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媒体视角

《中国青年报》: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团队重启红树引种之路
续钟扬事业 许上海美丽海滨

作者:刘昕璐来源:《青年报》2018年9月13日发布时间:2018-09-27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团队重启红树引种之路

经佐琴老师

南蓬副教授

“任何生命都有其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因为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延续。”“时代楷模”、全国优秀教师、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钟扬曾这样说,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团队如今也正这样做。青年报记者昨天从复旦大学获悉,接续钟扬事业,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团队重启红树引种之路。

2007年,钟扬和团队就开始引种红树。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南蓬副教授和钟扬生前助手经佐琴几番思量,决定长长久久地把这项未竟的事业继续下去,让红树北移的希望被接续。“钟老师虽然不在了,但他把希望留给我们,一定要守好,要守住。”

南蓬和经佐琴希望,等她们都退休了,干不动了,还能有年轻的团队把种活红树的希望延续下去,代代相传,直到把希望变成现实。到时候,上海的海滩也能长成一片片茂密的红树林,再提起上海,人们会毫不吝啬地称赞其为“美丽的海滨城市”。

“任何生命都有其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因为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延续。”“时代楷模”、全国优秀教师、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钟扬曾这样说,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团队如今也这样做。青年报记者昨天从复旦大学获悉,接续钟扬事业,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团队重启红树引种之路。

红树第三代幼苗将亮相工博会

来到上海东南角的临港新城,在南汇嘴观海公园西面一大片芦苇荡的湿地之中,可以看到50亩的钟扬红树林临港基地,目前已经重新引种了各类红树种苗近20亩。穿过田垄和泥地,就能看到一垄垄整整齐齐的小树苗。和其他“野蛮生长”的各色植物不同,它们被小心呵护着,像是保育箱中刚出生的婴儿。桐花树、秋茄、无瓣海桑……它们有个共同的名称“红树”,原本生在热带,如今在这里生长繁衍,绿油油一片,长势喜人。

这是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钟扬生前所引种。2007年,钟扬和团队就开始引种红树。如今,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党委书记陈浩明、南蓬副教授和钟扬生前助手经佐琴也从未停止过努力,让红树北移的希望被接续。

十年培育,红树的第三代幼苗已基本适应上海冬天的低温,正茁壮成长,并将亮相2018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

据悉,如果砍开树干,其中含有丰富的单宁会很快被氧化,变成火红色,红树因此而得名。十多年前,他们接触到红树,还是因为钟扬的一个创新想法。钟扬曾说,繁盛的红树林是献给未来上海的礼物,可以造福200年后的人。

上海位于东海之滨,为何鲜被称为海滨城市?“可能因为上海海边没有美丽的沙滩,也没有茂密的红树林,光秃秃的。”现在的上海滩涂,长满了茂盛的互花米草,别的物种根本没有生存的领地。南蓬说,自2000年到上海执教,钟扬就一直思考,“红树林在深圳福田、香港米埔、台湾淡水、日本冲绳都有,为什么上海不能有呢?”

“海岸卫士”“海上森林”……红树林并非浪得虚名。防风消浪、促淤保滩、固岸护堤,在印度尼西亚海啸时,红树就在保护堤岸中立下大功,大大降低了沿岸的受灾损失。在它们扎根的滩涂,能够形成特殊的生态系统,养活各种各样的底栖动物,深圳、海南的沿海,长成红树林的地方,虾蟹产量大大提高。吸附氮磷钾,净化海水和空气,只要有红树林在,近海的富营养化污染也能得到大大缓解。

钟扬决定做第一个捅窗户纸的人。2007年,课题组用卡车从广东珠海运回了包括秋茄、桐花树、白骨壤、无瓣海桑、老鼠簕、木榄、拉关木7种真红树,黄槿、海杧果、银叶树3种半红树,总共10种红树实生苗12000株,采用地栽方式在上海临港新城(30°53'N)种下,这是上海的最南端,但还是比原有红树分布界限北移了近3°。漫长的“驯化”便从那时开始了……

一波三折,这“孩子”不好养

看天种树,自然环境的不确定性是树种存活的最大阻力。“暖冬蛮舒服的,低温一来,马上给你脸色看。下下雨也挺好的,雨下得大了,下得时间长了,立马就蔫。”其实,经佐琴9年前就该退休了,为了种红树才留下来,现在每个月都去“地”里看看红树长势,“权当临港一日游了。”

七八年来时常探望,点滴情份积累下来,红树早就成了南蓬和经佐琴养的“孩子”。“又开了花,又长了叶子,又结了那么多种子,我们就特别开心。”花了心思、放了感情在种树上,树苗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种树人的心。“这比自己家的孩子难养多了。”

去年,钟扬意外离世。项目也因为资金和土地的缺乏而面临中断的危险。几番思量,南蓬和经佐琴决定长长久久地把这项未竟的事业继续下去。“钟老师虽然不在了,但他把希望留给我们,一定要守好,要守住。”大家信心满满,花上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也要把树种活。因为,迟早有一天,红树能长到温室外面去,长到自然的滩涂上,长成一片自我更新的红树林。到时候,除了表观遗传学的变化,其与抗寒抗冻相关的基因上发生的改变也将具有重大的理论研究价值。

成千上万个日日夜夜的精心呵护,得熬得住,耐得了寂寞。扛起这面大旗,担起这份责任,南蓬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钟老师做了快十年,我们舍不得把项目丢下。‘坚持’就是他的精神,他不在乎一朝一夕。”

“驯化”本就漫长,种红树得用时间来说话。浙江温州移植红树就用了18年。植物对环境的强适应性和全球变暖的趋势从内因和外因上都在为红树北移的可行性作注脚。大大小小的惊喜和成果也说明,红树正在上海努力扎根生长。

今年夏天,浦东新区临港新城镇政府、临港港城集团主动提出为红树林育苗基地提供土地和资金支持,钟扬红树基金也募捐了不少钱,这为后续筛选并保存更加适应上海气候的红树植物进行引种试验和种苗培育提供保障。合作单位上海虹升农业公司也为项目提供了持续而坚实的支持。

南蓬和经佐琴希望,等她们都退休了,干不动了,还能有年轻的团队把种活红树的希望延续下去,代代相传,直到把希望变成现实。到时候,上海的海滩也能长成一片片茂密的红树林,再提起上海,人们会毫不吝啬地称赞其为“美丽的海滨城市”。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