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媒体视角

文汇:复旦大学有744对金婚夫妻,那个时代的爱情一生只够爱一人!

作者:张鹏 吴荃雁来源:《文汇报?2018年10月16日发布时间:2018-10-23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翻开一本由厚重铜版纸印制的A4尺寸册子,从前最美的爱情模样,就记录在一段段由照片诉说的幸福故事里。

正值第31个敬老日来临之际,今天,复旦大学举行2018年敬老节庆祝大会,传承弘扬老一辈爱国奋斗精神,回忆和讴歌改革开放40年亲身经历的辉煌巨变,激发离退休教职工在新时代新征程上老有所为,营造尊老敬老爱老的校园氛围。会上,323对复旦金婚夫妇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本精心筹划的金婚纪念册。

据悉,复旦大学全校有744对结婚50年及以上夫妇,其中50年整的金婚夫妇105对,时间最长的夫妇结婚81年。纪念册犹如一部静态的纪录片,呈现了复旦伉俪节俭的品德、醉心学术研究、以及在艰苦的岁月中坚持理想的动人故事。“这样做是家风的传承,也是复旦文化的传承,值得年轻人学习。”复旦大学退管会常务副主任周桂发如是说。

情起于复旦,一往而深

“我们当时都是复旦学生合唱团的,然后又同时担任当时学生会群众文化部的正、副部长。”对熟络于学生活动经历的吴治华与袁晚禾伉俪来说,复旦大学是相遇的地方,也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1953年,于杭州灵隐。”一张以苍劲字迹写着备注的合照如今还保存在这对夫妇家中。照片里,参与两人并肩而立,稍显拘谨,面对镜头的笑容却异常灿烂。

那一年,学校工会组织春游。年长袁晚禾两届的吴治华已经毕业,留在复旦任教,袁晚禾则在外文系学俄语。“结婚时真想不到,会一起走过50年、60年。”细数携手年华,满足感在吴治华心间油然而生。

复旦大学为300多对金婚夫妻制作的金婚纪念册

刘旦初和朱兆璋伉俪同样相识于复旦,今年,他们已一起迈过了第51个年头。“我俩算是很有缘,都在化学系就读,家都住在静安区,同时都在体育课上被选拔为体操队成员,业余时间一同训练。”刘旦初回忆道:“1958年,我们参加了大学生运动会,她被评为国家一级运动员,我被评为国家二级运动员。”共同爱好促进了两人关系,亦令爱情慢慢滋长。1967年,他们正式登记结婚。51年来,朱兆璋始终是刘旦初最坚强的后盾。刘旦初笑对未来:“相濡以沫吧。平平淡淡,挺好的。”

而一套在复旦编纂的辞典,则承载了周德庆和徐士菊伉俪的学术情缘。

1964年新婚后,周德庆在复旦大学生物系微生物学教研室工作,徐士菊则被分配到了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工作。异地14年,两人十年如一日通过书信互诉衷肠,熬过了动荡的岁月。1978年,徐士菊被调回到了复旦大学出版社工作,夫妇俩终于团聚。

2002年,由于周德庆在学术界有较好的声誉,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找到他,希望他能出一套微生物学辞典。“我当时就和徐老师商量,想想四五十年来教学与科研留下的资料不写出来会成为废纸,况且这是第一套国内自己编辑的微生物辞典,对国内学习的老师和学生有很好的帮助,就答应了下来。”周德庆说。

夫妇俩讨论良久,最终确定由周德庆提供学术资料,徐士菊凭借出版编辑经验做合编工作。当时科技不发达,资料只能手写,于是,两人一字一字编完了这套收词近5000条,共135万字的辞典。辞典里的每一张配图都是由周德庆亲自手绘。

“过程虽然很难,但我们从没想过放弃。”周德庆说:“我们就想踏踏实实地做好这件事。而且,我和她都很喜欢这事业,只要能将这些知识财富传承下来,花再多时间也愿意。”

耗费三年,辞典最终于2005年正式出版。虽然册数不多,稿酬也微薄,这一成果的学术贡献却是不菲。在周德庆与徐士菊心中,这段为共同目标一起奋斗的经历,始终铭刻。

此物相思,诉五十年倾心

王淑超和邢志洁,战火、失联都没有让他们的爱情褪去色彩

“我家有只皮箱年龄比我大,这是我父母爱情的象征,一直保存到现在。”复旦大学退休干部王磊说,他的父母王淑超和邢志洁在战火中结合,至今已71年。

王磊口中的皮箱,购买于王淑超和邢志洁久别后的蜜月旅途,已有67年的历史。1947年秋,王淑超在渤海军区一分区服役,利用5天婚假,徒步从山东乐陵回到家乡河北沧州,与邢志洁结婚。王磊说:“我母亲当时非八路军不嫁,她觉得保家卫国的才是有担当的真男人。”

