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媒体视角

默克尔:即使胜选也只是开始

作者:丁纯发布时间:2017-09-27

德国周末即将举行联邦议会选举,现任总理默克尔能否连任备受关注。

目前选情如何?大选的主要看点是什么?大选后德国的内政与外交会面临怎样的变化?编者请专家为您分析。

1 执政党联盟党优势明显 结果出炉前或仍有变数

问:距离德国举行联邦议会选举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目前选情如何?

答:24日,德国将举行本年度欧洲最重要的选举之一:德国联邦议会选举。选举采取两票制:第一张选票用于选举议员,当选者直接进入联邦议院。第二票用于选举政党,决定各政党在联邦议会中有多少席位。选举结果出炉后,由联邦议院超过50%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决定总理人选并组成内阁。如果议会第一大党所占议席没有超过半数,则会邀请其它党派组成联合政府共同执政。同时,为避免重蹈议院小党林立,致使纳粹上台的覆辙,德国大选有一个百分之五最低门槛规定,即只有在全国得票率超过5%或赢得三个以上选区席次的政党,方可进入议会。

今年,全德共有42个不同党派参选,其中16个党派是首次参选。主要的六大党派为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左翼党、绿党、自民党、德国另类选择党。最新的德国电视一台(ARD)民调显示:默克尔领衔的中右翼联盟党拥有36.3%以上的支持率,具有很大的优势。其主要对手,前欧洲议会议长、现任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压阵的中左翼社民党,尽管年初一度声势咄咄逼人,展现了新人效应,拉抬了社民党的选情,但目前却只获得了23%左右的选民拥趸。

联盟党优势显著,其他小党选情胶着,争相角逐第三大党。目前随着难民危机等而崛起的极右翼民粹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拥有9.9%的支持率,极左的左翼党为9.5%紧随其后,传统的中间政党自民党为9.2%,绿党虽然处于末尾,但也有7.8%的支持率。

值得注意的是,任何结果都可能发生。德国民众是求稳还是求变?当前民调预测并非代表最后的结果,至今仍有许多选民未表态自己支持的政党。在大选结果出炉前,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根据德国电视二台的采访,39%受访者表示,他们至今仍不确定在大选当天是否坚持目前所选的党派。如此犹豫不决在近20年来可谓是前所未有。只有29%的人表示会始终支持所选党派。

2 党派立场与诉求存差异 如何组阁成为真正看点

问:本次德国大选的主要看点是什么?

答:默克尔第四次当选目前已成大概率事件。自2015年执政德国以来默克尔被认为政绩斐然。德国经济在危机期间“一枝独秀”,平稳地度过了欧债危机。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05年至2016年,德国经济总量增长了21.4%,而同期欧盟仅平均增长了8%。2005年默克尔执政伊始,德国的失业率达到11.7%,而在今年8月德国的失业率已低至5.7%。2016年德国财政盈余高达237亿欧元,为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水平。

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在欧盟面临欧债、难民、乌克兰危机、脱欧等危机之时,在西方世界遭受来自大洋彼岸美国总统特朗普带来的颠覆西方价值观和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冲击之际,冷静务实的默克尔带领德国在欧洲逐步摆脱了“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侏儒”这一绰号,本人也俨然成了西方世界的精神领袖和应对紊流的“稳定器”,获得了大部分德国人的首肯和相当欧洲民众的认同。不过按照目前的选情民调,大选主要的两大竞争对手联盟党和社民党均无法获得单独组阁的票数。因此,在联盟党大幅领先其主要对手社民党的情况下,真正的悬念和看点就是:拥有相对多数优势的联盟党如何挑选其组阁搭档,拿下半数议席,组成联合政府。

按照政党理念等的结盟传统和政党政治现状,默克尔和联盟党应该比较乐见与其传统的执政伙伴——自由民主党组成联合政府。但按目前民调,很可能出现联盟党和自民党联合仍达不到半数议席,而需和绿党一同组成牙买加组合(组阁三党的颜色为黑、黄、绿,正好如牙买加国旗色的组合)。然而,作为潜在的合作伙伴,自民党与绿党之间分歧不小。绿党主席约茨德米尔一直在指责自民党反对气候保护、反对社会公平、对于难民态度过于强硬。

