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国兵:以优化营商环境为抓手,积极夯实我国稳外贸和稳外资的支撑力

作者:沈国兵摄影: 视频: 来源:光明网发布时间:2020-05-25

作者: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复旦大学-金光集团思想库 沈国兵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以公正监管维护公平竞争,持续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5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经济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听取意见和建议。他强调,现在国际上保护主义思潮上升,但我们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坚持多边主义和国际关系民主化,以开放、合作、共赢胸怀谋划发展,坚定不移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可以说,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有利于世界发展。那么,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下,如何优化营商环境来积极夯实我国稳外贸和稳外资的支撑力呢?

一、疫情全球蔓延给我国稳外贸和稳外资带来了严峻挑战

第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正在破坏国际自由贸易秩序,美国等强化出口管制和实施贸易限制。疫情全球蔓延引发了各国实施贸易限制举措和禁航禁运管制,直接破坏了WTO框架下国际自由贸易规则体系,短期内严重扰乱、破坏各国正常贸易往来,直接造成全球贸易断崖式下滑;中长期会因损害国际贸易规则产生严重的贸易破坏效应。随着疫情全球蔓延,正常的贸易往来已因各国贸易限制和禁航而停摆,一些国家实施各类贸易限制措施正在愈演愈烈。由此,此次疫情极大地放大了单边、狭隘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将会负面影响到国际贸易分工体系,对开放型的中国稳外贸和稳外资更是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第二,疫情全球蔓延造成国际分工生产链和产业链部分断裂。当前,较为严峻的问题是,美国、欧盟、日本和韩国等均遭受疫情的严重侵袭,并出现大规模停工停产停运,而这些经济体是我国最重要的中间品和资本品的出口目的地,我国上游企业将因为这些主要贸易伙伴下游需求不足而遭受到产品生产出来无法出清的重创。同时,上述国家和地区又是我国最重要的投入产品进口来源地,因而我国下游企业也将遭受到不利的冲击。据中国海关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我国进出口总额9432.2亿美元,同比下降8.4%。其中,我国出口4782.1亿美元,同比下降13.3%;进口4650.1亿美元,同比下降2.9%。因此,主要发达经济体深陷疫情,造成国际生产链和产业链部分断裂,将对我国稳外贸和稳外资产生非常不利冲击。

二、疫情全球蔓延下我国稳外贸和稳外资的重心方向和新变化

(一)疫情全球蔓延下我国稳外贸的变与不变

在疫情全球蔓延下,当前我国的外贸变化是绝对额有所下降,同比增长也有所下降,但是我国外贸的相对比重变化不大,且中国出口伙伴的重心方向没有改变,仍然是欧盟、东盟、美国、日本和韩国等5大经济体,只是贸易排序可能会有所变化。据中国海关统计(美元值),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对东盟出口同比增长0.4%,对美国、欧盟、日本和韩国等主要经济体出口同比分别下降25.2%、16%、16%和11.3%。东盟外贸的支撑力主要是来自于欧盟、美国和东亚贸易的消费市场。中国与东盟贸易增加,其背后的支撑力离不开欧盟和北美两大经济体市场。东盟是我国很好的一个贸易桥梁。据此,中国整个稳外贸的重心方向不要发生动摇,仍需牢牢把握住我国稳外贸的重心方向,即欧盟、东盟、美国、日本和韩国等5大经济体。

当前,我国稳外贸的形式出现了新变化:一是加工贸易出现了新变化,我国中西部的加工贸易在上升。我国应将加工贸易与一般贸易相融合,形成梯度互补优势。二是民营企业、外资企业仍是我国稳外贸的最强有力的关键支撑力。2019年外资企业占我国进出口比重的39.9%,持续担当骨干力量;民营企业进出口占比43.3%,成为我国外贸发展的根本性支撑力。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民营企业出口占比达51.4%,同比提高了2.1个百分点。三是跨境电商成为我国稳外贸的一个新业态。跨境电商利用互联网的信息优势,依托技术服务平台,将需求端和供给端对接、连接起来。跨境电商有效地解决了厂商和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极大地提升了市场出清程度。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跨境电商零售进出口额达1862.1亿元人民币,年均增速49.5%。2020年4月7日,国务院宣布新设46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这样,全国共有105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覆盖了30个省域,既解决大量的就业问题,又成为支撑起我国稳外贸的新业态。因此,在疫情全球蔓延态势下,我国需要大力推进跨境电商这种贸易模式的新业态。

