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校史通讯

有关《人民日报》报名报头及版式的回忆

作者:何燕凌来源:《校史通讯》第81期发布时间:2012-05-30

1943年我和宋琤在重庆北碚夏坝复旦大学新闻系学习的时候,同时参加了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的青年运动据点核心组。抗日战争胜利后,南方局派我们到河南开封,以在一家民间报纸工作的身份建立秘密据点。1946年夏天大规模内战开始,我们在国民党统治区难以存身,就近进入晋冀鲁豫解放区,中央局组织部分配我们到创办不久的《人民日报》工作。1948年春天,随着解放战争的迅猛进展,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个解放区连成一片。5月9日,中共中央正式决定,两个解放区及其领导机构合并,建立统一的华北中央局和华北人民政府。晋冀鲁豫中央局的《人民日报》和晋察冀中央局的《晋察冀日报》自然也就完成了原先的使命,在6月间结束,人员合并起来,办了华北局的报纸,在6月15日创刊。中央决定,报名仍然叫《人民日报》。报社社址选定在平山县的里庄。中共中央这时候已经在平山县西柏坡,与报社相距不远,新的《人民日报》实际上由中央和华北局双重领导,有时候担负着中共中央直接交给的任务。

报名虽然仍是《人民日报》,但是报纸的属性和任务已经改变,大家希望报纸能以新的面目出现。本来晋冀鲁豫《人民日报》的报头就是毛泽东写的,这时候大家要求毛重新写一个。华北局日常工作负责人薄一波把这个要求告诉了毛,毛欣然同意,当即挥笔写了四个“人民日报”,在其中两个旁边画了圈,嘱咐编辑部挑选一个。

我是当时的版面编辑,编辑部负责人把毛泽东新写的报头交给了我。我端详了好久,觉得圈定的两个都还不是最为完美,就从毛写的四个“人民日报”中选字描摹,重新组合,力求尽善尽美。后来有人看到原稿复印件后有个疑问,说现在的报头字形为什么与原稿不太一样?就因为当时没有照相制版的条件,只能描摹后刻板,在描摹和制版的过程中,在细部难免会有些变动。为了版面美观,看起来舒展,字距也与原稿有所不同。当时全党上下一片和谐气氛,大家都没有毛写的字丝毫不得改动的“神圣”观念。放在版面上看,大家都说比原先圈定的两个更好,也比原先晋冀鲁豫《人民日报》那个报头看起来更有精神,更为潇洒。“人”字笔划很少,写得却特别大,显得顶天立地,器宇轩昂。“报”字笔划较多,却也不显得拥挤,总的看来爽朗醒目,整体平衡。薄一波告诉我们,毛泽东在写的时候说:“人民日报”这四个字啊,写成报头,中间两个字要小一点,两边两个字要大一点,看起来就好看些。——两次写的不同,我觉得这与当时的时局有关,1948年夏季,解放战争已经处于大反攻的长驱进展中,最后胜利指日可待,毛的心情与1946年6月全面内战刚刚开始的时候自然会大不相同。华北《人民日报》创刊的版样送给毛过目,他也首肯了。这个报头就这样定了下来,沿用至今。

毛泽东第一次为《人民日报》写报头,是在1946年6月。

我和宋琤刚到晋冀鲁豫解放区的时候,《人民日报》刚刚创刊三个月。报社的同志们告诉了我们这个报名的来历。新办的报纸叫什么名字?中央局要报社的同志们出主意。报社的同志们各抒己见,议论纷纷。当时各个解放区的报纸大多以解放区的名称命名,如《晋察冀日报》、《晋绥日报》等等,有人提出就叫“晋冀鲁豫日报”,老老实实,亮明大区中央局机关报身份。有些人不同意,说六个字太长,念起来拗口。当时党中央的报纸叫《解放日报》,山东解放区的报纸叫《大众日报》,一些人提出新办的报纸可以叫《人民日报》,老记者李庄说:“人民”涵义好,解放区人民是主人,我们的报纸本来就应该是人民的报纸,是“为人民服务”的嘛!这四个字读起来音调也好,‘人’、‘民’是平声同韵,‘日’‘报’是仄声,琅琅上口,念起来既响亮,又有节奏感……最后,大家一致同意用《人民日报》这个名字。社长张磐石把大家讨论报名的经过和最后的意见向中央局作了汇报,提出希望中央局报告中央,请毛泽东为报纸写个报头。毛也认为《人民日报》这个名称比较好,就写下了。

当时由于各方面的急迫需要,报纸必须在5月中旬发刊。可是,邯郸、延安之间距离遥远,山峦阻隔,交通不便,一时拿不到毛泽东手书的报头。怎么办?为了应急,只好寻找毛泽东过去在不同场合写的“人”“民”“日”“报”四个字,摹写下来集在一起,暂时代替,看起来很不协调。这个报头从1946年5月15日报纸创刊用到6月27日因战备迁移而休刊。报社离开邯郸城迁移到武安县南文章村,这时候才拿到毛泽东写的报头,7月1日复刊时候就换上了,用到1948年6月14日。6月15日,华北《人民日报》创刊。

当时我想,新办的华北《人民日报》应当面貌一新。因此,不但报头换了,而且设计了与过去中国老传统的报纸不同的版面形式。原先大多数报纸,包括解放区的报纸,报头无论是竖的还是横的,都放在整个版面的大框框里面(中上方或右上角),显得封闭、局促。连《解放日报》也是这样,不“解放”。而且,这次毛泽东新写的报头“人”字“报”字特别高,更不适宜放在框框里面。我设计版面时,就把报头从大框框里“解放”出来,放在大框框外边顶上,不让它再受拘束。(其实,在重庆复旦大学参与创办《中国学生导报》和在开封参与创办《中国时报》的时候,我设计的版面就已经是这样的了。)报社上下内外对报纸新的版面都表示满意。眼看解放战争大局已定,大家的心情都很开朗。

北平解放后我参与创办《人民日报》北平版、《北平解放报》,都沿用了这种样式。全国解放以后,北京和各地的报纸相继都采取了这样的版式。文字横排后稍加变化,更加灵活,大体上沿用至今。

从1949年8月1日开始,华北《人民日报》正式升格为中央党报。报名仍然是《人民日报》,报头没有再换,报纸的期数也连续下来,没有从头另计。

我和宋琤由于在复旦大学新闻系学习而进入《人民日报》工作,一生的工作年龄绝大部分都是在这个报社度过的。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后不久被调到社科院参与创办《中国社会科学》杂志,1987年末离休。(作者为新闻系1943级校友)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