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复旦书屋

评《社会科学的哲学》

作者:张庆熊来源:《复旦》第839期发布时间:2010-06-07

《社会科学的哲学》
作者:张庆熊
出版:复旦大学出版社

本书围绕方法论的问题展开社会科学的哲学的讨论,重点是实证主义的方法、诠释学的方法、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分析方法对社会科学研究的意义,并把维特根斯坦的转型看作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转型的契机。

20世纪初,西方学者在社会科学研究方法问题上出现了两条相互对立的思路:一条是实证主义的思路,另一条是现象学一诠释学的思路。前者主张:社会科学为取得进步,必须采用在自然科学中业已获得成功的方法,即实证的方法。后者主张: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根本不同。自然现象是重复发生的,没有自由意志的,因而是可量化和可预言的;社会现象则不同,社会上一个生命体,社会的发展与人的主体意识分不开,人类的历史不可重复,因而不可预言。据此,狄尔泰(Wilhelm Dilthey,1833~1911)把科学分为两类,一类为自然科学,另一类为精神科学;并明确指出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是“说明”,精神科学的研究方法是“诠释”。

纵观20世纪社会科学发展的历史,实证主义的研究模式和诠释学的方法都取得了部分的成功,但又遇到了各自的问题。

维特根斯坦的前期和后期的语言理论相继构成现代西方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转变的契机。前期维特根斯坦的语言理论为逻辑实证主义提供了基础。后期维特根斯坦论证,语言总是与生活形式结合在一起的,存在着种种不同的生活形式和与之相应的“语言游戏”,因此为获得对语言的意义的理解,就要深入到语言使用的生活形式当中去,用当事人自己的语言游戏来说明当事人自己对语言的理解。这表明实证主义的外部观察到方法有严重局限性,至少需要用内部理解的方式加以补充。但维特根斯坦在另一方面又论证,内部理解不等于在纯粹意识内地理解,而是结合生活形式和实践活动的理解。这与现象学所主张的在内在意识中发现自明性的哲学路线完全不同。由此可见,维特根斯坦的后期哲学也构成了对立足于现象学的诠释学的批评。

本书尝试打通英美哲学和欧陆哲学的界限,把哲学研究和社会科学研究结合起来。英美实证主义的传统和欧陆诠释学的传统中一开始就有共同的论题和交锋,并且自20世纪后半叶出现一种相互融合的趋势。诠释学和分析哲学都关注语言。在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中引进“语言的维度”,是20世纪出现的一种新形象。维特根斯坦的后期哲学构成诠释学和分析哲学相融合的契机。在社会科学的哲学研究中,综合旨在理解的诠释学的方法和旨在说明的实证的方法,是哈贝马斯等当代西方哲学家和社会理论家共同关心的课题。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