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复旦人物

有一位复旦青年,对全球卫生治理充满了热情!

作者:刘东兴 发布时间:2018-12-01

今年5月下旬,凌晨的北京褪去了白日的喧哗与骚动,这时,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中国办公室还亮着灯,“我们正在写一份中国艾滋病现状的报告。” 吴泽涛心潮澎湃地回忆道。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在华分支机构主要职责是协调和提供支持,积极开展倡导和资源动员工作,以便资助并支持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是中国参与全球卫生治理的重要渠道。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政治专业2015级本科生吴泽涛在这里度过了六个月的实习生涯。参与学习和工作、体悟理论结合实践,为全球卫生治理贡献智慧与力量。

“中国的能力与责任远比我们想得要更大”

2018年初,吴泽涛到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正式报道,那天北京很冷,但他至今依然能回忆起当时热血沸腾的感觉,“一想到可以和一群优秀的人共事,亲眼见证甚至参与理念的落地,就想要立刻行动起来。”

不过,作为一名新人,起初接触的更多是事务性工作:接待非洲卫生部长来华、支援世界零歧视日的宣传活动、协助艾滋类社会组织基金支持项目建设、学习南南合作基金申请流程并支持UNAIDS的申请、负责办公室的人事和行政工作……担任团委学生会干部和班长时积累的工作经验帮了他不少忙,“这些工作虽然琐碎,却也是一种磨练,为之后承担更重要的任务进行准备。”

在参与UNAIDS举办的一场防艾活动中,他结识了一位防艾社会组织志愿者,“他非常积极乐观,所以当听到他说自己是一名艾滋携带者时,我感到很震撼。”吴泽涛坦言,这次近距离接触的经历打破了自己的刻板印象,“他们并不是单纯地被动等待救助,相反,他们中很多人是能动的,不但积极自救,而且成为了防艾社会组织的中坚力量,不仅是他们,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可扮演的角色,每个人都可以做出贡献。”

这个微观的认识让他对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更加充满信心,而另一方面,从宏观层面来看,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已经发展到了哪一步?没多久,他终于有机会可以认真探讨这个问题。

吴泽涛接到了自己实习期间最重要的任务——撰写中国艾滋病流行现状和防治报告。“其实一开始我很担心自己无法胜任。” 他回忆道。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出现首个艾滋病病例,现今其影响已不仅限于疾病本身,与之相关的社会歧视等问题也日渐突出,艾滋病患者及病毒携带者承受巨大社会压力,也给中国防治艾滋工作带来严峻挑战。要完成这份报告,他不但要分析中国的艾滋病分布、形成原因和感染人群等方面数据,还要探索对艾滋病的歧视现状及其影响。“好在之前在课堂上有完成相似报告的经验,” 吴泽涛提及他曾选修过的一门复旦大学通识教育课程 “健康社会科学”, “在课上,我们接触到中国艾滋病的相关资料,学习用社会科学的视角对其加以分析并完成课程论文。这门课程的学习为我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所以写报告的时候就相对从容和熟练。”

他和同事们一起查询资料、合作讨论、分析数据,经过三周时间的挑灯夜战后终于完成了长达六十页的全英文报告初稿。报告不仅梳理、整合了中国艾滋病的各类信息,还发现中国在艾滋病的防范与治理方面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

“这份报告可以说是我在健康领域学习和努力成果的呈现,所以完成报告时我内心很满足。” 但比呈现更重要的是新收获,他发现,中国防治艾滋的能力与责任远比我们想得要更大,但目前仍缺乏有效方式将中国的防治经验推广到全世界,“中国人能做的其实还有很多。”

吴泽涛(左三)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驻华办事处

在他看来,如今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更需要承担起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责任。“好在中国已经意识到了,并且正在积极参与全球艾滋防治行动。我们和联合国、盖茨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发展规划署等机构在这方面的合作正在茁壮成长。” 吴泽涛不无兴奋地说。

“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要加速终结艾滋,最重要的是知识、技术、还有国际合作。” 更关键的是,他充分体认到作为国际政治专业的学生,不仅要在政治、经济等领域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还需要在日益严峻的全球健康问题中发挥自身的专业特长。

今年九月,结束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实习后,吴泽涛回到复旦,开始本科期间最后一年的学习。这份经历已经悄然改变了他,“实习的经历带给了我新的视角,现在我在思考每个小问题时,都会思考其背后的全球意义。” 在信息联系越来越紧密的全球化时代,人与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小问题的背后其实是全球问题。