另外一种可能是继续现有的大联盟政府,由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联合政府。但在当下联盟党和社民党“黑红大联合”政府的联合执政过程中,由于难民问题、欧元危机、土耳其入欧等问题上的政治立场不同而分歧不断。加之社民党方面也觉得如果继续屈就在大联合政府中甘当老二,将永无可能在大选中独当一面、获得领头组阁的出头之日,因此是否会延续大联合政府的搭配,会打上一个问号。

由于党派本身所代表的群体差异和政治方向仍存在差异,并且鉴于默克尔在电视辩论中明确表示,不会与极左或者极右翼政党联合执政。一旦默克尔连任总理,极左的左翼党和极右的德国另类选择党都只能成为反对党。

本次大选的另一大看点是,作为唯一的极右翼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此次大选得票率预计远超过5%的门槛,将得以跻身联邦议院。这将是战后首次有极右翼政党进入联邦议院,开创历史记录;甚至可能出现该党紧次于联盟党和社民党、排名第三成为主要议会反对党的状况。按照德议院的相关传统,该党甚至可能获得相关要职,无疑会对传统执政大党形成掣肘和压力。同时对欧洲一体化等产生较大负面影响,一定程度上将改变德国的政治生态。

3 大选后亦有一系列挑战 诸多难题将困扰新政府

问:大选对德国国内形势的影响如何?会有哪些政策变化?

答:如果默克尔连任,在国内仍将面临诸多挑战。有分析认为,即使胜选,也只是一个开始。

首先,默克尔最为人诟病的是2015年以“我们可以”为标志的大规模接受难民的政策。面对难民潮,她大规模开放边境,导致2015年有近100万难民涌入德国,给社会带来了巨大压力,并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的迅速崛起。默克尔本次竞选的竞争对手舒尔茨尽管本身也赞同接纳难民,却在不同场合均表达了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不满。他认为,如果没有其他欧洲国家的支持,默克尔不应该擅自采取行动,不设限地大规模接纳难民。

在联盟党内部,默克尔也遭到了姐妹党基社盟的强烈反对。尽管从未在公开场合认错,但在2015年宣布德国将不会对前来寻求避难的难民数量设限之后仅仅几个月,默克尔便开始考虑难民的配额制。在发生一连串和难民有关的犯罪事件后,2016年默克尔领导的政府通过一揽子新措施,收紧难民政策,控制留在德国的难民人数,并声称要遣返不符合难民资格的涌入者。在联盟党在地方州议会选举而频频丢失传统席位后,默克尔也发出了“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感叹和悔意。2017年3月初,默克尔访问埃及和突尼斯,其中一项重要议题就是与两国领导人商讨应对难民问题。而在联盟党执政纲领中,基民盟和基社盟达成一致,表示不会再出现2015年那样在一年之内接收百万以上的难民情况。

因此,默克尔连任后或因国内压力而继续收紧处理入境难民人数,同时加紧难民安置和避难申请的审批步伐。未来,德国在处理难民问题上或将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国外,谋求同欧盟、北非及中东国家的协作,共同处理难民问题。

其次,德国国内的安全问题。恐怖主义无疑是当前德国公共安全的头等威胁。默克尔已公开承认此前的安全政策存在缺陷,下令全面检讨,寻找国家安保措施中需要改进的地方。她要求迅速落实改革,并且在选前陆续出台了一些新措施以提高德国民众的安全感,如强制遣返非法进入德国的“经济难(移)民”、大力推进难民同化政策等。但是,恐怖袭击使得默克尔的支持率受到重创,民众抗议不断。如何防止恐袭以确保社会安定,仍然是默克尔连任道路上的主要障碍之一。

不过安全问题带给德国社会的不安情绪可能反倒成为有助于默克尔连任的关键因素。在被不安情绪所笼罩的德国社会,人心求稳而不求变。大多数德国人或许认为,在当前局面下,选择12年来带领国家稳步前进的默克尔应是“最不会出错的选择”。但是,德国的安全必须在长期内得到巩固,否则民众对默克尔的信任将快速下滑。

