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媒体视角

奉贤金汇方言“偒傣话”入小学课堂
专家称作为世界上元音最多的语言,其传承意义重大

作者:周胜洁摄影:周胜洁来源:上海青年报 2012年9月24日发布时间:2012-09-24

猴子的发音和普通话“儿子”很像,老鼠的发音听着像沪语版的“老师”,这就是世界上元音最多的语言——奉贤金汇方言偒傣话的读音。近日,在奉贤区金汇学校举行了本市首本奉贤方言教材《偒傣话》首发式暨奉贤话教学观摩活动。今年9月起,金汇学校四年级的学生开始学习一年的偒傣话,从方言中感受语言文化的魅力。

教材主编、身为奉贤人的复旦大学教授李辉表示,这是中国第一次将方言教学引入课堂,“这样标准化的方言学习对于防止语言与文化的失传具有重要意义。

开火车式轮流朗读

“葡萄是丝瓜”引发笑意连连

周五下午,金汇学校四年级2班的同学们在班主任季老师的带领下,开始了每周一节课的偒傣话学习。30位学生人手一本A4大小黄色封面的偒傣话教材放在课桌一角,学生们看着老师放的PPT,跟着老师大声朗读着“猴子”、“葡萄”、“老鼠”等日常使用的词语。老师要求学生们示范朗读时,一只只小手都举得高高的。

学完老鼠这个词汇后,季老师要求第二小组“开火车”式进行朗读,轮到坐在第三排的陆涛时,他大声地朗读,发音却成了“老师”(偒傣话中“老鼠”的发音和沪语“老师”很像),引得同学们一片善意的笑声。

课后,陆涛告诉记者,其实自己是奉贤金汇的本地人,但是从小不与父母说方言,“在家里,我爸爸妈妈会对我讲本地话,我听得懂,但从来不说。我从小就说普通话。”发音上的问题让小陆涛很不好意思,他挠挠头笑着说:“我会多练习练习,今天回家就跟爸爸用偒傣话交流。”

此外,才学了两节方言课的学生们在发音上还是会“串联”,一会冒出普通话,一会又冒出上海话,做词语归类练习时,一位男生将“葡萄是水果”发音成了“葡萄是丝瓜”,然后忙不迭地自己纠正了发音。

上完课意犹未尽

南汇老师边教边自我学习

年轻的季老师表示自己是奉贤南桥人,首次进行偒傣话的教学,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也是边教学生边进行自我学习。”虽说南桥与金汇地理位置很近,都隶属于奉贤区,但某些语音标准还是有所不同,“就比如声调方面,读‘橘子’时,南桥话中‘子’读去声,而偒傣话就读第二声,所以在备课时也会对照音标纠正,或是请教校长。”

不过让季老师欣慰的是,班里学生们学习偒傣话的热情很高涨,“平时一般下课后,他们都跑得没了踪影,现在偒傣话课后,他们都还意犹未尽地坐着,也能经常听到同桌间用刚学的偒傣话词语进行交流呢。”

先在四年级试点

校长希望学生借此传承文化

金汇中学校长洪玉龙表示,这学期开设的偒傣话方言教学就在四年级五个班作为拓展性课程进行,每周五下午进行一节课35分钟的教学,“一二年级孩子太小,加上拼音、英语等学习,也容易搞混,而五年级学生学习压力大,综合考虑放在四年级教学比较适合,估计这本教材一学年能学完。等明年三年级学生升到四年级继续学习。”

洪校长觉得引进方言教学很有必要:“一来让孩子们在方言学习中进行了文化传承,毕竟语言是文化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此外,学校大多数都是外省市的孩子,能让他们统一学方言,课间能用共同语言进行交流,也能产生一种亲切感。”

复旦教授编教材

有统一音标方便学生记忆

教材《偒傣话》主编之一的李辉是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教授,通过实验室十多年的努力,在收集了全世界500多种语言资料后发现,世界上大部分语言的元音都少于10种,而奉贤金汇的“偒傣话”,元音多达20个,成为“元音极地”。“现在本地孩子在家都说普通话,说方言的越来越少,所以传承语言文化刻不容缓。”李辉说道。

为贯彻“教育从娃娃抓起”的理念,让孩子们从小进行标准化的学习,李辉教授着手编写偒傣话教材,“从今年2月底开始编写,到6月底就全部定稿完成,在联系了出版社后,今年8月份就顺利印刷出版了。”

记者翻阅了《偒傣话》课本,看到课本内容共分为语音、词汇、童谣与诗词、风土等七个章节,教材最引人注目的便是词汇、语句上都标上了国际音标,李教授表示:“用音标规范地将语言记录下来是方言学的要求,标明每个字、每句话读音的连续变调更利于偒傣话被原汁原味地保护和传承。”

钱乃荣(上海话研究专家、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

偒傣话的存在对民俗学研究有很大意义

钱乃荣在上世纪70年代在奉贤当过八年的老师,在学习了本地话并进行深入研究后,他分析说奉贤金汇方言之所以拥有20个元音,是因为多条同言线在金汇交汇,“奉贤县一共七条语音分界线,有五条在金汇相交,各种发音交汇融合,才逐渐发展成了如今的‘元音极地’。”

钱教授告诉记者,偒傣话中不但辅音保留了三个先喉塞浊音(即缩气音),而且还保留着与中古音对应整齐的、吴语中最多的一整套共八个入声韵,“现在很多方言都没有缩气音,偒傣话的存在对民俗学、人类学等研究提供了很多信息,文化和语言本就息息相关。”

“如果这样的方言消失,这将对文化传承造成巨大的影响,那是件多么遗憾的事情。”钱教授感叹道。

李辉(教材编撰人之一、复旦大学教授)

还想建一座“元音极地”主题公园

李辉教授觉得,通过这样系统的方言学习,在进行方言保护的同时,还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曲艺和戏剧进行传承,“比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白杨村山歌》,是奉贤的长篇叙事诗。要对此作品进行演绎和传承需要建立在会方言的基础上,如果不进行方言的普及,这样用方言方式表现的戏剧也将随着语言的失传而消失,对文化传承方面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而在如何传承方言、促进更多的人学习方言方面,李教授还有很多想法。他举例说可以在当地竖立一块“世界最多元音”纪念碑增加本地人对偒傣话的自豪感,“又比如可以在地区标牌上加上方言音标,如果路牌不方便标的话,一些商店店名上可以尝试加一下。”此外,建造一个“元音极地”主题公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在公园里,老人可以锻炼身体,孩子可以在玩耍中接受方言的学习,让方言的普及转化为大家喜闻乐见的一种形式。”不过他也强调一点,就是“在心理上一定要树立文化自信心”。 

课上,跟着老师大声说偒傣话让学生们兴致盎然,跃跃欲试。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