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专家视点

张军:解读克强总理最新政府工作报告

来源:经济学院发布时间:2017-03-13

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将在北京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对
2016年政府工作进行总结和盘点,并对2017年工作作出整体安排。第一财经邀请著名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为您解读最新政府工作报告。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2017年的经济发展指标,GDP增速目标6.5%,CPI是3%,从2016年来看,中国政府第一次提出一个区间6.5到7,今年重新回到一个数字您觉得这个怎么判断。

张军院长:这个实际上把目标是定得比较留有余地,因为今年不确定性远远大于2016年,比如中美贸易摩擦到底会什么样子,不确定性加大之后,我觉得可能我们给一个下限留有比较大的余地,今年情况也不会太差,6.5没有问题,略高也OK。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2016年下半年和2017年第一季度数字都非常好,6.7,而且从投资速度PPI涨幅来看都有显著回暖态势。

张军院长:是,总体大家从2016年主要宏观经济指标来看,可能有一个总体的判断,2016年肯定出现企稳回升迹象,但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去年的投资增长还不错。如果把我们的价格因素考虑进去,也就是按照实际值计算,我们去年GDP增长率大概6.7,投资增长率大概8.8。价格是负增长,民意值更低一点8.1,投资增长8.1很大程度又跟我们去年房地产的投资比较旺盛有关系,今年如果房地产处于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的话,我想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需要更多靠其他方面,基建投资拉动,这也是前一段时间大家讨论发改委批这么多投资项目,如果地方投资项目加起来至少在45万亿规模。实际看2016年投资总规模将近60万亿,我们GDP是现在最终核算74万亿,投资大概将近59万亿多一点,将近60万亿。这样算下来比例大概79%左右,比例很高。

第一财经:隐隐约约感觉到您担忧的问题是房地产,基建投资这样一些曾经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但现在我们又提出一个转型目标,稳中求进,我们担忧是不是为了稳,我们又重新回到靠投资增长的老路。

张军院长:我觉得投资增长不可避免。的确中国现在还有很多投资需求和空间。但2016年情况主要因为房地产市场比较繁荣,拉动了相关投资,这一部分投资,房地产投资占整个固定资产投资1/3,有些省市可能将近一半。以后基建投资还是要上一些,其实投资多与少看你的需求,如果真有需求这些投资回报应该可以,但是现在担心大量投资实际可能不产生相应或者足够的回报。

第一财经:也就是说投资本身当年能够对于数字有帮助。

张军院长:对,当年数字好看一些,但给以后往年带来负面影响可能会加强。这样后面除非你把这些遗留问题继续往前推,再加高投资。

第一财经:这是我们现在避免要做的一件事情。

张军院长:对,这个事情必须要避免,最重要是我们的投资结构、方向,这个要由市场决定。如果地方政府在基建投资上面不完全考虑实际需求,很可能会导致我们大量的投资,实际上没有很好的考虑到它实际可能的回报以及需求。

第一财经:也只是为了当年数字。

张军院长:对,这样会掩盖很多结构上的问题。后面实际这些问题等到你支撑不了的话就会暴露出来,这时候中国经济就面临巨大危机。所以我想我们现在实际就是要经济稳定,第一经济目标不要定太高,你要满足这个目标。

第一财经:要稳一定只能够靠那些老的手段。

张军院长:对,当然现在中国经济还是发生一些结构变化,再加上过去两三年结构调整力度也很大。比如有很多轻资产的行业现在发展很快,互联网的经济,信息支撑的这些发展很快,但其实不需要大规模物质资本投资,因为中国在之前十多年,我们基本的,比如说网络化的基础设施上面做了很多很多的投资,这些投资在这些年就会产生一定的效应。所以它支撑我们很多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这些互联网经济本身并不需要太多投资,因为它需要对公共的基础设施有比较大规模的投资,这个在之前已经做到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第二个还有我们现在增长比较快的行业。

第一财经:您觉得投资其实有一点点的担忧,关于回到我们的老路,还有中国目标非常明确中国经济结构转型,让中国经济回到更可持续发展道路上,您觉得在于转型和更可持续发展这方面,咱们今年的两会您希望看到什么?

