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学校要闻

生命科学学院为引进高层次人才尽心创环境
筑好“软装” 蜗居引得凤来栖

作者:张婷发布时间:2013-06-25

新闻中心讯 从2006年至今,生命科学学院引进了数十位人才,其中包括6名千人和7名青年千人,有力地推动了各个学科的发展。

院长马红教授介绍,生科院的五个系中,遗传学和生态学的体量最大。遗传学是生科院的传统优势学科,历史悠久,有二十几位教授,生态学有十几位教授,而其他几个系的师资加起来还不及遗传学一个系的体量。面临这样的状况,生科院下一步应该如何发展呢?

上任之后,马红院长邀请国内外专家对生命学院学科发展进行了一次国际评估,评估结果还不错,“专家说,生化、生物、微生物这三个系有基础,不应该撤销,应该适当的再扩张一些。”

“生科院的发展基本思路是支持重点优势学科,同时扶植一些比较重要的学科。”经过这几年的人才引进,之前“偏小”的几个系已经壮大了不少,基本实现了学科的均衡发展。生科院现在有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两个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人才的引进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实验室的发展。

全力支持 避免浮躁 打造人才成长沃土

花大力气引进的人才,就要支持他们把工作开展起来。在这方面,生科院也是尽可能多的给他们帮助。比如建立实验室,购置仪器等,每一个环节,都帮助他们去熟悉新的环境和流程,并尽快将启动经费配备到位。

赵世民教授刚到复旦的时候先是在其他老师的实验室里,09年的时候由于研究的需要,他独立出来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学校给他落实了启动经费,并支持他申报重大研究计划项目,使他有了较为充足的科研经费。

谈到生科院的科研氛围,赵世民直言很自由很喜欢。由于回国前他在公司工作,没有发文章,所以进复旦前的几年科研成果为零。他复旦最初的几年内,学院并没有催他立刻出成果,并且他刚来的时候还是副教授,面临评职称,而学院也没有给他过多的压力。

“其实做研究至少要三到五年的储备期,否则你做出来的东西可能不会很好,或者是否经得起推敲。”他认为在这方面,学院领导对科学的研究认识比较深刻,从而避免了很多急功近利的做法。他直到09年发表了第一篇文章,之后很快又在Science连发两篇文章,后来评上教授,成为博导,成果喜人。而这些,都源于没有给他太大的压力和期待。“我自己也是有压力的,但大家不会总在你耳边说,所以我可以专心地去做我的研究。”

这一点王红艳教授也深有感触。她是作为教授被引进生科院的,少了赵世民面临的评职称的压力。学校引进人才,看重的就是她的科研水平和将来在岗位上做出更大的成绩。来了复旦以后,王红艳感觉“没有选择错”。学院同样没有催她尽快出成果,于是王红艳没有了过大的负担和心理压力,用她的话说,就是“轻装上阵”了。

她07年刚来复旦的时候,启动经费只有40万,对于建立实验室开展研究是远远不够的。王红艳是一个豁达的人,她也没有到处奔走去争取更多的经费。当时,时任生科院院长的金力教授鼓励她去参加973项目,这成为她科研启动的“第一桶金”。在人员配备上,学院也给予她很大帮助,支持她把工作开展下去。“其实学院也没有什么钱,老师和团队对我的帮助很大。”

现在各个高校都在加大对引进人才的支持力度,竞争非常激烈。王红艳说,软环境是一个无形资产,是看不见的,但能够帮助你融入环境,这就是团队的力量。

在赵世民看来,资深教授的鼓励,同事之间的探讨,学院组织的青年教师沙龙,都让人感觉到“学院是在关注你,没有把你忘掉”。而当每位老师做出一些成绩的时候,学院都会给出相应的鼓励。学院的支持更多是精神层面和管理层面,不会忽视任何一个人,“让人感觉很舒服。”

攻坚克难 保障基本 尽力扫除发展障碍

在采访中,几位老师都提到了空间的问题。用当下流行的话来说,他们的工作环境更像是“蜗居”。马红说,今年来引进人才面临的最大困难在于实验室的空间不足。为了挪腾出更多的空间,学院想尽了办法,除了向学校借用空间、在校外租借空间之外,还把学院资料室的一部分空间腾出来改做实验室。

生科院99级毕业生鲁伯埙去年才刚刚回国,加入生科院的科研大军。他的办公室有一半的地方堆了大大小小的纸箱,如果有三个人同时待在里面,似乎就有点挤了。“实验室也就这么大,所以我东西都堆在办公室。”鲁伯埙笑道,“但是学校和院里已经给了我很大的支持了,现在实验进展的很顺利。”他说,虽然实验室空间比较紧张,但国内更容易招到学生,这也使他多少减轻了一点压力。

“每年回国探亲的时候我都会回复旦看看,学校的情况我是有所了解的,我的老师们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我喜欢学校的研究氛围。”前不久,鲁伯埙刚在Nature子刊《自然神经科学》(Nature Neuro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对亨廷顿病发病机制的研究有了新突破。

王红艳的办公室稍微大一些,但她和学生共用一个房间,所以也基本是“够转个身”。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些,前段时间,学院又给她的实验室增了容,她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大家的实验室都很紧张,学院已经很照顾我了。”

赵世民的实验室在枫林校区,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稍微拥挤了点,但并不会影响我们的产出。”他还是那种乐观豁达的语气,“我很少去想困难的东西,而是多想怎样利用现有的条件去多做一些东西。”

不过好消息也是有的。今年年底,位于新江湾校区的生科院新大楼将启用,届时生科院科研、行政人员都将搬迁过去,极大地缓解了当前空间局促的困境。

发掘优势 主动出击 双向选择促成共赢

回国7年多,赵世民的感受是,“现状远远超出了我当初的想象。”他出国前,还是90年代,那时的科研环境落后很多,经费也不足,很多实验就是在重复外国学者已经做出的东西。等他回国来,“条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些方面已经超过了欧美实验室。他觉得,当前国内的环境对海归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马红说,在过去5年中,学校对引进人才的支持力度在加强,这也有利于招到更多优秀的人才。生科院的规划,还是希望建立并继续保持复旦生物学科综合性的特色,加强两大优势学科,扶植其他学科共同发展壮大,达到1+1>2的效果。

为了吸引更多优秀人才,生科院也做起了广告,除了在不同学科的学报上刊登广告,马红院长每次出国也利用各种机会宣传生科院的发展思路和需求,此外,校友的力量也是相当强大的,生科院引进的好几位人才都是通过校友的“牵线搭桥”。

“我们有很多学科的交叉与合作,综合性是我们吸引人的基础。我们物色的人,既有自己很强的研究方向,同时也感兴趣与别人的研究方向进行交流和合作。这也是适合我们的人才。”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