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校友动态

盛大云CEO诸葛辉:互联网浪潮下的“以退为进”

来源:发展研究院发布时间:2015-05-08

诸葛辉,复旦大学管理科学博士,现任盛大云首席执行官。历任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新闻中心主任。2006年加入盛大,曾任边锋集团总裁,后转入盛大云任首席执行官。

“有一种胜利叫撤退,有一种失败叫占领。”这是数年前很火的电视剧《潜伏》里的一句台词。2015年4月17日,春和景明,在张江张衡路的盛大研发中心11楼,校友诸葛辉在接受采访时,用自己与盛大的经历赋予了这句话鲜活可感的实际意义。

“以退为进”其一:放弃亦是一种尊重

“在复旦有个说法,四年为一代,所以我现在已经是侏罗纪恐龙了吧”诸葛辉笑言。

从1992年入学到2006年离开复旦,应校友陈天桥之邀加入盛大,诸葛辉人生中的14年都与复旦绑定了。而就算离开了复旦,他也并没有因为地偏而心自远:多年以来复旦的各类讲堂与论坛,复旦学生创业浪潮的台前幕后,都有他与盛大的身影穿梭其间。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他更愿意将自己的经历与世纪之交至今没有停歇的互联网大潮联系在一起,向我们娓娓道来。

言及年轻时做的最大的决定,诸葛辉沉吟片刻说了两个字:放弃。“就是放弃在复旦的工作,去跟陈总(陈天桥)创业。”他补充道:“放弃也是对你原来从事的事业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决心。”

加入盛大前,诸葛辉在复旦担任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和新闻中心主任,分管复旦一部分对外公关工作,在复旦百年校庆时,其责任尤其重大。“选择创业,其实就意味着我需要放弃我已经有的行政职务和那些我带的团队,还有比较稳定的条件。”

彼时,经历了世纪之交的互联网第一波浪潮的中国,一方面,活跃在一线的互联网巨头还是以雅虎为代表的外资公司。而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亦蠢蠢欲动,早一点的金山、新浪,后来的盛大、腾讯等大批公司在那个时候都怀着饱满的热情想要与国际互联网巨头一争高下。竞争的激烈与让各大公司时时如履薄冰。

诸葛辉强调:“互联网创业其实和其他的行业很不一样。比如说很著名的褚橙,它从播种到结果,再到上市销售,其实是一个很长的周期。但是互联网不同,这是一个很快的能让你感受到痛和快乐的行业,也就是白岩松说的痛并快乐着。而且互联网行业最喜欢打仗,打仗当时很热门的一个点就是在于产品或者服务免费:一家收费,另一家免费,那么那家收费的用户很快就会掉光了,这样它生存的来源也就迅速枯竭了,这样的战争也是很快的。所以我们会更快的体会成功的喜悦和失败的痛苦。陈总原来接受访谈说过,当时的盛大每一天都会面临死亡。”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选择接受陈天桥邀请,退出学校和行政领域,进驻互联网行业,顺创业之潮。用他的话来说,这算是一种以退为进。

“以退为进”其二:台前转幕后

尽管当下互联网创业潮一浪高过一浪,各类细分领域的好点子、好项目层出不穷,以腾讯、阿里、小米等为代表的民营互联网巨头拥有奇高的增长率,和更新换代速度,并一改过去国际互联网巨头寡占的局面。但是在诸葛辉看来,我们并不能定义当下是第二次互联网创业高潮:“虽然看上去这些企业有了新动作,新的企业也层出不穷,但是这一轮创业潮并没有在技术和产品上给时代带来颠覆性的影响。再仔细看这些主要的巨头,站在创业潮最前沿的还是一群老面孔,马化腾、雷军、马云……其实都是上一轮,千禧年间就存在了。换句话说,现在并没有形成新一代创业者的群像。所以相比于2000年前后到来的第一轮互联网创业潮,现在最多只能算1.5轮。全民创业的真正高潮并未到来。”

但同时,他认为目前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像世纪之交的第一轮创业潮——世界性的互联网革命和中国深度改革开放后的市场变革,这两者也是当时盛大的第一次机会。因此我们很有机会迎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次互联网创业革命。

现在我们有什么?和2000年有什么相似之处?这是我们需要认真审视的:物联网的发展,O2O的兴盛和大量热钱扶植创业以及产业结构的深度调整,尤其是中国的产业结构又到了一个大规模,深层次转型的阶段。这些东西掀起了一阵创业热潮,他介绍说:“我们现在到校园里,很多本科大三大四的学生都很愿意,很有热情出来自主创业,并且做大的也很多。”也就是说技术、资本和产业三个方面都很有利,这是两个时期相似之处,也是孕育互联网创业热潮的优渥条件。他指出:“比较不同的是上一次的互联网热潮是由蜂拥而至的外资热钱支撑的,99年是软银这样一些公司的钱,时移世易,现在我们国内就有相当充裕的资本,可以进一步培育我们的创业企业。”

