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倩 罗天宇:新冠病毒溯源:美国对科学问题的政治操弄

作者:秦倩 罗天宇摄影: 视频: 来源:《光明日报》2021年6月8日发布时间:2021-06-08

  美国白宫日前发表一份声明,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在90天内调查新冠病毒起源,检查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事故的可能。而今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明确指出,新冠病毒“比较可能至非常可能”经中间宿主传人,“可能至比较可能”直接传人,“可能”通过冷链食品传人,“极不可能”通过实验室传人,科学严谨地排除了“病毒是由实验室所造”这一阴谋论。而美国政府选择在世卫组织报告发布两个月之后重新大肆炒作病毒溯源问题,可谓居心叵测。

世卫组织病毒溯源报告言之凿凿

  世界卫生组织被认为具有管理控制疾病传播的全球制度的职能。2005年修订的第二版《国际卫生条例》给予世卫组织灵活应对危机的能力,条例反映了国际社会对世卫组织专家权威的信任,反映了各缔约方在应对全球卫生危机等问题上对世卫组织的信任。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世卫组织在协调国际抗疫、制定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各个优先研究措施等方面,发挥了核心作用。在2020年5月1日的媒体通报会上,总干事接受了《国际卫生条例》突发事件委员会的建议,指出“世卫组织努力通过国际科学合作考察,确定病毒的动物来源”。继而,各成员国在5月18日—19日举办的第七十三届世界卫生大会上通过WHA73.1号决议,指出“(世卫组织)继续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国际兽疫局)、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以及各国密切合作,根据‘卫生一体化’方针,包括通过开展科学合作实地考察等工作,查找新冠病毒的动物源头和向人类的传播途径,包括中间宿主的可能作用”。

  由此可见,以世卫组织为核心进行病毒溯源工作得到了世界各国的一致认可。同时,病毒溯源工作不受任何地点的约束,随着证据的产生和假说的发展,可能会在地理上发生变化。疫情首次被发现的地方并不意味着是疫情最早开始的地方。因此,中方允许世卫组织派出专家进行调查展现了自身的坦荡,是一种尊重国际规范的重要表现。从世卫组织本身的计划来看,在全球新冠病毒溯源工作中,中国这一部分只是一小块拼图。

  不难看出,世卫组织3月发布的有关新冠病毒溯源问题的报告结论明确,具有高度的客观性与权威性。但是,美国却置若罔闻,试图绕开世卫组织,通过阴谋论将中国与“病毒制造者”联系在一起。美国这番操作,既与当前全球形势密切相关,更体现了其国内政治因素。

政治操弄病毒溯源以拉盟友抗中

  本届美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抗中表现本身是当前国际格局的缩影。由于特朗普任内的种种行为,如把欧洲国家称作贸易上的“敌人”、威胁退出北约、推迟美韩军演、退出多个多边组织,美国在其传统盟友那里大为失分。自竞选之时,拜登就严厉批评特朗普政府无视美国盟友的做法,声称这严重削弱了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和影响力。拜登承诺,其任内将把与世界其他国家重新接触和优先考虑同盟关系作为外交议程的首位。在这样的盟邦外交考虑下,树立一个共同的敌人有利于美国拉拢其大部分仍然深陷疫情之中的盟友。联合盟友一起抗中因而成为美国手上极为重要的“外交牌”。从拜登发布声明的时间窗口可以窥见其盟邦外交下的系列组合拳。

  5月24—31日,正值世卫组织召开第74届世界卫生大会之际。拜登政府重回世卫组织后,就一直高调宣称要“夺回”美国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领导力。本次世卫大会召开前,美国先是联合盟友和所谓台湾“友邦”,施压世卫组织让台湾参加大会,但遭到世卫组织拒绝。美国一计不成,于是抛出第二个议题:重启新冠病毒溯源。5月25日,当世卫大会进入第2天议程讨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防范与应对时,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贝塞拉却翻炒病毒溯源问题。次日,拜登政府即发表声明,下令美情报机构90天内调查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这说明拜登政府在利用世卫大会契机,企图拉帮结派,与盟友一起实施其竞争性对华战略。

  毕竟,中国是目前为止较好地控制疫情的国家,中国经济复苏的速度也好于多数主要经济体。因而,在美国一些人眼中,中国对美国的地位形成强烈挑战。如果通过重启病毒溯源调查,把这次全球疫情的责任扣在中国头上,那么中国形象显然会大受打击,这有助于美国重新打造一套以自己为核心的国际体系。

“打中国牌”解决美国国内分歧

  拜登政府领导下的美国,党派深度极化,具有政治部落主义和个人主义的特点。拜登曾在“国会首秀”中呼吁美国人团结起来,“与中国和其他国家展开竞争以赢得21世纪”。对拜登来说,对华政策是民主党和共和党最容易达成一致的议题,而“打中国牌”顺理成章地成为两党合作的“门票”。

  从现实角度来看,尽管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中输给了拜登,但从具体投票情况而言,美国国内特朗普的拥趸并不在少数,共和党也并未与特朗普实现切割。虽然民主党如今在国会处于主导地位,但其席位优势微乎其微。拜登若想政令通达,尤其是施行其高达6万亿美元的新政计划,显然需要得到共和党人的支持,因此必须在共和党长期关注的议题上有所妥协。对于共和党而言,党内主流观点是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归咎于中国。早在特朗普任内,为了获得政治资本,“甩锅”美国国内疫情处置不力,特朗普治下的共和党就极力炮制“病毒实验室流出”的说法,这可以说对拜登政府构成压力。

  从时间序列上看,先是5月25日,美参议院在0票反对的情况下通过了共和党右翼参议员提出的两项武汉实验室相关议案,禁止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等联邦机构将资金用于资助中国所谓的“功能增益”研究,并禁止美国投资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两项修正案将被加入正在审议中的《无尽前沿法案》,该法案旨在增加美国科研投资,从而与中国开展“全面竞争”。次日,拜登即发布新冠病毒溯源声明。再隔两日,5月28日,拜登又向国会提交高达6万亿美元的2022年度预算申请。

  美国财政年度实行跨年制,2022财政年度实则从2021年10月1日开始。2021年国会从8月5日到9月9日处于休会期。因此,拜登5月26日抛出病毒溯源指令,锚定期限为90天,从时间上看就是直接为2022财年预算法案做铺垫,是为换取共和党的赞同票所付的对价或妥协。某种程度上,作秀意义明显。

  总体而言,美国在国内问题暂时缓解之后,腾出大量精力准备再次在疫情源头问题上与中国正面交锋。从世卫组织调查来看,所谓“实验室病毒泄露”一说可称无稽之谈,但美国仍然出于自己的利益,试图在全球舆论场抹黑中国形象。在全球仍然有大量国家饱受疫情之苦时,当前各国最应当做的是共同努力遏制疫情大流行,并通过国际协调机制解决最不发达国家的疫苗分配等问题。在当下需要精诚团结的时刻,美国却不断升级指控,在国家之间制造裂痕。

  在病毒溯源问题上,将科学问题政治化,只会破坏全球抗疫大局,损害人类共同利益。相较于中方展现出大国担当,坚持以世卫组织为中心进行国际协调,美国沉溺于阴谋论的行径不免失之鬼祟。只有消除偏见,科学、理性地认识问题,全人类才能早日战胜疫情、更好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真正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作者:秦倩 罗天宇,分别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博士)

制图:实习编辑:金丽丽责任编辑:赵琪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