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复旦书屋

【阿萱荐书】:域外的印记

发布时间:2005-03-16


冬天又到了,这个时候又是人生路开始分岔的地方,选择摆在眼前:就业、读研、出国……无数的可能激动着人心。选择留学的同学年年都不会少,要不了多少时间,你们就要开始异国生活了。那么,读一读留学前辈的书,总是有益的。

1935年,青年学子季羡林赴德留学,开始了十年羁旅生涯。数十年后,学术泰斗季先生已近耄耋之年,忆及往昔,写下了一本《留德十年》,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是一部集记叙、抒情、评论于一炉的散文体自传,记述了季先生1935-1945年留学德国时的经历。在赫赫有名的哥廷根大学,他几经辗转选定印度学为主修方向,遂对其倾注热情与辛劳,最终获得博士学位,也由此奠定了毕生学术研究的深厚根基。在此过程中,他饱尝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阴霾带来的戏剧性苦难,而于苦难之外,又更难忘学长深思,友人情深。

季先生在书开篇写了一段有意味的话,他说:“像我这样的知识分子,已经活到了将近耄耋之年,古稀之年早已甩在背后了,而且经历了几个时代;在中国历史上,也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我这样的经历,过去知识分子经历者恐怕不是太多。我对世事沧桑的阅历,人情世态的体会,恐怕有很多值得别人借鉴的地方。”有几个人敢这样说话,能说此话的季先生,写的书肯定是多有教益的。

季先生的留学生涯确实和绝大多数人不一样。他留德十年是纳粹德国从横行到溃败的十年。季先生刚到柏林时,希特勒上台才一年多,整个德国弥漫着希特勒崇拜,甚至连普通女孩都幻想“以跟希特勒生一个小孩为荣”。季先生的梵文老师也被征召当兵。可是,季先生居然一门心思地跟着老师学起了梵文、巴利文,甚至早已消亡了的吐火罗文,跟时势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这体现了季先生和哥廷根大学学者们那种保存、传承和发展文化的自觉热情和执著精神,也反映了他们对希特勒的蔑视。所以有人评说,大学当然要为时代服务,但大学终究还是要以文化使命为己任,大学如果只顾了为现实经济和政治服务,而忽视了其保存、传承和发展文化的任务,它势必将失去更多———丢了自己安身立命的根基。所以,大学在向社会的中心靠拢时,还要适当地自甘于“边缘化”,保持点“象牙塔”的形象,以发挥其对社会“冷眼旁观”的超脱作用。

配合《留德十年》,阿萱还推荐另一本有趣的闲书,就是校友素素的《欧洲细节》,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素素的文字是典型的精致温婉细腻,这本书还是一贯的风格,轻松而好看,但相比于很多欧洲的书,取巧于跳出了惯常以游历时间或地点为序的述说的套路,选用一些细节串起了她对欧洲的记忆,一段围墙、几级台阶、甚至一个橱窗,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欧洲的韵味。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