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复旦书屋

网络是21世纪合作架构的关键组成部分

作者:安妮玛丽·斯劳特来源:《复旦》第840期发布时间:2010-06-11

《世界新秩序》
作者:〔美〕安妮玛丽·斯劳特
出版:复旦大学出版社
  我是在1994年开始研究跨政府网络的。在我看来,这些网络迅速和持续的增长(它们或是环绕在正式组织的边缘,或是出现于正式组织尚未建立之处),以及网络在长期局限于国内舞台上的官员(例如法官)中间的崛起,值得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我确信这些网络是21世纪合作架构的关键组成部分。21世纪本身就是一个网络化的世纪,社会网络化了,经济网络化了,地下世界网络化了,甚至精神世界也网络化了!政府也必须网络化。在最多方面具有最多联系的国家将会是最强大的国家,在最多方面具有最多联系的政府将会是最具反应性和最有效的政府。
  我也确信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正式国际组织。要分辨谁在什么会议中、谁实际上作出了重要决定、谁应负责执行这些决定,这极其困难。像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海事组织、世界贸易组织或国际能源署等的组织开始一目了然。成员是清楚的,程序是具体化的,结果是可执行的———至少在纸面上。我们可能已达到这么一步,跨政府网络的扩散正开始变得利大于弊。至少,我们应寄望巩固许多组织。至多,我们可能考虑将一系列正式网络置于正式机构的界限之下,同时根据成员和决策程序对这些机构进行现代化和更新。
  尽管我们的确需要解决跨政府网络的负责任和透明度问题,但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的是政府和公民接受和鼓励各位官员参与到这些网络中。监管者、法官以及日益增长的立法者网络使得我们政治空间的全球化能赶上社会、经济甚至犯罪空间的全球化。这些网络是最佳做法和创新的传送带,使得政府官员相互教育和学习,以提高他们解决地方、国家、地区和全球难题的能力。他们也是自己的一个社会,帮助年轻官员或来自边远省份的官员跨越无所不在的功能界线而找到伙伴。
  我们将永远不会有全球政府。但政府官员的全球网络可以提供中介基础,以帮助我们国家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工作既深且远以在全球规模上应对挑战,解决难题。这是21世纪网络化的政府。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