张军院长:我觉得因为结构的转型和产业升级,这是我们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核心问题,也是最难的问题。因为从微观角度来讲,很多企业如果你到广东,到浙江去看,面临很大的转型压力。因为传统的这些生产方式,这些产品,现在这些市场上面需求结构在发生变化,他们面临这个巨大压力。再加上外部的需求,对中国出口情况现在并不好。所以很多行业,像他们过去习惯于出口当中,更多的来进行加工,生产。现在都面临这个压缩的压力。所以其实产业升级和结构的调整,很大程度上是由外部压力和内部压力造成,因为它有压力,要么关掉然后做别的事情,要么就是他在现有的行业之内寻找增加附加值的这些办法,这样才能够活下去。政策角度讲要考虑转型升级过程当中所谓因势利导,比如说税收政策,现在企业转型过程当中,其实税收是一个很大的压力,还有社保政策,企业承担职工各种保险,各种费,税费比较高的比例,也是要考虑进行综合性改革,把这些成本给企业降下来。

张军院长:其次转型过程当中可以说他们的融资方式现在也面临很多困惑,商业银行不见得愿意给他们贷款,因为这方面风险还是比较大。这一种情况下我们资本市场的发展,就必须要确保能够解决大量中小企业这个过程当中直接融资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直接融资市场,必须是我们十三五期间主要的一个融资方式的发展方向。不然的话还沿用这个大部分的融资,靠商业银行来解决的话,我想一方面加重我们现在的债务负担,另外一方面应该说对产业升级和转型构成一个融资的约束。因为它不愿意给你贷款,所以我觉得中国这几个短板,在十三五期间必须要真的有实质性的改革,不然我觉得转型也好,升级也好,其实可能是一个缓慢过程。

第一财经:您提到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外部环境比2016年有更大不确定性,如果我们从时间节点来看这一次两会期间很有意思,在英国脱欧美国选出特朗普之后第一次全国两会。您觉得全球化,外交过程当中,中国会在这一次两会当中有什么样的信号,有没有可能像习主席在达沃斯那样重新释放一下信号吗?

张军院长:这个很有趣。看到一个文章讲全球化、自由贸易、开放,这些关键词在好多国家不管发展中国家还是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不见得是政策。邓小平以来我们一直要开放,改革,但实际经济发展到现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时候可能我想我们的民意当中也会有对开放,对改革有一些想法,这很正常。但是这一次两会在这样巨大国际环境发生的大背景之下,有没有可能很多代表在这个过程当中讨论我们的开放政策。

第一财经:张老师您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整体印象是什么?

张军院长:整体印象是充分考虑2017年复杂性和不确定性的加大。以及经济工作当中的难度,今年我觉得在总的这些经济指标上面的预设,应该说体现还是“稳定”两个字。去年下半年,特别第四季度整个经济主要指标都是向好,大家对中国经济2016年企稳回升态势有基本共识,今年我们看下来整个政府工作报告感觉是谨慎有加。

第一财经:尽管2017年前两个月指标依然延续了去年。

张军院长:对,还是相对谨慎。

第一财经:充分考虑我们面对国内国外的环境和风险。

张军院长:对。经济我们看第四季度已经趋于向好,这个势头怎么保持,这是我的一个想法。第二个我们一些情况,特别国内经济情况,应该要在好一点的基础上再更好。我们这是十三五规划第二年,第一年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良好开局。第二年我们应该理解是非常重要一年,我们要打好基础。现在看起来可能中央在这上面是充分考虑了今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第一财经:我们2016年经济增长目标当时定6.5到7这么一个区间,我们的赤字率目标定3%,今年我们把这个目标定在6.5左右,这个区间下限,我们这个赤字率还是3%。这是不是说明了我们还是要用一种相对积极财政政策来应对这个可能的风险?

张军院长:李克强总理报告当中特别提到今年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一方面反映在我们赤字率上面虽然没有提高,但是减税力度加大。另外我们对于一些生产,基建性融资上面的渠道增加。不能光看政府的预算内开支怎么样,要看预算外或者我们其他的融资方式是不是在增加,比如说这个地方的建设债的规模。债务置换规模还有一些我们用PPP的方式,对我们的基建项目进行融资等等,这是不是在扩大,我觉得可能要看这个。

第一财经:如果货币政策角度来看我们今年一个比较重要的,把M2的增速目标和社会融资总的规模增速目标都从去年13%下调到今年12%左右。2016年我们看其实实际M2的增速是11.3%。12%算是什么样的水平?