再次,德国日益上升的社会不平等问题。

舒尔茨如今以社会不平等为他竞选的核心议题。在最近的ARD电视调查中,选民们把社会不平等列为德国第二大问题,仅次于德国政府的难民政策。从基尼系数来看,德国的基尼系数从默克尔上任时2005年的0.261,上升到如今的0.3,上升幅度不大,整个社会处于一个较为平均的水平。但根据《经济学人》杂志的相关报告,收入最低的40%的德国工人的实际收入比20年前更少了;食物银行使用率越来越高;德国的相对贫困人口升至1990年东西德统一以来的最高水平。

舒尔茨指责默克尔忽视了对日益增长的生活成本的担忧,包括不断上涨的租金和工资的下降。而且在缩小富有家庭和贫穷家庭的孩子之间的差距上,教育投入不足,德国学校明显落后于欧洲其他国家。2015年德国学生的家庭背景对其成绩差异的影响是16%,而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为13%。

4 中德关系有“稳定锚” 组阁对政策影响不大

问:在新一届政府任期内,德国的主要外交政策是否会有改变?

答:默克尔此次如果获得连任,不论怎样的政党组合,预计德国的主要外交关系,如与中国、美国和目前龉龃不断的土耳其的关系总体上不会发生根本的变化。欧洲一体化也将继续在曲折中前行。

欧洲一体化问题上,尽管民粹主义的另类选择党可能会获得一些议会席位,但是基民盟不可能与其组阁,而德国其他主要政党都赞成欧洲一体化,其中的社民党更是希望为“欧洲经济政策协调一致”建立联合经济政府,还主张扩大欧洲议会的权力并制定欧洲宪法。因此默克尔连任将继续推动欧洲一体化向前发展。

一方面,在今年6月的欧洲峰会期间,默克尔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声明,将于今年向欧盟递交一份两国对欧盟和欧元区未来改革与发展的提议,并表示“修约并不是禁忌”,表达了新的法德轴心在新的历史进程中继续推进、完善欧洲一体化的决心。欧洲一体化有望以法德合作为基础,在建立欧元区财政和转移支付联盟,补足经济治理机制漏洞的问题上做出让步。另一方面,鉴于欧盟各成员国分化趋势难以逆转,“多速欧洲”已经获得包括在内的欧盟主要国家领导人的支持。“多速欧洲”作为既能满足成员国多样化要求,又能突破低效决策的枷锁、保证一体化继续推进、避免体制僵化阻碍其应对多重挑战的方案,在默克尔连任后或将成为一体化的主基调,但任重道远。

预计新政府上台后,德国对华政策会保持较强的延续性,加强双边关系继续是德国发展对华关系的主线。中国在2016年成为了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德的经贸关系已占到中欧经贸关系的3成。2014年中德建立了全方位的战略伙伴关系以来,中德之间新添了几个非常重要的磋商和合作机制。中国前驻德大使梅兆荣认为,中德之间这种成熟的经贸、外交和人文等方面的联系,对中德关系起了稳定锚作用,各党派在对华问题上没有大的分歧,德国各党派在对华关系上已经形成了某种默契和共识。当然也需要警惕的是,由于担忧来自中国制造业等的竞争,一些德国政要可能会继续推动欧盟对中国企业收购更为严格的调查等。

与美国关系方面,默克尔连任后可能难以在短期内改善与美国的关系。特朗普政府不仅在经济问题上与德国对立,还要求欧盟各国“履行盟友义务”、分担北约防务开支,无疑增大了欧盟安全压力;同时又将被欧洲视为安全威胁的而加以经济制裁的俄罗斯关系暧昧。美国这一系列动作迫使默克尔发出了著名的“帐篷谈话”,呼吁欧盟各国家加强团结。

与土耳其关系方面,默克尔同意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应该暂停,但坚持认为“需要继续与土耳其谈判”,并不想停止与土耳其的外交关系。她认为一个国家努力不能解决欧洲的难民危机。若与土耳其关系恶化,将有损两国经济合作,被拘留在土耳其的德国公民必须得到释放。因此,默克尔连任后可能将继续推动与土耳其的外交谈判。不过舒尔茨则表示不仅会取消和土耳其达成的协议,还会取消和土耳其的入盟谈判,因此“红黑组合”(联盟党与社民党组阁)下德土关系不会发生太大改观。

(本文作者系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 丁纯)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