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校史通讯

“讨巧”,还是“守拙”?
—— 从“不偷、不赖、不吝、不抢”谈起

作者:王尧基来源:《校史通讯》第73期发布时间:2011-09-30

1963年3月,身为复旦大学副校长的苏步青在学风问题校务会议上对教师提出忠告:“一不偷,他人的学问是他人的,老老实实;二不赖,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不懂不要装懂;三不吝,对年轻人不留一手;四不抢,年轻人做出的工作不据为己有,给年轻人做了的题目就不要抢回来。”这虽是四十多年前的忠告,但似乎对如今普遍存在的剽窃等学术不端行为更有针对意义。

目前,社会诚信的缺失已渗透到社会各个方面,这影响了社会风气,社会风气又直接影响了学风。现在的剽窃行为之普遍,大大超过苏步青教授提出上述忠告的年代。媒体上公开的研究结果表明,当今中国的论文买卖年销售额竟高达10亿人民币,且96%的交易论文存在部分或全部抄袭,令人触目惊心!这也正是近年来我国科研论文发表数量突飞猛进、质量乏善可陈的直接原因。最新数据显示,我国科技人员发表的期刊论文数量已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然而,这些论文的平均引用率排在世界100名开外。也就是说,真正极好的论文,在中国还是“凤毛麟角”。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市场经济的大潮冲击之下,除了研究生培养制度之外,中国高校与科研机构所普遍实行的、关于论文数量的硬性指标以及学术评价中的重“量”胜于求“质”等弊端的存在。

事实上,无论对个人还是社会来说,学术作假、剽窃的“机会成本”很高,造成了大量人力物力的浪费。近年来,在高校与科研机构中,竞争上岗、评聘分开、几年一聘甚至一年一聘都要有文章、项目。因此,容不得你思考,必须出手写文章、拿项目,不管有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理论的积累,有条件的上、没有条件的也上,否则就得“靠边站”。如今,一些大学老师忙着抓项目挣钱,不认真钻研学术,被学生称为“老板”。同学们在一起也经常攀比实习工资的高低,都想以后找个赚钱的好工作,静下心读书的人太少了。为了应对无处不在的量化考核指标,现在不少学人身上少了书卷气、多了市侩气,对待科研许多时候是“少投入多产出”、粗制滥造甚至大量剽窃,论文往往是便捷、快速的文字堆积的结果,且论文的抄袭、作假、买卖成风。然而,毕竟“企者不立,跨者不行”,不少学术“讨巧”者“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因了时代的种种诱惑和市场的高声催促,把人生宝贵的有效科研时光用于粗制滥造学术泡沫或垃圾而荒废,甚至因剽窃被揭发而身败名裂。这正应了法国思想家卢梭的一句名言:“人之所以犯错误,不是因为他们不懂,而是因为他们自以为什么都懂。”

与“讨巧”者相比,真正的成功者没有一个不是“守拙”之人。历史上和现实中的许多学问大家,他们的成功很大程度上缘于“拙”——始终坚持老老实实搞研究。他们能抵御诱惑、顶住压力,“咬定青山不放松”、“积小胜为大胜”,长时间沉浸于一个科研项目或一本书,最终获得确有创新的成果。这正如数学家华罗庚曾在诗中描写的:“妙算还从拙中来,愚公智叟两分开,积久方显愚公智,发白才知智叟呆。”归根结底,“成功”的最根本秘诀在于两个字:坚持。任何一种“坚持”都会带来不同程度的成功。而真正能够做到“坚持”二字的,无不是“大拙”之人。可见,“讨巧”不如“守拙”。

在倡导“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今天,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创新而非学术“泡沫”、“垃圾”,因而很有必要重温苏步青教授提出的“不偷、不赖、不吝、不抢”忠告并进行反思。就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而言,应当积极改革不合理的考核机制。就师生个人而言,不应以风气和处境为由而放弃对智力和真理的追求。大家不妨想想,当我们抱怨社会风气、考核体制的时候,自己有没有为我们所不满的东西推波助澜、一边感慨一边强化它的存在?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