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国兵:对华实施金融制裁将自毁美元霸权体系

作者:沈国兵摄影: 视频: 来源:光明网2020年6月13日发布时间:2020-06-14

进入2020年6月以来,无论是专业经济学者还是社会坊间人士都开始担忧和讨论起美国政府是否可能对中国施以金融制裁。所谓金融制裁就是指停止与被制裁国的部分或全部金融交易,包括冻结其金融资产、减少或停止信贷支持、限制或禁止其进入美国金融市场等。

一、美国政府对美国企业向中国投资是无法施以野蛮管辖的

当前,美国政府更加关注美国国内投资,对美国企业向国外的直接投资确实持消极立场。美国政府威胁向来自海外的美国企业回销美国本土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减少政府采购等方式,对在海外建厂投资的美国企业发出警告。同时,美国政府公开允诺对在美国本土投资建厂的企业给予各种优惠补贴等。

尽管如此,美国企业是否对外投资、对哪一个目的地投资纯粹属于企业的私人行为,美国政府无法野蛮管辖美国企业向中国投资,没有权限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国投资。事实上,为了支持美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美国历届政府在过去几十年中陆续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和保护美国企业海外投资的措施。例如,在税收政策上,对美国企业海外投资予以税收减免,并允许企业海外投资收益的税收延期缴纳等。

二、美国政府更需担心美元霸权体系而非忙着实施金融制裁

美国政府在过去三年里试图督促美国企业回归本土,但是收效甚微,因为这违反了基于国际分工和要素禀赋优势决定的基本经济规律。美国作为一个靠金融服务业强国的国家,是不可能全部把外国上市企业从美国赶走的。只要美元继续想做国际货币,美国就得不停地投放美元;不投放,市场就会因缺少国际流动性而自动淘汰掉美元。只要美联储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公司债甚至垃圾证券,美元就会像自来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所以中国企业不用担心市场美元流动性缺乏,反而是美国政府更需要担心美联储无上限购买计划下投放出来的美元是否能够保持币值稳定,如何能让无上限量化宽松下的美元继续保持其国际货币地位。

如果说美国政府拦着美元不流向中国,就好比在全球性太平洋海域构筑一个拦水大坝,这样做是徒劳的。美中摩擦加剧叠加严重的疫情下,美国政府更需要担心的是如何维护好美元霸权体系,而非实施金融制裁来自毁美元霸权体系。维护好美元霸权信用货币本位已成为美国历届政府没有退路的选择,一旦美元霸权信用体系发生动摇,对美国的影响将是致命性的。

三、中国无需过度担心金融制裁,更需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

作为世界制造业中心和全球第二大国别消费市场,持续增长的贸易份额使得中国已全面融入进全球生产网络之中,中国不用过度地担心来自美国政府的金融制裁,更需要关注的是怎么去解决贸易摩擦问题。

第一,我国亟待做的是怎么样推进中国经济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夯实自身经济实力来积极应对来自各方的摩擦和制裁压力。在疫情全球蔓延加剧世界经济不确定性的态势下,我国需要积极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进一步打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增大增强吸引跨国企业来华投资的热度。2019年10月我国发布了《优化营商环境条例》,2019年12月又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这些从制度层面为我国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吸引跨国企业来华投资提供了强有力的制度保障。同时,我国要通过大力优化营商环境把跨国企业很好地留住,特别是很好地留住来自西方发达经济体的跨国企业。同样,中国企业也需要积极去欧美等发达经济体进行有效的投资,获得多维溢出效应。

第二,美国主导的全球性金融市场是用来交易的,不是用来威胁赶走或实施制裁合格的交易主体的。国际金融市场交易是有着全球性一体化的交易规则的。美国主导的全球性金融市场交易就像是一个全球性太平洋海域,它需要汇聚江河湖海才能成就美元本位的金融霸权体系。即使美国政府在极端情形下,企图想把华尔街上市的中资企业撵走,华尔街的利益集团也不会答应的。如果美国政府意欲针对所有在美上市的中资企业,那将会上演一场对美元本位的金融霸权体系的自我毁灭式冲击。中国是美国最大的正常生意伙伴,中国跟美国没有根本性经济利益冲突,全球化下要想维护好美元本位的金融霸权体系,就需要中美进行国际分工和经济金融合作。

作者: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学院教授,复旦大学-金光集团思想库 沈国兵

制图:实习编辑: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