5天后,王淑超按时归队,投入到解放战争的洪流之中,二人天各一方。之后几年,由于部队行踪不定,邢志洁与王淑超失去联系。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说王淑超阵亡,但邢志洁一直坚信丈夫仍然活着。真挚饱满的爱情支持着她对远方丈夫的牵挂。1950年,王淑超在苏州筹建的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培训,这对眷侣才终于有了相对稳定的通讯地址,得以取得联系。

1951年,邢志洁到苏州探亲,王淑超给她买了个二手的皮箱,用来放衣物。“皮箱是黑色的,用两根皮带进行固定,大概这么大这么高。”王磊边说边在胸前比划着。“很多次我们都产生过丢弃它的念头,因为年底久了,箱子黑色皮脱落发白,用于收紧的皮带也断了。”王磊说:“但我父母终究不舍得扔,这个皮箱承载太多回忆了。”

在张月娥和徐元鼎伉俪家中,也有一件承载着爱情的“古董”:一副红白条纹的手套。“这双棉手套是1960年底徐老师送我的,后来洗洗缩水了,我便把指套剪了,又继续用下去。

张月娥和徐元鼎虽然不是同一年入学,却在机缘巧合下都在1958年进入了上海医科大学(今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基础医学院病理学教研组。两人在学术上用心钻研,张月娥更是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与学习中。

活动上,校领导为优秀退休职工和团队献花

1960年暑假,徐元鼎给张月娥写了一封情书,鼓起勇气向张月娥表白。“我当时感到非常意外,因为满脑子都是学术,完全没往那个方面想。”情书中的这个男孩让张月娥深深被触动。她答应了告白,很快,两人的婚事也决定下来。

那年冬天,徐元鼎见张月娥光着手,便购置了一双棉手套作为礼物相赠。1961年冬天,没有豪华婚礼,也没有宴席,他们还是最终走到一起。从此,张月娥的手上多了双红手套,徐元鼎牵起她的手,一牵就是近60年。

柴米油盐间,与子偕老

“老兄:你一回到家,关好门放下钥匙后的第一件事,千万别忘记呦!!!——老太”在金婚纪念册上,秘燕生给夏乾丰写的50年情话尤为引人注目。

回家第一件事究竟是什么呢?“洗手。”秘燕生说。

秘燕生是复旦大学中文系1964届的毕业生,夏乾丰则是国际政治系1965届的毕业生。毕业后,秘燕生留在复旦大学留学生办公室教导越南留学生汉语,后在现代汉语教研室工作,夏乾丰则先在党委内部资料室工作,后在党总支任职,之后又留在新闻学院任教。

夫妇俩的初遇,源自夏乾丰的一见钟情。他的宿舍正对操场,常常看见秘燕生领着外国留学生,教他们中文课。秘燕生一口标准的北京话回荡在马路上,且气质出众,深深吸引了夏乾丰。经介绍,两人正式见面。

洗手,被秘燕生戏称为两人结婚50年最大的“冲突”。

复旦大学全校有744对结婚50年及以上夫妇,他们相濡以沫的故事令人动容

秘燕生有一点洁癖,每天要洗很多次手,而夏乾丰却经常忘记洗手。“她每次都会因为这件事唠叨很久,我有时候就不敢跟她说没洗,故意跟她说洗了洗了。”夏乾丰坦白,直到现在,他还是经常忘记要洗手这件事。

和敦本务实的夏乾丰秘燕生伉俪一样,张月萍和史济烈的爱情也在50多年的平淡中回归本真。

相识于初中的他们共同度过了六年中学岁月。高中毕业后,张月萍考上上海医科大学(今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史济烈则去了海军工程学院。毕业后,张月萍留在上海医科大学人事处任教,史济烈则分配到上海59123部队。

辗转中,1967年,这对相识12年的年轻人终于结成夫妻,他们只花了5块钱就完成了整个婚宴。1996年,史济烈参加了在安徽举行的全国邓小平理论学习班,顺道去黄山游玩,拍了许多照片。回到家,打开行李却发现尼康相机不见踪影。史济烈回忆,“当时我整个人脑袋都是懵的。”

一向节俭的张月萍没有责怪他,她拉着史济烈去跳舞:“跳完舞回来,我就从那个懵的状态走出来了,心里也好受多了。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怪过我当时弄丢了相机。”

据悉,尊重本人意愿,复旦大学退休教职工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退管会”)协同其他部门为323对夫妇提供结婚照、结婚证书和金婚照片的伉俪制作集体册,为99对夫妻制作个人册,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焦扬、校长许宁生为纪念册做序。

今天,作为"十佳百优"荣誉表彰体系中"百名优秀教育工作者"奖项的重要组成部分,复旦大学还集中表彰了17个“优秀离退休教职工”个人及团体,并编纂了《复旦大学2018年金婚纪念册》集体册在会上首发。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