诸葛辉指出,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机遇多,诱惑多,而越是如此,越容易乱花渐欲迷人眼,企业容易浮躁——无论是很多创业企业唯VC论,还是很多大企业的战略决策频繁变动,都是浮躁不可持续的体现。而盛大,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转型,从“台前”的主动进攻走向“幕后”的全面支持。在他看来,这无异于盛大的二次创业,并且,也是一次以退为进的战略壮举,这一战略便是构建以盛大云为核心的创业生态系统。

关于这一大转型,他意味深长地说:“这个环境,其实尤其需要决策者保持清醒,辨识清楚方向,不管是行业的还是企业自身的。盛大文化中很强调三句话:耐得住寂寞,抵得住诱惑,扛得住压力。而不论是创业者还是成熟企业,都不能被自己中间状态的繁华所迷惑,要清楚自己的现状和未来定位。我们(盛大)因为从创业至今,各方面经验比较丰富,技术上也比较成熟,同时有一定规模,所以我们更愿意从落实具体的内容和产品转入后台来扮演一个创业支持者的角色,完善、做强我们的生态。” 他进一步指出,盛大在明确了这一战略后,便从三个方向出发建筑它的生态系统:首先,建立并壮大盛大天地系列,包括青春里等。这是兴建的大面积创业苗圃、孵化器,为创业者提供场地;而在文学等业务调整之后,盛大将更多原来内部场地划拨出来给创业者,作“创业之房”。“这些房子单位面积不大,它们的特色在于就在我们研发中心内部,这样距离我们很近,很方便我们给这里的创业者沟通,提供各类支持。现在已经有很多创业公司入驻了。”他认为这是“创业之房”的亮点。第二,是盛大资本的支持,盛大资本已经投资了100多家创业企业,在互联网、新媒体等领域有丰富的经验和实力。第三便是盛大云的建设和发展。在转型战略中,盛大云扮演的是技术支持角色,其会持续给创业者提供技术层面的服务支持。“过去的创业者可能需要租用设备或者其他东西,固定投入很高,但是盛大云告诉你,你可以采用一种虚拟的方式来完成以前的事情,可能只要花几分钟的时间在网上构建属于自己的云端服务,就能够实现过去自己实际购买服务器或者租用机房的效果,而这样的服务成本非常低,比传统方式节省成本50%以上,因此对创业者来说十分具有吸引力和支撑作用。”

现在,这三股力量正在合而为一,未来可以为创业者提供一站式服务,并且一旦成熟,一系列成本还会更低。比起成本的降低,诸葛辉认为盛大系统性的经验,完整的数据积累还有人力资源方面的支持对创业者来说意义更大。他笑称:“我们过去是自己要做hero,而现在的转型目标,是要做hero-maker。”

盛大现在约有80亿美元的总资产,因此在投资创业者方面有着十分优厚的条件,而基于自己丰富的创业经验和大量有想法,有项目的年轻人旺盛的创业需求的现实,强调整个生态系统的建立,则是一个很有远见的战略定位。

“在2009年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已经有互联网+了。现在有很多人到政府去说给你提供互联网服务,给你做增值,但是具体做什么呢?其实他并没有搞清楚。我们在99年的时候受到软银的支持,成功做大,后来我们一方面看到了自己丰富的创业经验,另一方面看到了很多年轻人很有想法和热情需要实现,所以我们决定退到后台去做一个supporter。所以盛大现在的使命就是扶植中国的创业者。”他如是介绍。

诸葛辉还指出盛大在扶植创业者方面和其他公司的不同,他认为,比起很多投资公司保姆式的全包做法,盛大更强调让创业者和创业项目拥有更多的自主性和独立性,从而增强其项目或模式的可持续性,因此盛大在给与创业者提供一站式服务的同时,只占有少数股权。更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盛大,尤其是盛大云的“公有云”计划更注重后台技术支持或服务的市场定位,使得其不会与创业者产生直接或间接的竞争。他认为这体现了盛大的又一文化基因:开放包容。

“我们希望的是创业者能够独立,能够做大,最好模式还能够可复制,他越满足这些条件,其实反过来对我们越有利,因为这有助于增强我们在孵化阶段的核心竞争力。”他解释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盛大以退为进哲学的一种贯彻——以自身股权之退,换取创业企业的成长,同时收获自身独特孵化阶段的核心竞争力。

这样的大战略转型代价与收益几何?

