,当下的乱局与变局都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国际政治经济变化的继续。力量对比的变化与利益关系的调整是其诱因,战略与政策的重构是其表现,合作、协调、摩擦、冲突则是其后果.

2018 年,中国承受了美国对华政策变化所带来的空前的压力,中美竞争态势从未如此突出。然而我们须知,美国的压力是中国崛起进入关键阶段后躲不过的关口,或迟或早都会到来。在压力面前,国人须谨记,是40 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富起来和强起来,只有坚定地沿着改革开放之路走下去,我们才能迈向崛起之路的光辉顶点。

展望2019,乱局不会终结,变局仍将继续,世事仍将纷扰不堪。

对中国来说,面对国际形势巨变,我们需要的是冷静的大脑、乐观的心态、积极奋发的作为。(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


制图:实习编辑: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