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专家视点

丁纯:英国政局新变动影响脱欧谈判

来源:新民晚报发布时间:2017-06-20

英国大选6月8日举行,执政的保守党政治“豪赌”失败,未能获得议会过半席位,只能与民主统一党组成联合政府。那么,这样的联合政府与原来保守党单独执政在施政方面有何不同?对即将开始的“脱欧”谈判有何影响?新民晚报编辑特请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丁纯教授做详细解读。

1  谈判形势未顾及民众意志 梅豪赌失败相位岌岌可危

问:保守党政治“豪赌”为何会失败?主要问题出在哪里?

答:现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离法定本届政府任期结束还三年有余之时,忽然宣布提前大选,再次展开惊世豪赌。梅原本的如意算盘是:利用英国民众的注意力聚焦脱欧之际,将自己打造成领导英国脱欧的“不二人选”;抓住主要反对党工党内部纷争不断,党魁科尔宾遭遇内部弹劾,其极左主张不受主流社会认同,两党民调相差20多点,难以挑战梅之时,突然宣布提前大选,希冀能大比分赢得选举。可惜“东风不予梅姨便”,梅的豪赌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保守党只得318票,不到议会半数票,失却了独立执政的地位,梅本身领导能力遭受质疑,其党魁和首相位子也岌岌可危。究其原因:

其一,误判了形势和民众的关注点和心态。梅此前因为脱欧公投而取代卡梅伦上位,其合法性和比较优势更多来源于脱欧,因此,她上台伊始就摆出撒切尔第二,硬脱欧的主张和姿态,对内平衡和压制党内潜在对手和留欧民众呼声。并为此在其幕僚蒂莫西等协助下,围绕硬脱欧制定了一系列压缩民众福利支出,如要求百姓多缴医保费用、自担更多护理费用等举措为主的社会政策,减少财政支出以应对硬脱欧带来的经济冲击等。而全然没有顾及到脱欧公投中已经显露无疑的英国社会贫、富阶层,精英和草根等人群间的巨大隔阂。

其二,过于自信,低估了对手。梅囿于其上位特殊情况和党内平衡的制约,过分依赖小圈子,盲目自信,一味打造高冷形象。反观其主要对手工党的竞选纲领号准了社会和民众的脉搏,以重民生、倡公正、求软脱欧的主张重新赢回了部分民心,让梅尝到了轻敌的苦涩。

其三,其他因素的干扰。当然,大选前接二连三出现的恐怖袭击事件,也给梅的选情添堵:尽管梅在此前任内政部长时强势反恐,事发后发誓强化制度,应对防范。但仍给对手科尔宾抓住了把柄:她在任内削减了警察数量,也给民众造成了她治下政府应对无方,管理能力欠缺的不良印象。

2  避免悬浮议会防工党上台 保守党无奈选民主统一党

问:民主统一党主要政治主张是什么?保守党为何选择它作为执政伙伴?

答:民主统一党(DUP)是1971年创立的、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的北爱尔兰小党,属于右翼政党。其政治主张包括:支持北爱尔兰继续作为英国的一部分,主张与爱尔兰保持一个开放的边界,反对与爱尔兰合并。支持脱欧,(北爱尔兰在脱欧公投中大部分主张留欧),但反对梅政府的“硬脱欧”,主张与欧盟达成一个全面的自由贸易和关税同盟协定。要求大幅减税,加大反恐力度,提高养老金等社会福利待遇,赞同核威慑。但该党在一些热点社会议题上极富争议,如反同性恋权利;反对堕胎权利;否认气候变化,主张人类活动改变气候是一个骗局;主张创世论、反进化论等。

对于保守党、尤其是特丽莎梅首相来说,之所以选择这个边缘小党作为其联合执政伙伴,既是政策主张相近使然如赞同脱欧、减税、维持核威慑等,也是别无选择的无奈之举。环顾此次大选中的各党政策主张:主要反对党工党对内强调关注民生,对外主张软脱欧,明确不愿和保守党联合组阁,科尔宾选后再次公开喊话:要求梅辞职,保守党政府下台;苏格兰独立党因为主张苏格兰脱英独立,而与保守党思路南辕北辙;另一小党自由民主党,则因为明确主张留欧,与保守党显然属于道不同,不相为谋。

从所获的票数来看,北爱民主统一党拥有关键的10席,是典型的“立王者”,从梅和保守党来说,正好需要这丢失的10余票,凑满半数议席,从而避免悬浮议会状况持续,以及出现被主要反对党工党利用取保守党而代之的最坏情况。

3  联合政府系原来施政方式 内外政策上会有妥协变化

问:这样的联合政府与原来保守党单独执政在施政方面会有哪些异同?