(二)疫情全球蔓延下我国稳外资的变与不变

在外资方面,我国稳外资的重心方向仍然是三个地方:欧盟、美国和东亚。一是来自欧盟、美国、日本等企业到中国来投资,在一些领域会带来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并且可以把我国跟国际的价值链、生产链连接在一起。二是这些先进的跨国企业可以帮我们解决税收和管理经验以及融入全球生产链和价值链问题,特别是解决我国的就业问题。稳外资不是说给你钱就行了,不是你获得多少美元就了事了,最主要的标志是通过跨国企业融入进这个行业生产链和价值链,让中国深度融入进国际分工体系和全球生产链价值链。从外资总量、外资投资格局、跨国企业来源地角度来看,我国稳外资的重心方向都没有改变,而且在中长期内这个格局也不会有大的变化。也就是,来自发达经济体的跨国企业的投资仍将是推进我国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技术进步和管理经验的重要支撑力。因此,疫情全球蔓延下我国稳外资的重心方向不要发生动摇,稳就业更多是结果,而稳外贸和稳外资才是稳就业的关键支撑力。

当然,疫情全球蔓延下我国稳外资面临新变化。第一,美国等强化出口管制和实施直接贸易限制措施对跨国企业投资于中国将产生抑制效应。第二,疫情全球蔓延造成跨国企业国际生产链和产业链部分断裂和停摆,给我国稳外资带来了破坏效应。美国、欧盟、日本和韩国等发达经济体跨国企业囿于疫情蔓延造成的部分国际生产链和产业链断裂而很可能处于观望、甚至取消原先的投资计划项目。

三、积极改善营商环境,夯实我国稳外贸和稳外资的支撑力

第一,小国补齐要素禀赋短板、大国寻求全球市场规模和行业比较优势,成为我国拓展和对接全球贸易市场、夯实稳外贸和稳外资的国际支撑力。现实中,补齐资源要素禀赋短板决定了小国需要积极参与全球贸易和国际分工,而寻求全球市场规模和行业比较优势也决定了大国需要积极参与全球贸易和行业国际分工。这是任何一国臆想通过强化出口管制、实施超强贸易限制措施,企图破坏全球贸易和阻止跨国企业进行全球投资和贸易所难以做到的。由此,我国需要积极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进一步打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加大加强吸引跨国企业来华投资热度。只有推进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营造要素自主有序流动的国际一流营商环境,实现“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有效配置和为我使用,才能深度参与国际分工和全球产业链,从而激发各类型企业投资于中国的热度和市场活力,进而夯实我国稳外贸和稳外资的支撑力。

第二,《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成为夯实我国稳外贸和稳外资的重要制度支撑力。我国经济正在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一方面,为提升国内经济发展质量,我们有必要加大力气优化营商环境来吸引跨国企业。另一方面,国际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疫情蔓延加剧了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我国需要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来吸引跨国企业。2019年10月,《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公布,指出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按照国家促进跨境贸易便利化的有关要求,依法削减进出口环节审批事项,取消不必要的监管要求,优化简化通关流程,提高通关效率,清理规范口岸收费,降低通关成本,推动口岸和国际贸易领域相关业务统一通过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办理。2019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公布,指出国家鼓励和促进外商投资,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规范外商投资管理,持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这些从制度层面为我国持续优化营商环境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和支撑力。


制图:实习编辑: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文化日历

新闻分类

推荐视频

图说复旦

新闻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

  • 联系我们
    fudan_news@163.com
    021-6564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