张军院长:我觉得M2其实不能单独独立出来讨论它。因为M2是要跟整个经济其他指标相对来说比较协调。我们现在货币的增长,大概应该等于GDP的名义增长率,加价格的我们这一个物价指数的变化率。如果我们现在定在12%左右,GDP的这一个名义增长率过去几年基本10%左右。10%左右加上我们的物价水平差不多。我想这可能他也要保持一个基本的平衡。所以11.3跟12,我觉得其实没有实质性区别。但是它大概就是一个基本的信号。

第一财经:目前角度来说13降到12传递什么信号?

张军院长:货币政策绝对不搞宽松这是肯定的。要稳健,坊间大家讨论比较多好像也没有稳健,百分之十几还是很高。因为GDP只有百分之六点几,这个M2好象还是高。我们看GDP民意增长率,这个坊间往往不太好区分。另外M2还要跟社会融资规模问题放在一起,我们现在融资方式多样化了。

第一财经:您提到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外部环境比2016年有更大不确定性,如果我们从时间节点来看这一次两会期间很有意思,在英国脱欧美国选出特朗普之后第一次全国两会。您觉得全球化,外交过程当中,中国会在这一次两会当中有什么样的信号,有没有可能像习主席在达沃斯那样重新释放一下信号吗?

张军院长:这个很有趣。看到一个文章讲全球化、自由贸易、开放,这些关键词在好多国家不管发展中国家还是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不见得是政策。邓小平以来我们一直要开放,改革,但实际经济发展到现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时候可能我想我们的民意当中也会有对开放,对改革有一些想法,这很正常。但是这一次两会在这样巨大国际环境发生的大背景之下,有没有可能很多代表在这个过程当中讨论我们的开放政策。

第一财经:银行这个占整个社会融资总额比例有多少?

张军院长:不到70%。我们将来发展方向可能我们总的社会融资渠道当中,通过银行的这一部分可能在60%以内。

第一财经:银行融资占整个社会融资60%左右是什么水平?

张军院长:普遍常见的水平。英美更高,直接融资市场主导金融系统。大多数国家其实都是银行主导。所以银行主导地位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是会体现这个融资结构。但是我们要把它的比例逐步降低,降低过程其实不断在加大直接融资的比重。所以不见得银行总的规模会压缩,但是新增融资当中可能更多通过市场方式。我觉得中国正好处在这样一个转型升级的过程当中,所以需要更多的通过非银行的融资手段来解决这些新创企业,新兴经济的这一个融资的需求。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央行货币政策很少用减降息,加息,降准备金。用更多是通过市场操作,定向方式来调节。

张军院长:对,这其实很大程度也因为平衡术原因。因为如果用常规办法来执行我们这一个货币政策的话,有可能信贷层面压力加大,债务规模可能增长比较快。现在等于公开市场操作来解决这个问题。加一些所谓结构性工具,可能是在平衡术这一个大的思维框架之下,我们可以把我们现在尽管债务比例比较高,但是经济还是可以在这一个债务高的规模之下,能够往前实现百分之六点几这样一个增长。

第一财经: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到对民营企业开放,对国有企业改革,加强民资的参与程度,包括PPP里面怎么保证参与民资的安全感,总体来说您觉得,我们举国有企业改革的例子来说,加快这一个社会资本的参与程度,您觉得这一点需要从哪些方面做工作?

张军院长:去年我们对保护私人产权又有了新的讲法。我觉得可能要不断的加强,对这个社会资本,特别是来自于民间资本有效保护,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产权的保护问题,在过去很多年里面我们讲得比较少,记得90年代我们有过一段时间,大家讨论这个产权讨论比较多。现在这些问题最近又开始讨论,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就是说可能是需要对民间资本保护立法层面上要有比较大的动作。这是一个。其次我觉得可能对于这个和约还是要做到公平。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