答:告别原来保守党主政、梅姨拍板的执政方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保守党和民主统一党的联合执政,很可能以后者在“关键投票”中保证支持保守党的松散形式合作,例如政府预算、议会对政府不信任案等形式展开,而非组成相对紧密的联合政府。一方面,这意味着新政府的权威受到很大限制,因为梅无法像对本党议员那样掌控和直接影响民主统一党;另一方面,一旦两党产生矛盾,就必须重新选举,这也意味着联合执政的不稳定性非常强,梅姨的相位危如累卵。在保守党内部,梅也将受到更多制约,尽管出于党派和国家利益考量,目前包括外交大臣约翰逊等党内大佬仍表示支持梅,但保守党内部暗流涌动,要其为大选蒙羞负责、辞职呼声不绝于耳,梅的权力大为削弱,已成“跛脚领袖”已是不言自明的事实。包括办公厅主任蒂莫西和希尔“左膀右臂”去职即是明证。

内、外政策上会有妥协变化。在脱欧谈判的问题上,相比于此前的单独执政,在此次大选中失利后,失去足够多支持的首相特蕾莎·梅在未来的脱欧谈判中无疑会举步维艰。

为了争取在野党和倾向“软脱欧”的民主统一党的支持,同时受到来自保守党内部的压力,特蕾莎·梅很可能放弃“硬脱欧”的主张,接受“软退欧”的方案,包括不完全脱离欧洲统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并在移民问题上放弃强硬态度等。

在国内施政上,受到大选结果和工党的掣肘、联合执政等影响,梅政府在大选中提出的以紧缩为主基调的经济、社会政策恐会改弦更张,转而一定程度上安抚民众,迁就在野党。同时,保守党为获取民主统一党的支持,可能须付出一定代价。民主统一党或将会借机要求新政府给予北爱尔兰以优惠政策,例如要求中央政府给予北爱尔兰财政上的优惠政策,提高北爱尔地区的公共服务质量等。受此影响,保守党在竞选中的有一部分承诺和主张可能会遭到修改甚至放弃。根据1998年英国针对北爱尔兰问题的协议,英国政府在爱尔兰统一问题上必须保持严格中立,而民主统一党加入执政联盟引发了对新政府能否继续坚持这一原则的担忧,甚至可能因此影响北爱尔兰安全局势。

包括脱欧在内的保守党主要政策得以持续。通过联合执政,保守党和梅暂时避免了下台的命运,得以继续执政。这意味着,包括脱欧等上届政府的主要政策不会发生重大变化。

由于在参加大选的各党中存在着如自由民主党这样反对脱欧,并暗示如有机会上台会举行二次脱欧公投的政党,加之有相当部分英国民众主张留欧,希冀脱欧进程停滞甚或翻转。因此,保守党和统一民主党的联合至少暂时让人断了这种再次折腾的念想。

4  脱欧谈判进程可能被推迟 硬脱欧可能性大幅度降低

问:英国政治格局的变化对即将开始的“脱欧”谈判会产生哪些影响?

答:首先,脱欧谈判进程多半会被推迟,变相缩短了谈判时间,放大了不确定性,于英于欧均不利。由于此次大选的干扰,组阁的耽搁,能否按期开始实质性脱欧谈判存疑。这无疑放大了过渡阶段的不确定性,对急于了结此桩离婚案的欧盟和急于开始“拥抱全球”的英国来说均是坏事,这也是包括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内的欧盟和成员国领导频频喊话的。

其次,梅政府坚持大选前反复提及的“硬脱欧”主张,包括加强边境控制、完全退出欧洲统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等主张实现的可能性大幅降低。政府权力基础在大选中受到严重动摇之后,首相特蕾莎·梅“没有协议也好过一个坏协议”的政策路线面临来自更加强大的反对党、主张“软脱欧”的执政伙伴民主统一党和保守党内的三重压力。在赶走了梅首相的心腹之后,保守党内阁成员联合要求首相将经济和就业放在主权、移民等议题之上,争取英国能够留在欧洲关税同盟,以挽回在本次大选中失去的选民。因此,一个包含有限的人员自由流动和英国留在欧洲关税同盟的“软脱欧”方案可能性大幅提高。

再则,梅政府很可能不得不改变大选前由政府完全主导“脱欧”谈判的做法,使议会在谈判进程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最后,英国政局的变化提高了“脱欧”谈判的难度和不确定性。对英国来说,这一方面是由于大选后的英国政局具有更强的不稳定性,新政府缺乏坚实的执政基础;另一方面,由于权威受到极大的限制,新政府将不得不在保守党内、执政联盟内和议会内进行大量的沟通、谈判和争论,这无疑会显著提高谈判消耗的时间和成本,并提高无法在最终时限到来以前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对欧盟来讲,大选的结果也是喜忧参半。一方面,弱势的梅政府无法将“硬脱欧进行到底”,有利于双方妥协。另一方面,过于弱势的谈判对手不仅谈判中难以决断,实施中更缺乏执行力。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