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复旦人物

金克峙:薪尽火传新长征

作者:金克峙来源:《复旦》第986期发布时间:2014-04-16

金克峙:公共卫生学院职业卫生与毒理学教研室副教授。教育部第七批援疆干部,现在新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挂职,任副院长。

奉献的接力

原上海医科大学与新疆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紧密联系、源远流长。新疆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历史文化等原因,在公共卫生的视界里,是一个绝好的研究地理气候与各族群相互影响而引起可能的健康结局的大现场。早在 1955年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设立新疆医药卫生中心-新疆医学院时,上医就派遣了11人的团队参与建设,成为新疆医学教育和实践的骨干力量。继而 1958年吴伟杰、王国荃和张月明等四人从上医奔赴乌鲁木齐,从在新医创建卫生学教研室,到建立卫生系和公共卫生学院,用一生见证了新疆公共卫生事业的成长,奠定了新医公共卫生在西北部乃至全国医学院校的地位。此后两校在科研教学等方面不断有合作。2011年,中组部的第七批援疆计划又一次把新医和复旦联系起来。通过对口支援的方式,复旦公共卫生学院在以科研为主的领域与新医公共卫生学院对接。在我之前先行的郑英杰副教授和叶露教授在学科建设、课题申报和学术交流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的优异成绩也赋予我援疆挂职的巨大动力。

先辈们用平凡中见不平凡的奉献,筚路蓝缕,描绘了一幅壮丽的复旦援疆画卷。开创了一条从“个人援疆”到“团队援疆”、从“技术援助”到“学科建设”的援疆路。如今到援疆挂职一年的我们,只是接过了先辈传来的接力棒。能成为这支队伍的一员是我的光荣和骄傲。

内心的召唤

去新疆的愿望萌发在少年,长驻我心。西域,是个让我目眩神迷的地方,早在小时候看《西游记》时已经是想像满满,以至于第一次到西安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大雁塔看孙猴子的师傅,那曾经用脚揣摩过西域大地的玄奘法师。后来,看到池田大作(Daisaku Ikeda)在回顾采访大历史学家汤因比(Toynbee)时问若是生命重来愿生于何时何地,答曰西元纪年伊始的新疆,因为那是数个文明交汇交融之处。寥寥数语,言下尽显沉稳中的澎湃,也引发我内心的激荡。再后来,在书卷所识西域人物中最让我钦佩的人物是鸠摩罗什,此人知识渊博,才智高超也就罢了,一生沉浮曲折,从高贵的国师到囚徒,却在被幽闭凌辱的十年中完成其后半生成就翻译大家的准备。生命的大起大落不曾动摇过他最初的心愿。西域蕴含的这种丰厚的生命力量,叫人如何不仰视?

西域一直在召唤我,在学院找我谈援疆挂职时,我内心充满惊喜和感激。我知道,我不仅能实现梦想了,还能比少年梦想飞得更高更远。因为援疆挂职并不是个人行为,组织给了我远比玄奘西行时更宽更阔的路。

毅力的长征

相较于两校之间悠久的渊源,援疆的一年实在太短。时间虽短却是传承历史。我知道,这条宽阔的路,却是要用毅力走下去的。

援疆的“援”有牵引(《说文》)、攀上(《尔雅》)等意思,而新疆的广阔、复旦的资源,让我的脑子中始终萦绕着“交流”二字。

两位先行的教授做了大量的可持续性工作,比如根据学科发展需要,组织复旦讲师团来讲学,复旦专家为新医基金标书做预评审,为新医教师联络进修的机会等。其中由叶露教授在促进新医公卫加入复旦郝模教授牵头的“健康领域重大社会问题预测与治理”协同创新中心的工作中做了大量前期基础铺垫。他们给我开创了很好的起点,让我在尝试利用复旦源促进新医公卫的多层次交流,以达到提高科研水平、带动学科建设和教学服务等方面进展顺利。

刚到新医公卫,适逢 2014 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的动员阶段。趁这个机会,我对学院的科研情况作了调查,掌握了目前在研项目情况及在职教师的申请意愿。根据职称层次、既往科研以及申请意愿等情况列出了重点对象,一一找人谈话,了解困难并寻找解决途径。经过多方努力,最后提交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书从最早的 8 个意愿增加到20份。

从科研情况调查以及通过院内各种项目汇报中,我认为在科研设计和数据挖掘上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组织了一系列的公共卫生研究设计和数据处理讲座,如请伦敦大学Milligan博士讲疫苗效果验证的设计和数据处理,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苏若克副教授讲比例交叉设计和职业伤害研究,请佐治亚州州立大学戴大军博士主讲空间数理统计短训班。教师们的热情超乎我的想象,空间数理统计因为涉及上机操作,原定设计不超过10个人,实际培训却近20人。接下来还有重复测试数据分析、缺失值处理以及时间序列分析等内容在安排。

在新学科增长点方面,新疆与八个中亚国家接壤,是开展全球健康(GlobalHealth)极好的场所。我做了两件事情:培养教师熟悉与国际学术交流;通过复旦平台推动新医公卫进入全球健康的实践。借助郑英杰副教授援疆期间牵线伦敦大学热带医学研究所的一个流行病学团队参与新医研究生教育的机会,将其在新期间的活动加入相关学科项目点评和论文点评,让各项目组准备PPT进行项目或者论文汇报和交流,既让外宾熟悉新医公卫的科研情况,为以后可能的国际联合项目打下基础,也让项目组在交流过程中获得项目实施或者数据分析的新角度。去年年底,在与伦敦大学团队洽谈的谅解备忘录中加入了这部分内容,希望能成为一项常规的“锻炼”。此外,新医公卫以新丝路经济带的代表进入了复旦公卫牵头的中国商务部和英国联合资助的全球健康项目,有了获得全球健康的技术和实践的平台。

如何让新疆独特的多族群成为公共卫生研究和转化的稳定可持续资源?这是我思考的核心问题,因为长期稳定的队列是公共卫生高水平研究的重要基础。而新疆的区域经济已经推动了部分地区率先实现居民健康资料的数字化和网络化,这给公共卫生提供了很好的、在大数据时代的探索和试验的机会。接下来,我的工作之一是考虑以怎样双赢机制促进新医公卫科研基地的建设,提供一个可供各学科方向进行探索和数据挖掘的平台,而且可能的话,以开放机制实现校际(如与复旦的基地)甚至国际之间的联合机制。

大爱的传承

援疆给了我宝贵的机遇。去年底,我参加了南疆片基层村卫生室全科医师转岗培训督导,在南疆喀什、疏附、疏勒、巴楚、叶城、莎车等地感受三级疾病预防控制网络中最基础的建设,这是比阅读最高等级杂志最新科研报告还更好的机会,让我深刻体会公共卫生的含义和力量。大爱无疆,从最基层感受到这种力量范围之广责任之重关怀之细微,我想到了芥子须弥一说,想到了鸠摩罗什以对人之博大关怀而成就文化交流的巨星。若有机会,当到库车一感大师发心,到旧都草堂一瞻大师风采。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