据悉,盛大在2010年末,2011年初曾遭遇大面积的亏损,主要是旗下视频网站和文学、游戏推广表现的不如人意,而在紧接着的2011年二季度,尽管净利润仍旧表现不佳,但却实现了营收的高速增长,单季收入创史上新高,首次突破1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6%。在互联网企业普遍营收不景气的市场环境下,彼时的盛大逆势而上,被外界看好。值得市场关注的是,盛大除游戏、在线外的其他新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53%,占总净营收的24%,高于前一年同期的19%,这表明,盛大正在积极由传统游戏公司向互动娱乐、社交化多媒体企业转型。而且,此后数个季度,盛大的增长势头一直强劲。

回顾过去的历史,诸葛辉指出,短期的亏损或者既有市场份额的丢失是任何一个公司必须承受的转型代价,的确很痛苦。但越是这样,越需要看清战略的方向,后来良好的增长势头证明了战略转型的成功。“我们是在以实际产品的后退,换取增值服务的前进。现实也在不断证明,后者是可以在更规模化的同时更可持续,更长期的。”

“以退为进”其三:Next Innovation

谈及未来盛大投资的聚焦方向,诸葛辉介绍到,其公司更强调TMT中的M(媒体)还有O2O中线上、线下嫁接并改造传统行业的投资机会。

“因为第一个T,也就是技术,我们盛大云自己可以做。M在我们转型之后没有自己做。而现在的互联网+其实需要跟这个方面结合。我们跟传统的对媒体的理解不同,可能大家理解的媒体,主要是纸媒,或者网络媒体,后面还有类似微信的新媒体。但是我们认为,在互联网上,通过互联网方式组织起来的人群,他们愿意去共享有价值的信息,服务或者其他内容,这样的方式我们认为才叫做媒体。”他还以wifi万能钥匙为例,说明共享wifi资源,来产生用户之间的联系,并且通过这样的资源共享,来孕育新的商业模式——用户愿意主动地进入这样的商业框架体系中,去分享——这符合他对媒体的定义。

而关于O2O对传统行业的改造或提升,他谈得更多:“不论是传统的TMT还是其他,其实线上和线下融合是越来越强调的。我听说有人做钢材生意的,他当时就是用一个很传统的管理信息系统去管理进出货。但是后来他发现用物联网的方式,扫一扫二维码就可以实现精确到每一根钢材到哪个站,在仓库的第几层,全部都能够核对起来。其实这背后就是大数据,云计算和云服务在支持。如此就可以实现更多的便捷。第二个我想关注的一个方面就是智能制造,未来我们也会跟国家级的战略中心有合作。这方面的技术大大缩小了线上、线下的鸿沟。比如说小米,很多人并不把它看成是一个硬件手机,而是把它看成一个IT服务产品,因为它其实会用到互联网来设计产品,来营销和推广。之后如果智能制造发展的更深,那么我们会有更多可见的硬件,跟线上的服务与应用会贴合的更紧密。”

而加上了云计算和大数据的O2O在他的眼中变得更性感,有吸引力。

值得关注的是,盛大的Next Innovation将从公共云向私有云转变,这与其目标用户群定位的转变有关。他指出:“如果说我们之前的用户集中在创业者,创业企业,那么接下来我们可能会跟刚才说的智能制造,传统的工业改造,智慧城市建设结合起来。因为我们理解的互联网+不仅仅是加在线上或者目前的O2O,这只是初步驱动力。从长远来看,中国经济的发展需要传统产业的升级和效率提升,这一块才是互联网+真正应该广泛覆盖的,可以预见需求很旺盛。”据悉,盛大关于这部分计划相关的技术研发已经进入中后期。

从新兴行业回归传统行业,用诸葛辉的话来说,他们的服务也要回归互联网的内核,这似乎是一种“退”,但实质上,它也是一种挖掘传统产业潜力的深层次的“进”。

两个小时左右的采访,“以退为进”四字贯穿始终,本质上,这样的风格是一种要求决策者时刻保持对形势清醒的判断,进退得宜的生存发展哲学。而正如诸葛辉和他的盛大所一以贯之的理念一般,作为互联网创业潮下的我们,应当要“耐得住寂寞,抵得住诱惑,扛得住压力。不为中间状态的繁华所迷惑,守得住自己的初心。”这也是诸葛辉先生在采访中对母校后辈们衷心的寄语。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