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专题报道

【忆钟扬·学钟扬】上观新闻:他们心中的钟扬①
一个追赶时间的人

来源:上观新闻 2017年12月13日发布时间:2017-12-31

(讲述者:拉琼,西藏大学理学院教授,钟扬曾经的学生,后来的同事)

我永远忘不了9月25日那天中午,得知噩耗的时刻。

还记得23日那天,刚从外地采集标本回到拉萨,24日在家休整一天,25日中午,就和过去许多次一样,去钟扬老师的宿舍——他的行程安排表上,29号就要回拉萨来,被子床单枕头都给他晒晒好。

中午整理完宿舍,我就在宿舍沙发上躺下午休,手无意中点开了手机的电台app,正好在播钟老师的科普讲座录音“长颈鹿为什么会游泳”,熟悉的语声中,我迷迷糊糊睡着,却又突然被急促铃声惊醒——消息传来,钟老师离开了我们。

是不是真的?我反复确认,脑子一片空白,抬头四下看,他的帽子、衣服还挂在门口,仿佛什么都没改变。说好了29日一回学院就开会讨论生态学学科建设“双一流”的方案。

可是钟老师,那个追赶时间的人,真的走了。

2005年,钟扬被聘为西藏大学客座教授。

他曾说,玩的就是心跳

2006年,我从挪威学习回到西藏大学,钟老师已经在这里开展研究工作了。当时他提醒我,英语千万别丢,那是参与国际学术交流、掌握更多科研资料的关键,他还问我,要不要考他在复旦的博士生。当时我以为他是开玩笑,没想到是认真的。而我,也有幸,成为了钟老师的学生,并在学成后,回到西藏大学从事植物学的教学和研究。

记得当时印象最深的是,他说,西藏大学植物学的博士点不批下来,他就不走。可是当时,学校连理科硕士点都一个都没有,植物学专业也没有教授,甚至没有一位老师有博士学位,我以为那是一句大话。没想到,最终在2011年,西藏大学植物学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予点获得批准;2013年,西藏大学生态学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予点获得批准,填补了西藏高等教育史的空白。如今,教育部公布的双一流建设名单上,西藏大学的生态学位列其中,而曾与我们并肩奋斗的人,却已不在。

这些改变的背后,是钟老师追赶时间的匆匆脚步。忙的时候,上一个星期还在西藏,下周就到上海,4000米海拔落差,两头奔波。

2013-2014年,钟扬和西藏同行在一起。

忙到什么程度?我亲身经历就有好多次。比如有一次在北京参加教育部创新团队评审答辩,钟老师和我是代表,他被工作绊住,我先去北京,答辩时间到了,他却因为堵车迟迟未到,由我上台讲PPT,讲了5、6分钟,他急匆匆赶进答辩会议室,继续讲。那天,我本来约好了同学,准备答辩结束后一起吃饭、逛逛,住一晚上。没想到一完事,还没等答辩结果宣布,钟老师就拖着我往机场赶,要回上海完成新的重要工作。下楼——上出租车——在车上订最近航班机票,三步动作一气呵成,到了机场还有十几分钟就起飞了,来不及定心吃饭,就买了肯德基外卖,跑着带上机舱。当时其他旅客肯定都记得有这么两个人跑得气喘吁吁,一到座位上坐下,就急着拿出汉堡,大口吃得香甜。没办法太饿了,空乘服务员用奇怪眼神看着我们都顾不得了。

他的工作,需要兼顾上海和西藏,所以专门摸索出一个飞行计划表,还跟我得意炫耀。比如,上海到成都最晚航班是凌晨两点到达,在机场休息室眯两个小时就到四点,正好有成都飞拉萨的第一班飞机可以安检了,早上七点起飞,九点半到达,直接开始工作,一点不耽误事儿。那时候,钟老师小小得意的样子,我忘不了。

我曾劝过,工作节奏不要那么紧。记得他用这样一句话回答:“玩的就是心跳嘛。”

我很愧疚,曾经那么催他

很多事情,钟老师总是冲在最前面。无论是采集标本时,面对未知的探路,还是制作标本这种学生就能完成的工作,跟大家一起,似乎是他的执念。

钟扬在可可西里采集植物。

记得跟着钟老师登珠峰采集高山雪莲的那一次。那是2011年,为了“青藏高原极端环境下植物基因组变异及适应性进化机制研究”这个课题,我们开始寻找一种叫鼠麴雪兔子(高山雪莲)的植物。一开始,在珠峰大本营周围没有找到,准备继续向上。当时我觉得钟老师不是藏族,又不熟悉山情,可能还会有危险,建议他待在帐篷里等着我们。谁知他一句“你能进我也能进,你能爬我也能爬”就把我顶回来了。其实,当时我还有点不高兴了,心想着我也是为你好啊。最终还是拗不过他,一起出发。最终,我们在一处6000多米海拔的冰川退化后裸露的岩石缝里看到了这种高仅10厘米、长着灰白小绒球花朵的不起眼植物。仔细检查花形宛如拇指的高山雪莲,钟老师笑得很开心。

那么累,为了什么呢?我们曾交流过。钟老师这样说,“假设在100年后大家发现西藏有一种植物有抗癌作用,但由于气候变化已经没有了,但是100年前一个姓钟的人采过,那时没有人在乎你是不是教授,反正终于发现了那个藏种子的罐子,最后哪怕只有几粒发芽,那个植物不就恢复了吗?”这个回答记忆犹新,也已经成为我努力的动力之一。

2015年,他中风治疗后,九个月,就违背医嘱,再一次来到西藏。那次开始,钟老师有了很多改变。我们采集标本乘坐的丰田越野车车架高,他上车不像过去那么利索,开始费劲了,我看在眼里。

野外考察。

过去他对健康是大大咧咧的态度,比如劝他去体检他会拒绝,笑着说“不去,吓死人。”这次再来,他带了很多医生开的药,吃药特别认真,随身带着一个透明的塑料小药盒,该吃什么,吃几顿,饭前还是饭后服用,时间剂量严格执行。过去他喜欢品酒,爱喝两杯,重上西藏后,他滴酒不沾了。他对我说,还想坚持下去,在西藏再干十年。

我俩微信短信电话,联系很紧密,研究生的事情,博士点建设的事情,学科建设的事情,种质研究的事情,要做的太多了……基本就是我催他,他催我。

我很愧疚,他已经那么奔忙了,我为什么那么催他?

拿手菜:鸡蛋炒青椒、熏肉炒蕨菜

说起来,风风火火吃的钟扬老师,也有慢下来的时候。

比如有时候他坐飞机飞到拉萨,我去接他,想着陪他外面小饭店吃点,可以节约点时间早些休息。可他这时候却不急了,固执地非要到超市去买各种菜,到宿舍洗菜切菜做菜,让我把学生们都叫来宿舍一起吃。

2017年研究生毕业典礼,藏族学生献哈达。

很多人不知道,钟老师做菜特别好吃,鸡蛋炒青椒、熏肉炒蕨菜都是拿手好菜,大家都特别爱吃。看大家吃得开心,他更开心,专门总结过,自己的绝招是火开得够旺。

很多零零碎碎的片段,事故发生后,很多人来采访。讲一次,就会难过一次,很多回忆都掀了起来。可这些回忆,对我来说也很珍贵。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