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学校要闻

切问一颗种子的力量 走进一个崇高的生命
清明忆钟扬:复旦师生原创话剧《种子天堂》正式公演

作者:陈文雪摄影:慕梁等发布时间:2018-04-05

4月4日晚上,修缮一新的复旦大学相辉堂北堂迎来原创话剧《种子天堂》的正式公演。在清明缅怀故人之际,钟扬的形象,再次以话剧形式,回到这座他曾工作过的校园。

由复旦剧社指导教师周涛担任编剧及导演,这部原创剧目的演员完全由复旦剧社的学生和校友组成。他们走进钟扬的故事,也将其中的感动与力量,带给更多复旦师生。

话剧的演出得到了各界领导和校内外师生校友的广泛关注。市政府副秘书长宗明,市教卫工作党委书记虞丽娟,市教委主任陆靖,市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陈克宏,新民晚报社副总编辑阎小娴,中国文联副主席奚美娟,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总经理杨绍林,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王隽、党总支副书记杨靖,校党委书记焦扬,副书记许征、刘承功等领导和600余名师生校友现场观看了话剧。

“什么是天堂?有希望的地方。什么才能带来希望?种子,哪怕只有一颗。”草长莺飞的此时节,种子萌发、万物生长,而希望也在延续。

偿故人之约 再塑心中的钟扬

“三百米!再上升三百米!”

一句呼喊,将观众带入由灯光舞美创造的漫天飞雪里。这是串联起这部剧的9场戏之一,讲述钟扬带着他在西藏大学的学生,于海拔6000余米的珠穆朗玛峰北坡采集高山雪莲。舞台上,演员的艰难喘息和蹒跚步伐,再一次展现了一个胸怀理想、不畏险阻的钟扬。

2017年9月25日,钟扬遭遇车祸不幸离世。通过微信群辗转得知这一噩耗的周涛措手不及。“我还没有准备好,我连准备的机会都没有。”他实在无法相信,一位有过交集的故人突然奔向另一个时空,而他们之间的约定,还没有实现。

去年7月,钟扬曾给周涛打去一个电话,表示想排一部有关科学知识的话剧。这本将是两人的再一次合作:5年前,若不是强烈的高原反应,周涛已如愿为钟扬在西藏拍了一部长篇纪录片。而偏偏这一次,变故又让一切戛然而止。周涛自问:“生者应该做什么,来延续这份种子记忆?”他的答案,就是这部寄托了未尽心愿的话剧——《种子天堂》。

2018年寒假,周涛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21天。为了创作剧本,他不得不一遍遍“自虐”般地回顾有关钟扬的记忆片段,回顾这个也曾将博导的衣袍披给他,勉励他“博导的衣服都穿过了,还考不上博士吗”的前辈。周涛说,他不想拷贝一个钟扬,而是要借天堂的无限空间,塑造师生们心中的形象。对周涛而言,是钟扬使他感受到从教的无私和崇高,而他也希望,能够通过这部话剧打动观众,让钟扬的故事可以被铭记,让钟扬的精神可以被延续。

为了创作剧本,周涛不得不一遍遍“自虐”般地回顾有关钟扬的记忆片段,回顾这个也曾将博导的衣袍披给他,勉励他“博导的衣服都穿过了,还考不上博士吗”的前辈。

结种子之缘 传承楷模的力量

“钟扬为什么会做这些事?”这份行事的合理性,是饰演钟扬的复旦剧社社长、新闻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朱逸骏,不断思考的问题。周涛为他定下要求:揣摩角色时不可以看钟扬的微电影和相关报道,于是作为主演的他,始终把钟扬看作是可触及的身边人,一个能够被引以为自身榜样的人。

在朱逸骏心中,钟扬始终意志坚定、甘于拼搏,深深热爱着事业与生活。纵然条件艰苦,他的心并不“苦”,钟扬所追求的,并非个人得失,而是服务国家、造福人类的理想。他表示,这部话剧使他明白,人要向远方看,“即便见证不了未来,等不到采集的种子留下一个结果,钟扬还是会为希望去做。”朱逸骏相信,这样的钟扬是幸福的。而他也希望能够作为剧中的钟扬,为观众传达这份积极向上的力量。

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2014级本科生刘承昊在剧中饰演钟扬的藏族植物学博士生扎西和高中同学天明。在演绎师生互动的过程中,他说自己懂得了钟扬的“西藏瘾”和有教无类的教育观,也明白了前辈求学的艰难,与当下教育条件的难能可贵。

“有时会想象钟扬老师真的出现在面前的情形。”这部话剧,让刘承昊觉得与钟扬“贴得更近”。他表示,相较经典的虚构作品,出演一个复旦师长的真实故事,教育意义更强。“当你发现与剧中人活在同一时代,而他的精神内核如此强大,映衬下的卑微感会促使自己产生一种向上的心理。”

哲学学院2015级本科生旦增冉珠是《种子天堂》的藏语“老师”。曾与西藏大学教授、钟扬博士生德吉有所接触的他,对钟扬的相关事迹早有耳闻。他相信,观众能够通过这部作品更加了解钟扬,这位他心中伟大的奉献者,而钟扬无私奉献的精神,也将感染更多人。

寄思念之情 缅怀崇高的精神

舞台上,钟扬将一朵蒲公英吹散。他说飞在空中的就是蒲公英的种子,风会把它们带到下一个国家。舞台下,复旦剧社为每位观众准备了一份节目单。打开来,里边就有小小一袋寄托着思念的蒲公英种子。

有十余位钟扬生前的学生收到了这份剧社的用心。“很想老师。”演出结束后,边珍和索南措都有些哽咽。剧中部分熟悉的场景,和由之勾起的回忆让她们很受触动。“这部剧也算完成了钟老师的一个心愿。”边珍表示,以戏剧的形式呈现一些理念,一直也是钟扬想要做的事。

话剧舞台的魅力同样让许多普通观众泪目。“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谁也不知道我的快乐和悲伤……”国际文化交流学院教师盛青想到这句歌词。但她说:“我们都知道钟老师的光荣与梦想。”盛青表示,钟扬高山雪莲般的品质令人敬仰,而她更为复旦有这样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而自豪。

“学生社团能够在清明节期间完成这样一出话剧已经很不容易。”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梁永安表达了他对《种子天堂》的肯定。他认为,话剧是一种能够促使观众更好理解钟扬精神的形式,“不光是知道钟扬无私付出的崇高理念,还要走进他的内在精神世界。”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