现在,他在复旦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当志愿者,为中非健康合作项目提供支持,同时继续在这个领域积累知识、储备经验。

在复旦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吴泽涛参与筹办学术会议

非典型国际政治专业学生的成长史

作为国际政治专业的学生,吴泽涛对公共卫生领域的热情似乎有些“偏离”自身轨道。他说,“其实一开始我自己也没有想到。”

2015年,吴泽涛考入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甫入大学,迎面而来的是新鲜与迷茫,当时有两门课程帮他在可能性的海洋中锚定了方向。

其中一门就是此前提到的通识课 “健康社会科学”,由公共卫生学院梁霁老师所开设,“这是在复旦求学的优势所在,你有机会接触到许多与本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课程,随时都有可能帮你打开一扇未知的大门。” 梁霁在课堂上鼓励学生跨学科尝试,多运用自身的知识与本领,去做更多有益的事情。通过这门课的学习,吴泽涛对防治艾滋病有了初步了解,并决定撰写一篇防艾主题的课程论文。为了这篇论文,他专门到枫林校区图书馆借阅大量公共卫生领域的图书资料,“我们8点下课,每次课后我都会拖着梁老师讨论,经常一聊就聊到9点,他帮我梳理论文的框架,还给我推荐最新的文献。” 一个月后,这篇论文呱呱落地,“定稿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推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另外一门是专业课 “国际政治文选精读”。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分享了一首名为《没有人是一座孤岛》的诗歌:“无论谁死了,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正是这首诗唤醒了他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

两门课程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人类要攻克艾滋,最离不开的是全球协作,在这其中政府、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企业、民众都有重要的角色可扮演。吴泽涛说:“国际政治的专业训练,让我能够更加深入地把握、理解问题。”

进入大二,也就是到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实习的前一年,在利用自己所知所学在国际平台发挥作用之前,他已经开始在公共卫生领域身体力行。

他和学长学姐共同创立了复旦大学春晖社,初衷是为在沪贵州籍复旦学子建立与家乡联络的渠道,以知识反哺家乡。起初,在他的带领下,春晖社组织了多次赴贵州支教活动。随着活动的深入,他和小伙伴们发现,提前教授语数外等常规课程内容会打乱学校的正常安排,“不如做一些更有长远意义的事情。”于是,在他的提议下,春晖社创造性地开设了学生们亟需却匮乏的性教育课程,“性教育的普及某种意义上也是健康知识的普及,不再谈性色变,用正常的眼光看待性,能对预防性传播疾病产生深远的影响,”吴泽涛说,“性教育课程是日常教学的补充,从广义的角度来看,也是更为长效的防艾措施之一。”

大三,他前往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进行交流。在那里,他被美国学生参与国际事务的热情所触动,同时也意识到中国学生在参与国际事务的工作中可以走得更远。所以当他看到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招收实习生的通知时,便毫不犹豫地提交了申请,“收到录用通知时是美国的凌晨,我几乎兴奋得睡不着。”就这样,在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中,他终于有机会在更大的舞台上施展身手。

明年九月,他将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深造,一年后再返回复旦继续学习国际公共政策。这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新推出的全球政治经济双学位硕士项目,吴泽涛对这个毕业去向很满意,他希望可以用更广阔的视角看待全球治理中的健康和公共卫生问题,并学习英国在卫生治理和援助方面的知识和实践经验。

“其实,我对全球健康问题的理解还很浅,关于要如何把国关知识结合进来,我还没有特别清晰的思路。未来还有很多知识要学习,很多路要走。”说这句话时,他的语气里流溢着南方人特有的温和,让人觉得他是可商量的,但其实他是十分笃定的——希望成为一个全球卫生治理的实践者,用国际关系、政治经济学、公共政策的知识为公共卫生和健康问题带去新的视角,提供新的解决方案。

 “是复旦开拓了我的视野,为我打开了未知的发展空间。国务学院和公共卫生学院让我开始关心国际健康发展议题,并教授我知识和方法论,去实在地思考如何解决问题。”吴泽涛说。

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实习已经结束了两个多月,他仍习惯性地每天坚持关注艾滋问题,像是成为了常规生活的一部分。他发现,“近些日子,校园内有关防范艾滋病的科普和宣传越来越多。这说明我们已经开始正视艾滋病,开始在公共领域探讨艾滋病。”

12月1日就是 “世界艾滋病日”,晚上十点,和我们聊完之后,他走进还亮着灯光的三教,为药品经济学的课程展示继续阅读和学习。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