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领导讲话

学术训练和创新的关键
——在复旦大学2012级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演讲

发布时间:2012-09-11


杨玉良  2012年9月7日


各位研究生新同学:

你们选择了复旦,选择了在这座有着悠久历史、深厚底蕴和博雅气质的校园进行学术深造。作为校长和一名研究生导师,我热切地期盼你们在这一片学术土壤上潜心耕耘,并预祝你们学有所成。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被赋予了一种期望,那就是在未来的几年与你们的导师一起,秉承对学术的兴趣和诚笃,在知识的海洋中扬帆远航,以认真刻苦的学习和研究,努力使自己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所以借此机会,我想重点谈谈一段扎实严谨的学术训练对于你们成长的意义。这个问题关系到了我们国家和社会所渴望人才的培养问题。

美国教育家赫斯伯格曾经说过:“大学是所有社会机构中最保守的机构之一;同时,它又是人类有史以来最能促进社会变革的机构。”在现代工业文明里,大学已经成为国家和社会的新观念、新知识和新型专业人才的源泉,其中尤为重要的是大学对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正如哈佛大学荣誉校长陆登廷(N.Rudenstine)所言,“地球上最稀缺的资源是经过人文教育和创造性培训的智力资源”。我们希望复旦的学术训练能够培养起同学们的人文情怀、科学精神和创新能力,帮助你们在将来的事业中做出创造性的成绩。

20多天前,哈佛大学在其网站首页公布消息,该校统计系主任、复旦大学数学系1978级校友孟晓犂被正式任命为哈佛大学文理研究生院(GASA)的新任永久院长(permanent dean)。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Drew G. Faust)对孟晓犂教授的学术研究给予高度评价,称赞他是一位“真正的创新者”。而孟教授本人则表示,他的数学基础和后来研究的基本功都是在复旦培养的。当年他本科毕业在复旦数学研究所开始研究生学习时只有21岁,与今天在座的不少同学年龄相仿。他的在校生活简单而又充实,每天晚上去抢阅览室的自习座位,晚上寝室熄灯后到走廊上背英文。这种简单充实的学习生活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学术基础。他在寄语母校学子时表示:学习的基础要打得非常扎实,要懂得平衡学习的深度和广度,要注重交叉学科学习,文理科内容都要有所了解。我认为,他的话触及了学术训练和创新的关键问题。

学术训练和创新,首先要有执着的学术追求。居里夫人在科学研究上取得了巨大成就。她在《我的信念》一文中说到:“我在生活中,永远是追求安静的工作和简单的家庭生活。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我竭力保持宁静的环境,以免受人事的干扰和盛名的渲染。我深信,在科学方面我们有对事业而不是对财富的兴趣。当皮埃尔•居里和我考虑应否在我们的发现上取得经济利益时,我们都认为不能违背我们的纯粹研究观念,因而我们没有申请镭的专利,也就抛弃了一笔财富。我坚信我们是对的。诚然,人类需要寻求现实的人,他们在工作中获得很多的报酬。但是,人类也需要梦想家——他们受了事业的强烈的吸引,既没有闲暇也没有热情去谋求物质上的利益。”所以,我由衷地希望你们珍惜在复旦的这大好青春时光,自觉警惕并抵制来自世俗的纷繁躁动的干扰与羁绊,不要被庸俗的社会规则乃至潜规则束缚头脑,泯灭良知,消耗热情。

学术训练和创新,需要重视学术传承。学术的创新是在继承基础上的创新。据对美国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的调查表明,科学的接代连续性乃是科学原创成功的重要因素,孕育一项重大科学发现、科学发明和理论突破,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学术理论积累。例如,闻名于世的英国卡文迪许实验室,在长期积淀中形成了珍视人才、扶持青年的学术传统,这使其群英荟萃,一流的科学原创成果奔涌而出,仅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就达26人之多,还有大批活跃在物理学各领域的顶级中青年专家。这些都说明了真正的学术创新是离不开学术传承的。学术继承和学术创新的矛盾运动和无限地循环上升,是学术发展的主要动力和基本规律。英国教育家怀特海德(A. Whitehead)认为,大学的存在就是为结合老成与少壮,以从事创造性的学习,而谋求知识与生命热情的融合。我希望所有的研究生和导师都能在创造性地学术活动中贡献并融合自己的优势,并从中收获丰硕的学术成果和良好的师生关系,并使复旦的良好的学术文化传统代代相传。

学术训练和创新,还要有宽广的学术视野。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曾经谈道:“现代社会内部分工的特点,在于它产生了特长和专业,同时也产生了职业的痴呆。”现代工业社会的分工是如此,现代知识体系的学科划分更是如此,研究生培养一旦仅仅拘泥于某一特长和专业的狭小视野,很有可能导致出现“职业的痴呆”。《辞海》总主编、复旦大学老校长陈望道先生在撰写《修辞学发凡》一书时发现修辞学与多门学科有着密切的联系,为此他同时研究邻近的相关学科,先后撰写了文章学、美学、逻辑学等方面的著作,其中《美学概论》一书为后来《修辞学发凡》的辞格研究确立了美学基础,《因明学》一书中有的内容还与《修辞学发凡》中的“消极修辞”存在一定的联系。正是这种多学科的、厚实的研究基础,使得《修辞学发凡》一经正式出版,便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著名诗人和文学史家刘大白先生赞誉《修辞学发凡》是我国“第一部有系统的兼顾古话文今话文的修辞学著作”,并认为出版此书的1932年是我国学术界“最可纪念的一年”。我希望同学们在未来的学术道路上,能够更多地让自己具备跨学科的视野和思维,甚至忘掉自己的专业属性,通过学习努力掌握多学科的理论与方法,在此基础上,以学术问题为引导,开展深入的研究和探索。

在这里,我还想重申创造性的学术训练对于人生的价值。青年学生是富于想象的,如果通过学术训练使想象力得到增强,那么这种想象的活力大都能保持终生。如果你们还从教师的言传身教和扎实的学术训练中,学习了研究事物的态度和方法,强化了创新的思维和能力,甚至如邱白勒(E. Trueblood)所言,在学校里“获得整个生命的最大可能的快速成长”,那么不管你们今后从事什么职业,无论是学术工作还是非学术工作,这段扎实严谨的学术训练都将带给你们一生的裨益,帮助你们为国家和社会做出创造性的成就。

最后,我想说:复旦欢迎你们!

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