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媒体视角

《解放日报》:追忆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著名植物学家
钟扬教授他为上海培植一片红树林

作者:彭德倩来源:《解放日报》2017年09月26日 07版发布时间:2017-09-26


 

钟扬教授研究生活在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以上的植物。(资料)

“我校党委委员、研究生院院长、著名植物学家钟扬教授9月25日上午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出差途中遭遇车祸,不幸逝世。”昨天下午,复旦大学官网页面黑白,50个字,击碎了许多人的心。
微信朋友圈里,许多素未谋面的人,都点起了蜡烛图标。他的学生们说,钟教授,用尽一生,播种未来。记者也想起几次采访钟扬教授的往事。

实在太不像“教授”了

第一次见钟扬教授,就被惊到了,黑红的脸庞,壮实的肩膀,实在太不像“教授”了。他的办公室里,特别醒目的是一个卧在办公桌旁的大箱子,许多行李托运标签还没撕掉,洗手台前,牙膏牙刷一应俱全。“我经常要出差,这样最方便。”
青藏高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热点”地区之一,100多年来,国内外学者对这里的植物资源及特殊生态环境的研究兴趣有增无减,培养出一支西藏“地方队”尤显重要。十多年前,钟扬主动找到西藏大学:“西藏的研究条件得天独厚,生物学科肯定能做好。”在复旦大学支持下,他开始在西藏大学从事科研合作,当时没有任何额外待遇。
有种植物名为拟南芥,实验价值堪比果蝇和小白鼠。寻找特殊的拟南芥材料,成为全球植物学界竞争的方向之一。在钟扬指导下,两位学生许敏和赵宁每周末坐公交外加爬山路,爬上4000多米海拔高峰寻访,终于找到一种全新的拟南芥生态型。这一发现即将正式发表,钟扬将其命名为“XZ  生态型”,那是两位年轻人姓的缩写,更是西藏首字母组合,意义非凡。

钟教授的“高山雪莲说”

跟钟教授聊天,印象最深的是这一段话:“雪莲的青藏高原种群相较其他环境优越地区的种群,明显要差得多,但这些矮小的植株竟能耐受干旱、狂风、贫瘠的土壤以及45℃的昼夜温差。生物学上的合理解释是:它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分布最高的植物,就是靠这些一群又一群不起眼的小草,向新的高地一代又一代缓慢推进……当一个物种要拓展其疆域而必须迎接恶劣环境挑战的时候,总需要一些先锋者牺牲个体优势,以换取整个群体乃至物种新的生存空间和发展机遇……这就是生长于珠穆朗玛峰的高山雪莲给我的人生启示。”
钟教授的学术建树与情感,不仅仅留在西藏。他带着走遍各地采集的种子,为国家种子库的完善奔波; 他为上海海滩培植红树林劳心,希望将其作为“献给上海未来的礼物”。
如今,红树渐已成林,他却远行了。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